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签到一个吕奉先 > 015章 统统都该死

015章 统统都该死


  养心殿。

  周辰放下手中的奏章,揉了揉眉心。

  自从废了皇后武婴的二圣临朝之权后,批奏的权利就又全都回到了周辰这个皇帝的手上。

  看着眼前比他头顶还高的一堆奏章,周辰有些疲惫。

  都说当皇帝好,可真当坐上了这个位置后,才知道这个位置的难处。

  就拿眼前的这些奏章来说,都得周辰这个皇帝一个人在极短的时间内批奏完。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还不能出现差池。

  否则。

  皇帝的一个差池,可能造成的后果就是千万人的人头落地。

  当然,昏君除外。

  这还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奏章。

  “看来,以后得想办法,设置一个专门处理政务的机构了。”周辰心里想着。

  他可不想每天都被怎么多奏章压着,什么事都干不了。

  只不过,人选问题,得系统签到出来才行。

  朝堂上的那些人,除了太师闻仲外,周辰谁都信不过。

  “皇上,赵公公要见皇上。”

  就在这时,内侍太监走了进来,躬身禀报道。

  赵高?

  周辰目光一闪。

  “让他进来。”

  三天时间已过,他倒想看看赵高到底查出什么结果没有?

  “老奴见过皇上。”赵高走进来后,立即跪下行礼。

  周辰摆了摆手:“起来吧!”

  “赵高,朕给了你三天时间,现在三天时间已过,朕要的结果呢?”周辰直接问道。

  “回皇上,这是老奴三天来查出来的结果,请皇上过目。”

  赵高拿出了一个小折子,递了上去。

  周辰接过赵高递上来的小折子,只见上面写了数十条信息。

  周辰一眼扫去。。

  “三百万赈灾银,出户部国库,余两百八十万。”

  “经各衙门审批,出洛阳余两百五十万两。”

  “西北四府赈灾银表面一百万两,到地方实际银五十万两。”

  ……

  周辰看着小折子上这一条一条的信息,脸色一片难看。

  好啊!

  三百万的赈灾银,刚出家门口就少了二十万两。

  刚出院门口就直接少了五十万两。

  这些钱哪去了?

  难道都在路上运送的过程中损耗了不成。

  周辰怒气直充脑门。

  尤其是西北四府之地,朝廷本来拨下去了一百万的赈灾银,可到了地方却只剩下了五十万两。

  五十万两看起来是不少,但要分到四府之地赈灾,每一府才能分到多少?

  周辰现在知道,西北四府之地的局势为什么会如此的糜烂了。

  然而。

  当周辰看到余下几条信息的时候,更是愤怒的直接将小折子狠狠的拍在了御桌上。

  “西北四府朝廷拨银赈灾一百万两,到地方实际银两五十万,用来真正赈灾救济灾民的不足十万两。”

  “府衙每天在门前只开设两个小时粥棚,先到者可领半碗清水粥,后到者没有。”

  “灾民齐聚府衙门口,祈求活命,府衙强行驱赶镇压,激起民乱。”

  ……

  不足十万两?

  四府之地,真正用来赈灾的银两居然只有不足十万两?

  也就说,每一府连三万的赈灾银都不到。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周辰怒火冲天。

  要知道,西北四府可是重灾区,每一府下面都还有不少的县城。

  区区十万两的赈灾银,估计连一府之地都不够,怎么赈灾整个西北四府?

  还有。

  府衙每天才开设两个小时粥鹏,先到这才能领半碗的清水粥,后来的都没有。

  这样的赈灾算什么赈灾?

  换做是他周辰,都得杀了这些狗官造反。

  “该死。”

  “统统都该死。”

  周辰拍案而起,愤怒的将小折子摔在了龙案上。

  一百万的赈灾银,到头来居然只有区区不到十万用来赈灾。

  其余的那些赈灾银都哪去了?

  周辰不用想也知道。

  千里做官只为财,历朝历代从来不缺乏这种贪官。

  大周自然也不缺了。

  虽然周辰早有预料,但让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的胃口居然怎么大,也不怕撑死。

  “皇上息怒。”

  “皇上息怒。”

  大殿内的宫女内侍都吓得跪了下来。

  就连赵高也不例外。

  在递上这个小折子的时候,赵高就已经预料到了皇上肯定会大怒。

  但就是不知道,皇上会不会一怒之下,在这个时候,举起屠刀,大动干戈的彻底清查这件事。

  “赵高,朕问你,这些是否都属实?”

  “查出来具体都有谁贪了这批赈灾银吗?”

  周辰直视着赵高,眼里的怒火直冒。

  赵高闻言,立即说道;“回皇上,都属实,具体都有谁,老奴还没查出来。”

  没查出来?

  周辰的目光变得锐利了起来,盯得赵高心里一阵发毛。

  直到赵高快有些承受不住的时候,周辰才收回了目光,重新坐回了龙椅的宝座上。

  不管赵高是真的没查出来,还是假的没查出来。

  周辰知道,那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还不是处理这件事的时候。

  贪腐自古都是历朝历代的大事,一旦清查,那绝对是拔出萝卜带出泥,会牵扯出一大片的人。

  在这个赈灾民乱的紧要关头,可不是好时机。

  弄不好,会引起内外动荡的。

  所以,只能先等赈灾完,平息了西北四府的民变后,再秋后算账也不迟。

  想通了这一点后,周辰压下了心中的怒气,抬眼看了一眼赵高再次问道;“张德的事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了吗?”

  赵高的小折子里,周辰并没有看到有关张德这件事的一点消息。

  不免心里有些怀疑,赵高是真的不懂他的心思,还是赵高另有心思。

  “回皇上,张德的事查到了太医院一名太医的身上。”

  “不过,那名太医自尽了,线索都断了。”

  赵高硬着头皮说道。

  自尽了?

  周辰听到赵高的话,眼睛眯了一下。

  赵高一直都查不出张德背后的一点线索,现在查出了一名太医,人缺死了。

  这是偶然还是人为?

  周辰思索了片刻,看着赵高道;“朕给你的那块令牌,带在身上吧!”

  赵高闻言,明显的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回皇上,老奴一直都随身携带。”

  赵高心里有些疑惑,不是问张德的事吗?怎么一下子又问起了那块令牌的事?

  “现在,你带着那块令牌,去青凤宫传旨,皇后有嫌张德一事,禁足青凤宫,没有旨意不得踏出青凤宫一步。”周辰没有给赵高思考的时间,直接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