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祇:从哥布林开始 > 第276章

第276章


洛丹见势不妙,一个闪身冲了过去,闪电一击便是贯穿了半步圣座妖兽身体,而对方还在凝聚力量自曝中,在不可置信中倒了下去。

兽王在结界中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崩溃了,半步圣座妖兽已死谁还能救自己?整个山脉几百万妖兽皆是不入流,无人比得上它,大多数连王座境界都达不到,想击碎结界比登天还难。

兽王不甘心仰天长啸,怒火万丈:“我不服,难道纵横一生要在这倒下?而这一切不过仅仅是得罪了洛丹,一个区区的王座而已,这天道太不公,妖兽一族本就势单力薄,如今被这般对待。”

而这一声怒吼,一下子震动千百里,地上的半步圣座妖兽突兀站了起来,奄奄一息的走向结界,继续燃烧着自己血脉想要炸开,此刻让洛丹几人都看傻了,身体都被贯穿竟然还不曾陨落,半部圣座妖兽的执念太强。

而洛丹几人自然不能让它得逞,于是飞一样的皆是拦在了结界屏障处,但是几个人心中都很怂,一旦半步圣座妖兽突然爆炸,他们几个人肯定身负重伤,然为了不让兽王出来必须要拦。

“我宁死也要为妖兽一族争取一线生机!”半步圣座妖兽带着死一般的意志,一下便迎面冲了过去,下一刻整个身体在这一刻爆炸而开,一时间恐怖的力量四处蔓延,仿佛要把方圆百里一切恰为灰烬,洛丹三人连忙施展神通挡住,但还是显得吃力万分。

眼看着这样不行,洛丹只得是拿出了神兵:“拿出神兵党可以抵消一部分力量,否则在这般恐怖的余波下,片刻间我们便会化作灰烬,神兵至少是被特殊锻造过的,此时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上官波文二人连忙照做,在三人皆是拿出本命神兵后,的确是减轻了不少的压力,原本整个人能感受到刺骨痛苦,如今仅仅是吃痛而已,爆炸的余波还在继续,但很明显,随着时间流逝已经慢慢削减。

又过了片刻后,爆炸已经是过去了,天圣道人和兽王在结界中也是神情紧张的盯着这一幕,一个希望结界破碎,另一个则为之相反,但尘烟散去的那一刻,洛丹三人完好无损的站立在那。

兽王已经彻底绝望,神情落魄的开口:“半步圣座妖兽乃是妖兽一族英雄,也怪我之前一直对它多有堤防,所以境界一直处于半步圣座,要是助他一臂之力让它成为圣座,此时局势一定不会是这样,千不该万不该是我一人之错,今天再无一人可救我。”

“百年前你就该死亡了,如今让你苟活了这么久,应当感觉到心满意足了才对,放心我一定会留你全尸,毕竟大家都同为圣座,不过圣座尸体也是极强的神兵,洛丹几人一定会欣喜若狂拿你炼制兵器。”

天圣道人此刻得瑟不已,兽王最大的倚仗已经没了,此刻局势已经一边倒,他想要击杀兽王很简单,毕竟本身兽王就已经深受重伤,肯定是撑不过一百回合,但此时也不急于立马动手。

他要让兽王彻底绝望,只要士气一旦没了,自己斩杀兽王过程会更加顺利,也免得动用一些家底的神通,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用了不划算,毕竟虽然战局自己一定能赢,可最后也是险胜罢了。

<div class="contentadv"> 兽王只是苦涩一笑,感慨万千:“落到这一处境是我自己咎由自取,如不是我当了忘恩负义的小人,又怎会像现在一样孤身一人?明明你和洛丹之间有深仇大恨,我和洛丹本可以合作,多余之言我也不想多说,但是,临走也一定要拉个垫背的。”

“恰恰相反,你之错并不是忘恩负义,而是心不够狠放走了洛丹几人,这才能让我和洛丹一行人合作,切记下一辈子一定要斩草除根,只要稍微一小撮舒服,或许这一生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天圣道人冷漠的嘲讽道,思绪不由的回到了之前,那个时候兽王多么得意,一苏醒便把自己吓跑了,还得到了洛丹几人拼死一救,兽王可谓是一步走到了高峰,然而又亲手将自己摔了下去。

自己之所以能屹立不败,靠的便是无与伦比的狠心,否则在这九死一生的修行路上,凭什么自己能踏足圣境?兽王终究还是妖兽,即便当了一族之王却依然缺少思考,心狠手辣才是修行者必备。

“我心若是狠一点,百年前便和你同归于尽了,也不至于让半步圣座妖兽牺牲,不至于看到你这般得意,我只后悔当年的懦弱和侥幸。”

兽王死死的盯着天圣道人,此刻已经明悟了,其实这一切错都在天圣道人身上,百年前天圣道人不来夺他们妖兽一族翅膀便不会有矛盾,是他害得自己沉睡百年,害到自己像今天一样绝望。

尽管这一切是洛丹的算计,可兽王心中也明镜,如果不是自己背信弃义,不是主动反过来先算计洛丹,他们双方现在一定还是同盟,所以兽王不怪洛丹几人,他们也只是万般无奈的被迫反击。

全程只有天圣道人一人是恶人,为了延续自己生命,便整整算计了妖兽一族百年,灯枯油尽就应该陨落不是?为何一定要逆天改命?兽王此时自知穷途末路,知道今天一定会死在天圣道人手中,所以他只有一个念头同归于尽,也算为妖兽后辈博取一线生机。

如果天圣道人不死,自己走后不仅妖兽至宝被夺走,山脉几百万妖兽也将被斩杀,妖兽一族便真正完犊子了,这不是他作为兽王想看到的一幕,即便自己身死道消,也希望妖兽一族安宁。

洛丹几人只为复仇,不会牵连到无辜的几百万妖兽,这一点兽王可盘算清楚,但怎么才能和天圣道人同归于尽,兽王心中又满是惆怅,自己已经是身负重伤了,而天圣道人明显处于战力正常。

突兀的,兽王想到了妖兽一族的血脉自曝,以燃烧自身血脉为代价爆炸,一个圣座强者的爆炸威力,足可以把方圆百里夷为平地,爆炸中还会产生大量的法则攻击,就算同为圣座也无法抵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