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人道大圣 > 第七百零五章 药资

第七百零五章 药资


  花慈那女人再熟一些,恐怕就是这个样子!
  陆叶暗自思量。
  “我看小友倒是眼生,不过小友那一记霸刀术颇得乃父真传,俨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叶家后继有人。”小医仙开口,神色虽然依旧平淡,但她的声音本身就给人一种极为亲切柔和的感觉。
  她虽是医者,可同样是个云河九层境,这也是武邪之前一直没有动粗的原因。
  真要动起手来,武邪自信可以拿下她,可总归是要费点手脚的。
  谷口处陆叶与武邪的一战,她感受的清楚,认出霸刀术并不奇怪,毕竟这些年,叶英时常会来药谷这边讨药。
  “道友谬赞。”陆叶收敛心中杂念。
  小医仙眉头一簇:“你父亲称我为师姐,你该喊我一声前辈才是,我的年纪,比你想的要大很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哪怕小医仙丑陋无双,陆叶喊一声前辈也没什么心理障碍,偏偏她顶着花慈的脸,这声前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喊的出来。
  “舍妹老毛病又犯了,好像比以前更严重了许多,还请道友出手相助!”陆叶只当没听到她刚才的话,说完之后又道:“还有这位庄兄……”
  “他没救了。”小医仙看也不看庄不凡一眼。
  庄不凡瞬间血都凉了,他的伤势确实严重至极,服用了疗伤丹也丝毫没有效果,这世上能够救他的就只有小医仙了,若是连小医仙都说他没救了,那他可就真的没救了。
  哭丧着脸道:“前辈,我……”
  “我虽不知你到底做了什么,但你元气大损,神魂受创,已非我的手段能够救治,你大概还有三月寿元,这三月时间,你的修为会逐步跌落,最终灵力散尽,枯竭而亡。”
  庄不凡心头更凉。
  小医仙甚至都没看他一眼,便已洞察了他身体的情况,无疑说明小医仙的医术名不虚传,可越是如此,越说明她的判断不会出错。
  三月寿元吗……庄不凡如遭雷噬,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起来。
  就在一月之前,他还肆意人生,逍遥天下,而到了今日,竟就只剩下三月寿元了。
  这可真是人生无常。
  心中满是懊恼,自己怎么就偏偏把那东西弄到手了,偏偏又有那么大的好奇心,一试之下,自己的身子竟亏损成这个样子。
  但这世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的,如今懊恼这些已然无用。
  “道友真的就一点办法就没有吗?”陆叶皱眉。
  庄不凡这个人还是很不错,他伤势已经那么沉重,在遇到凡人有难的时,还毅然决然地出手相助,这样一个人却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只剩三月寿元,多少让人有些惋惜。
  小医仙摇头。
  陆叶默然,不过很快,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瓶,递给小医仙:“道友且看,此物对庄兄有用吗?”
  小医仙接过,打开玉瓶观瞧,黛眉一扬,诧异地看着陆叶:“你舍得?”
  玉瓶中装的并非别的,而是洗魂水。
  小医仙刚才说庄不凡是元气大损,神魂受创,那么洗魂水应该是有用的。
  尽管与庄不凡萍水相逢,可其为人值得敬佩,如此人物,就这么死未免可惜,所以哪怕陆叶心里清楚,自己在这秘境中遇到的人未必就是真正的活人,可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帮一把。
  “既然拿出来了,那就没什么不舍得的。”
  小医仙道:“有此物在的话,我可以减轻他的痛苦,但想要救好他,却是万万不能。”
  修士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气球,哪怕平日里受了什么伤势,只要救治及时,也没什么大碍,但庄不凡此刻身体的这个气球,在小医仙看来却是千疮百孔,已经不单单只是洗魂水能够解决的了。
  庄不凡必然是动用了远超自身承受能力的手段,这才造成如此恶劣的后果。
  “叶兄弟,如此贵重之物就不要浪费在我身上了,庄某逍遥一声,无牵无挂,临死之前能结识叶兄弟这样的人物,也不虚此生了。”
  他好歹也是个云河九层境,虽骤遭打击,可很快摆正了心态。
  固然不知陆叶到底拿出来什么宝物,可能让小医仙都这般动容的,又岂是寻常的宝物?
  小医仙转头瞧了他一眼,温和开口:“你最好接受他的好意,否则三日之内,你强行压下的痛楚必定会让你发狂至癫,到时候生不如死!”
  庄不凡闻言打了个冷战,对许多修士而言,生生死死的很正常,死亡有时候并不可怕,可若是生不如死,那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如此,便多谢叶兄弟,多谢前辈了。”庄不凡正色一礼。
  小医仙淡淡颔首,将手中玉瓶收起,又看了一眼叶琉璃,道:“她这是老毛病了,我没办法根治,只能缓解,不过药方都是现成的,明日你来找我取药便是。”
  “多谢道友。”
  “谢就不必了,医者治病救人乃是本分,而且你们也要支付药资。”
  庄不凡连忙道:“不知药资几何?庄某还算有些身家……”
  “你支付不起。”小医仙打断了他的话,只是望着陆叶,“今日你退了武邪,杀了天壑教修士,天壑教那边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我药谷之地,从来不起兵戈,我也不希望有人在药谷内争斗,打扰此间清净。”
  “我明白了,道友放心便是,天壑教的人不会打扰到你。”
  “如此最好不过。”小医仙又低头忙碌起来,“外间有草庐,自寻一间安置吧。”
  陆叶便领着依依和庄不凡退去,寻了一旁的两间草庐,将叶琉璃和庄不凡各自安置妥当。
  “陆叶,那不是花慈姐,对吧?”草庐内,依依开口。
  “当然不是。”陆叶摇头。
  依依还是难以置信:“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之人。”
  那何止是相似,简直是一模一样,只不过小医仙要比花慈更熟一些。
  如果只是单纯的容貌相似也就罢了,关键是声音都几乎一样,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陆叶目光闪烁,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声道:“或许不是单纯的相似……”
  “那是什么?”依依不解问道。
  陆叶摇头,他虽有些猜测,但事实到底如何,却无法断定,如果事情真如自己想的那样,那就有意思了。
  放眼整个修行界,自己亲近的人没几个,依依,花慈,二师姐,四师兄,掌教,云夫人……
  这其中,与花慈相识于微末,虽然因为各自修行方式的不同,相处的时间不多,但也是一同经历过生死的,纵然隔着很长一段时间不见,也不会有任何生疏感。
  毋容置疑的一点是,花慈能让他卸下心中所有防备,让他生出亲切之意。
  哪怕只是跟花慈的容貌和声音一样……
  许多事情暂时想不明白,不过陆叶不相信,两个不同的世界,会有这么相似的人。
  这是完全没道理的事。
  “照看好琉璃,我去支付药资。”陆叶吩咐一声,从草庐中走出。
  一旁小医仙所在的草庐外,排了一条长队,不断地有前来寻医的修士进进出出,等待的人满怀期待,出来的人感激涕零,可见小医仙的手段。
  一般来说,前来药谷寻医的修士,支付的药资都千奇百怪,基本上有什么就给什么,不过大多都是灵石灵丹什么的。
  小医仙没找陆叶讨药什么灵石灵丹,她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今日之事,天壑教大概不会善罢甘休,极有可能会卷土重来,所以抵挡住天壑教的麻烦,便是陆叶需要支付的药资。
  那女人,对我这么有信心?
  陆叶心中感到奇怪,她凭什么觉得自己一个云河六层境能抵挡住天壑教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就凭自己逼退武邪的一刀吗?
  这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
  除非这女人知道他的一些底细,比如说,他精通阵道,而且在阵道上的造诣,远超整个龙腾界。
  事情愈发有些扑朔迷离了。
  不过陆叶也不准备推脱。
  毕竟抵御可能会到来的外敌,对他来说并不算困难。
  回天谷的诸多大阵是他亲自出手一一布置的,如今再布置一个药谷自然不费什么事,尤其是如今他的阵道造诣比起当初要高很多。
  在药谷之中转了一圈,查探附近地形地势,感知之中,陆叶确实能察觉到药谷下方有精纯浓郁的灵气。
  那应该是地脉所在。
  这让陆叶不免动了一些心思。
  以前他布阵,依靠的都只是阵法本身的威能,但真正高明的阵修,却是可以借助地脉灵脉这样的东西,让阵法扎根其中,如此一来,阵法就能与地脉灵脉交融,威能大增。
  地脉灵脉不破,阵法不破。
  以前他没这么干,主要是本事不到家,但是现在,却有了尝试的资本。
  若是能以药谷的地脉为基布下大阵,那么这里阵法的威能将比回天谷强的多。
  而且,这也有助他阵道造诣的提升,在这种动手的过程中印证自身所学,更能消化沉淀百阵塔的庞大馈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