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签到一个吕奉先 > 003章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003章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老奴,末将叩见皇上。”

  寝宫内,周辰已经穿上了一身的龙袍。

  看着下面行礼的赵高和金鹤二人,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免礼吧!”

  “谢皇上。”

  赵高和金鹤二人站起了身,见周辰这位皇上中气十足,面色红润,不免心下有些疑惑。

  不是说皇上重病已经下不了龙榻了吗?

  怎么看样子一点都不像。

  难道是回光返照?

  一想到这里,二人的心里就是狠狠的一颤。

  要真是回光返照,那这大周的天可真就要变了。

  没有人比他们二人更清楚现在宫内的情况。

  一旦周辰这位皇帝殡天,这大周绝对会改朝换姓。

  “张德毒害朕的事,想必你们二人已经知道了吧!”周辰俯视着赵高和金鹤二人。

  他知道,这深宫大内,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尤其是他这个皇帝的身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

  张德毒害他这个皇帝被他处死怎么大的事,不可能瞒过有些人的眼睛。

  只要宫内消息灵通的人,估计都会知道。

  “皇上,老奴对皇上可是忠心耿耿啊!”

  赵高一脸煞白的跪在了地上。

  他是周辰的另一位贴身太监,内廷的二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张德。

  张德毒害皇帝被处死这件事,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心里震惊的同时又充满恐惧。

  要是皇上深究,他们整个内廷都得受到牵连。

  周辰冷冷的看着赵高,他最不相信的就是这种忠心耿耿的鬼话,怒声道;“忠心耿耿就给朕去查,看看是谁想要朕的命,不管涉及到谁,一个都不许放过。”

  赵高闻言,连忙点头;“是,皇上,老奴这就去查。”

  帝王一怒,浮尸千里。

  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赵高已经感觉到了周辰这位皇帝身上的戾气。

  比之前重了很多。

  在赵高离开后,周辰又看向了金鹤。

  此时,金鹤也跪在了地上,身为禁军的三大统领之一,皇帝被毒害,他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金鹤,知道朕为什么只叫你一人来吗?”周辰问道。

  “末将不知。”金鹤忧虑的摇了摇头。

  他心里也奇怪,要论亲疏关系,禁军的其他两位统领才是皇上的亲信。

  而皇上不叫他的亲信,反而只叫了自己一人。

  难道这是要追究责任吗?

  “因为你是忠臣。”

  没错,周辰只所以只叫金鹤这一位禁军统领,就是因为金鹤只认皇令,不认其他。

  就算是皇后武婴这位二圣临朝的圣人的命令他也不会认。

  这才是周辰只叫他这一位统领的真正原因。

  听到周辰的话,金鹤脸上的忧虑尽去,一脸的激动。

  “谢皇上信任。”

  作为臣子,能得到皇帝这样一句的评价,那是最大的荣耀。

  “金鹤,从现在起,给朕掌管好禁军,没有朕的手谕,任何人不得调动禁军,违者,杀。”

  周辰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说道。

  “还有。”

  “立马撤换皇宫内的守卫,尤其是朕身边的守卫,全部撤换。”

  “朕不希望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明白吗?”

  周辰看向了金鹤。

  金鹤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立马明白了周辰的用意。

  “末将明白。”金鹤心领神会的说道。

  周辰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去吧!”

  “末将告退。”

  金鹤退出了寝宫,感觉后背已经湿了。

  身为一品大宗师后期高手的他,刚刚在寝宫内从守卫在周辰这位皇帝身边的那位武将的身上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

  他敢肯定,他刚刚要是有一丝犹豫,他绝对走不出这寝宫。

  这位武将一定是一位比他实力还要强的强者。

  可他身为禁军的三大统领之一,不管是宫内还是宫外,并没有听说过军中有这样的武将强者?

  那么这样的武将强者是哪里冒出来的?

  金鹤疑惑的又扫了一眼四周那同样是陌生精锐的并州狼骑,带着疑问离开了。

  ……

  养心殿。

  这是大周历来皇帝日常处理政务、批阅奏章的地方。

  此时。

  殿内。

  一个英姿飒爽,倾城绝美的女子正坐在本该属于皇帝的位置上,翻看着手里的奏章。

  她的旁边已经堆起了几十道已经批阅过的奏章,只剩下了手里最后这道。

  她就是二圣临朝,执掌了大周半壁江山的一代天之骄女,大周皇后武婴。

  武婴批阅完了手里的最后一道奏章,刚要将其放下,就见她的贴身宫女婉儿一脸急冲冲的走了进来。

  “娘娘,不好了,出事了。”

  婉儿一走进来就急不可耐的说道。

  武婴见状,皱了皱眉,一脸不满的呵斥道;“身为本宫宫女,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婉儿宫女连忙躬身道;“娘娘赎罪,是婉儿莽撞了。”

  武婴这才放下了奏章,问道;“出什么事了,说吧!”

  “娘娘,张德死了,是被皇上处死的。”婉儿宫女小声的说道。

  呃?

  张德死了?

  武婴好看的凤眉挑了挑,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然后呢!”

  武婴面色不变,张德死不死她不在乎。

  她在乎的是张德为什么会被皇上处死。

  在他的印象里,周辰这位皇帝可不是一个杀罚果断,雷厉风行的人。

  倒是一个念旧,优柔寡断,温顺体孝的人。

  这样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对身边的人下杀手的。

  “皇上召见了赵高和金鹤统领。”婉儿再次小声的说道。

  这下武婴的神色动了一下,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婉儿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她们之间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显然,武婴已经明白了婉儿话里的意思。

  金鹤?

  武婴沉思了起来。

  金鹤可是禁军三大统领中资格最老的统领之一,执掌禁军三十多年,在禁军中威望甚高。

  最重要的是金鹤只尊皇命,不认其他。

  皇上不召见其他两位亲信统领,反而只召见了金鹤这个不是亲信的统领。

  其目的令人深思。

  这是在防备本宫吗?

  武婴眼神闪烁了一下,对着旁边的婉儿说道;“让咱们的人见机行事,把该清理的痕迹都清理干净了。”

  婉儿明白的点了点头;“是,娘娘。”

  武婴站起了身。

  “走吧!咱们今天还没去看望皇上了。”

  自周辰这个皇上重病卧榻后,武婴每天都会去看望一次。

  从无例外。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