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虐文男主闺女四岁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冤家路窄。

而且还是两个冤家撞在一起了。

卷卷贼烦。

爸爸会不会原地把自己暴打一顿。

卷卷想了想这个可能, 小肩膀抖了一下。

虽然她知道,自己这个欠揍模样,屁股被打开花一顿可能是少不了的。但是, 当着刚才自己打的人面前挨打,实在是太过丢人了吧。

下意识想跑。但是这些人都太讨厌了, 一个个的都喜欢拽她衣领。

卷卷跑不掉。掰也掰不开爸爸的大手。

她只能另外想办法。

卷卷脑海之中,闪过上次在杜家爸爸大发慈悲护犊子的模样,突然闪过一丝侥幸。

爸爸这么死要面子的人, 应该不会, 在别人面前打自己吧。

为了增加自己不被挨打的可能性,卷卷也立马诉说自己的“委屈”。

“我只是看不惯他欺负小朋友, 所以帮他们拿回布娃娃而已。”

说着, 瞪着叶京,继续道:“反而是你, 我的头发被你弄乱了, 然后你还掐我脸,绊倒我。我膝盖都破皮了。”

小手,指着她的膝盖, 给洛浥城看证明,

给爸爸看证据的时候,卷卷在心里想着:倘若这臭爸爸看到自己被人欺负还要打自己,那这个爸爸也可以不认了。

哼。

小朋友指着自己膝盖的小手委委屈屈。

洛浥城抬眸,眼神轻飘飘地往她的头发还有膝盖睇,细长的眼尾, 渐渐的,也漫上一点儿戏谑。

这丫头出来跑一趟,的确是真真切切的, 被人欺负了。

头发乱了,膝盖破了一点儿小皮。虽然没见血,但破的皮肉眼可见,不疼是不大可能的。

见到这小家伙倒霉。洛浥城心情是很复杂的。

他有点儿幸灾乐祸。自己没有打孩子的习惯,就是再气,他也不好下手。这小家伙三番两次的惹自己,现在被教育了,他还挺高兴的,

当然,他也有点儿不太高兴。

肯定是因为他是自己的闺女,向来自负的洛浥城,觉得自己的女儿,不能随便被人欺负。

卷卷还在说:“我现在才四岁,你现在比我大那么多,我哪里能够欺负你。”

“我还冤枉你了?”叶京被她的话气的够呛,伸手捂了捂屁股,那痛感还残留着。

他想要告诉这小女孩拿弹弓打他屁股,但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么小的丫头这样欺负,他又觉得丢人。

鼓了一会儿腮,道:“反正,你就是拿弹弓打我了。”

气氛一下子沉闷了。

卷卷转头看向洛浥城的表情,想要看看他打算怎么办。

“跟我回去。”这才刚看向他,洛浥城就开口道,而后,松开她的衣领,转头先走了。语气没有任何的情绪。

他松手了,那她岂不是想跑就跑。

不过,如果她现在跑了,那今晚,她怎么吃饭还不知道呢。抱着一种爸爸会把我怎么样的好奇心理,卷卷追了上去。

这小屁孩没有挨打?

本来还期待洛浥城能够打一顿卷卷屁股的叶京顿时大失所望。

而卷卷,跟着洛浥城走之后,回头,看到叶京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她嬉皮笑脸地冲他做了个鬼脸,然后加快脚步,跟着爸爸往前去。

洛浥城带着她东拐西拐。却并不是回前面的别墅,而是去了花园后面的后面。越走人越少,越走也越安静,四周静悄悄的,小径狭长,只有鸟在树上叫着。

转过了一片竹林,卷卷这时候见到了一个院子。院子里边,有一栋民国时候风格的楼。

卷卷从来没到过这里,有些纳闷地问道:“爸爸,你把我带来这里干什么。”

洛浥城淡淡回眸,道:“才刚回来,你就搞出那么多的事情,你说,带你过来干什么?”

爸爸这话,配上周围幽静无比的环境,听得卷卷心里有点儿发毛。如果她没记错,那么在爸爸妈妈后来发生的轨迹里边,就有爸爸不愿意让妈妈离开,把妈妈关在小岛的别墅里的场景。

难道,爸爸现在也要关自己。

然后就在这时,屋子里走出去一个中年女人,见到他们来了。女人微微愕然,问了句:“少爷来了?”

显然,跟爸爸是认识的。而且这个中年女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并不像什么坏人的亚子。

卷卷突然没那么害怕了。

但洛浥城,却只淡淡地跟她点点头,然后抬步上了台阶。卷卷连忙追上去,不过跑的有点儿急,被爬了许多青苔的台阶绊了,差点摔了。

从他们身旁擦肩而过的女人,这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小手,声音温柔提醒道:“小小姐,小心点。”

她的语气是挺温柔的。但是吧,手似乎有点儿太冰了,大热天的,凉得卷卷一个哆嗦。让她心里又有了不好的预感。

洛浥城可没管后面的小家伙发生了什么。

直接就往里而去。

屋子挺大的,屋里的摆设也有点儿复古,墙上的挂钟似乎是有好些年代了,不过岁月的痕迹,并没有抹去它看起来很贵的感觉。

嗯,屋里的摆设,复古而富贵。

什么太师椅屏风啊,一看就价值不菲。还有周围菱形窗,是好多种颜色拼在一起的,卷卷在电视上看过科普,好像是民国时期的。现在已经买不到了。

这里住着什么人啊?

卷卷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金屋藏娇这四个字。不过,爸爸要是真的在这里藏了没人,应该也不会带她过来了。

所以卷卷更加好奇了,追着爸爸的脚步,上了木楼梯。

楼梯光线并不是很好,卷卷手扶着楼梯扶手,快步追了上去。

到了二楼,一眼望去,楼上的摆设,跟楼下完全不一样。

不一样到什么程度呢。

卷卷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二楼竟然是一个大大的佛堂,供奉着菩萨,而此时,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正身着黑色海青,盘腿坐在垫子上。面对着菩萨,正敲着木鱼,念着经。

她的头发高高盘起,脸色青苍,让卷卷有点儿觉得自己到了古代的感觉。

“妈。”

卷卷听到爸爸对着那个女人喊了一句。

语气倒是并没有多大的起伏,给人的感觉,就是很生疏的模样。

卷卷于是知道了眼前的女人是谁了。

是她的奶奶。

以前从刘阿姨跟别人的交谈知道一点儿,大概就是,现在洛氏是奶奶跟爷爷一起创下的。奶奶本来是大家小姐,却愿意忍饥挨饿陪着爷爷吃苦。但男人啊,就是没有本心。

发迹之后,就开始偷偷摸摸地跟下属好了。然后奶奶自然生气,闹腾过,吵过,甚至快要走到离婚那一步了。

但又因为娘家出事,爷爷帮忙,两人又好了。之后爷爷承诺好好过日子,两人又好了一段时间。

接着,爷爷再度偷吃,又被奶奶发现。

奶奶发现之后,爷爷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有恃无恐了。而奶奶,望着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最终选择了退让。

之后,就没怎么闹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只是,带着孩子的同时,奶奶也手握经济大权,力求让自己的孩子日后在这个家里不吃亏。

而爷爷身旁的女人,也一直变来变去。

而等到爸爸十岁的时候,爷爷又从外边,带回来了一个十一岁的男孩跟一个女人。奶奶这才知道,原来,她的丈夫早就跟别人有了孩子。而现在,那个女人跟那个孩子,来了。

而那个女人,据说是爷爷以前的白月光。

奶奶恨死了爷爷,但那么多年的历练,让她不再盲目冲动,她苦心积虑地谋划,在那个女人住进来之后,把她逼走了。

只是,他们的儿子,还是留下了。

后来的很多年,奶奶不再对爷爷抱期待,而是努力去培养她的一双儿女。

爸爸倒是挺争气的,考了世界最好的大学。但奶奶宠爱的姑姑,却爱上了一个比她大很多岁的男人。

后来,姑姑跟奶奶大吵一架之后,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而奶奶,就开始一心向佛,不再问洛家的任何事。所以哪怕今天是爷爷的生日,她也不露面。

卷卷想到了一串关于奶奶的故事。

再看时,看着奶奶的眼神,就充满了同情。

而奶奶,这时候出声了,问道:“你来干什么?”

语气有点儿冷淡。

很显然,母子关系很一般。

但即便如此,洛浥城看了一眼卷卷后,还是道:“前面太吵了,把我女儿送过来。”

母亲跟父亲早就决裂了,虽然一直没离婚,但她也不想看到父亲跟那些没名没分的女人厮混,所以她现在压根不会去前面。

洛浥城也不问她要不要去。

奶奶的嘴有点儿毒,直接道:“是你女儿影响你交际还是怕她被人欺负?”

但嘲弄的语气,很显然表明,奶奶觉得当然是前者。

洛浥城手摁了一下卷卷的肩膀,道:“是她调皮,怕她欺负别人。”

奶奶却不相信,放下手中的木鱼锤,徐徐地看向他:“你女儿还能欺负别人啊……”她不关心外边那些人发生什么,但是很多事情她还是会知道,

终究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也知道洛浥城媳妇跑了,所以廖知玉女士最后还是松了口。

“行吧。你放吧。别烦我就行。”

母亲性格比较严肃,洛浥城小时候最怕母亲严肃的样子了。女儿他是不好动手打,骂孩子孩子也油盐不进的,留在母亲这里,让母亲好好管管她,省的她气焰嚣张。

稍微交代了两句,没当爸的责任心的洛浥城把卷卷丢在这里,下楼打了个电话,就不见了。

留下卷卷在这里,跟没见过面的奶奶待一块。

廖知玉女士忙着念经,根本没空搭理她。卷卷只能自己一个人转悠。

转悠来转悠去,卷卷什么好玩的都没发现。而且,她还没有玩具在这里。

好无聊啊……

无聊至极的卷卷最后把目标锁定在廖知玉女士身上。她还在敲着木鱼。

迈着小短腿,悄悄地挪过去,然后把小脑袋,凑近廖知玉女士,想知道她嘴里,到底念得什么。

然而她刚到廖知玉女士面前的时候,她就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

卷卷不觉尴尬,率先开口,问道:“奶奶,你在念啥。”

廖知玉眼眸淡淡的。

此时她身上,完全没有以前为儿女争夺财产时的锋芒了,有的,只有遁入空门之后的沉静与冷漠。

她看了一眼卷卷,不发一言,而后起身,往左手边的房间而去。

而卷卷,这时候有了新的消遣方式。

她按着自己的理解,学着奶奶,双手合适对着菩萨拜了一下,然后在放着木鱼的地方,盘腿坐下,闭上眼睛,左手手指并拢,竖着在下巴附近,右手拿着木鱼锤,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廖知玉换了一身平时穿的衣服。出来时,就见到小家伙拿着她刚才念经用的家伙在捣乱。

她便有些不高兴了,语气也有点儿不好,凶问道:“你在干什么?”

卷卷听到她的声音,立马就转头,弯着眼睛道:“我在念经。”

廖知玉走过来,抢过她手中的木鱼锤,没好气地道:“你能念什么经?”

卷卷:“无字经。”

廖知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