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签到一个吕奉先 > 017章看来朕这一趟是白来了

017章看来朕这一趟是白来了


  “皇上的旨意?”

  “本宫不相信皇上会下这样的旨意。”

  “本宫要见皇上,本宫倒要看看,是谁在背后陷害本宫。”

  “如果拿不出铁一般的实证来,别怪本宫不客气。”

  皇后武婴一脸煞气的看着赵高。

  皇后武婴当然知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要不然,凭着赵高一个小小的太监,就算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假传这样的圣旨。

  但是。

  就算是皇上的意思,也得拿出十足的证据来。

  要知道,她皇后武婴可不是一般人,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如果就凭一道简单的口谕,就能这样轻易的囚禁她这位母仪天下的皇后。

  那也太儿戏了。

  “娘娘,您就别为难杂家了,现在整个青凤宫都被金鹤统领带着禁军封锁了,您是出不去的。”

  赵高苦着脸,若有所指的暗示着皇后武婴。

  他不想得罪这位势力庞大的皇后,但也不敢违逆周辰这位皇帝的意思。

  周辰既然说了禁足皇后武婴,封锁青凤宫,他要是再去给皇后武婴传话,那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皇后武婴也听出了赵高的意思。

  金鹤是谁?

  那可是只认皇令不认其他的顽固派。

  有这样的人封锁青凤宫,在没有皇令的前提下,别说是他这个皇后了,估计是太后都不管用。

  旁边的魏忠反应了过来,上前立马将赵高拉到了一边,小声道;“赵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咱们不是都已经商量好了吗?怎么突然一下子出现了这样的变故?”魏忠一脸不善的看着赵高。

  之前他们偷偷的会面,明明已经商量好了的事。

  现在却突然出现了这样大的变故。

  魏忠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赵高暗中搞的鬼。

  赵高摇了摇头;“杂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是皇上突然下的令,跟杂家一点关系都没有。”

  “皇上的旨意杂家已经传到了,杂家就先走了。”

  赵高说完这句话,就急急忙忙的离开了青凤宫。

  他传旨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么剩下的就是禁军的事了,跟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如果皇后娘娘要见皇上,就去找那位金鹤统领吧!

  他赵高是不掺和这些麻烦事。

  在赵高离开后,皇后武婴直接看向了魏忠;“魏忠,怎么回事?赵高他怎么说?”

  作为皇后,武婴不好仔细的盘问赵高什么。

  但魏忠和赵高偷偷的会过面,私下打听点什么正合适。

  “娘娘,赵高他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说这是皇上突然下的令。”魏忠躬身说道。

  是吗?

  皇后武婴眼睛一眯,重新坐在了凤椅上。

  脸上的愤怒早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平静的沉思。

  刚刚听到这样的旨意,她确实很愤怒,但心里更多的是冷静。

  像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愤怒只是表面,沉着冷静才是内在。

  赵高的话,她不全信,但也不完全不信。

  很明显,周辰这位皇上是把她这个皇后作为了张德背后之人的第一嫌疑人。

  最重要的是,周辰想通过这件事来消弱或是清除掉她这位皇后的权势。

  只是现在没有十足的证据罢了。

  要是有十足的证据,恐怕就不是囚禁封锁怎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皇后武婴看向了旁边的宫女婉儿;“婉儿,你找机会出宫一趟,让大将军他们应对吧!”

  既然周辰出招了,那么她武婴就没有不接的道理。

  想要清除她武婴的权势,她武婴可不会坐以待毙。

  “是,娘娘。”婉儿躬身道。

  皇后武婴又看向了魏忠;“魏忠,宫内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皇上还是卧榻的好。”

  皇后武婴虽没有明说,但魏忠已经明白了皇后武婴的意思。

  “娘娘放心,奴才省的。”魏忠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别看这宫内表面上被周辰这位皇帝掌控了,但实际上,皇后武婴的势力在宫内很是庞大。

  就拿禁军来说,哪怕是金鹤再调换,也是换汤不换药,皇后武婴在禁军的影响力依旧很大。

  想要彻底封锁青凤宫,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皇后武婴点了点头;“去告诉外面的禁军,就说本宫要见皇上。”

  一道口谕就要进要囚禁她这位皇后,她这位皇后要是没有一点反应,那是说不过去的。

  皇后武婴知道,周辰这个时候是不会见她的。

  但她还是要通过禁军让周辰知道,她这皇后要见他。

  ……

  天牢。

  大周关押重犯的地方。

  凡是能被关押到这里的人物,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一间牢房里,周辰看着跪在面前的太傅严华,冷声道;“这是朕让内卫去查的,你自己看看。”

  周辰将手中赵高查出记录的那个小折子甩在了太傅严华的身上。

  太傅严华拿起小折子,打开扫了一眼。

  上面的内容并没有让太傅严华的脸色有多少的变化。

  显然,太傅严华心里早就清楚这些。

  “老臣有罪。”看完小折子上的内容后,太傅严华伏在了地上说道。

  周辰看在眼里,脸色一下子愤怒之极;“朕来天牢,不是要听你有罪这句话的,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想对朕说的吗?”

  周辰心里怒火中烧。

  他相信太傅严华应该明白他这个皇帝想听什么。

  但是太傅严华却还是用有罪这句话来搪塞他,把他这个皇帝当什么了。

  太傅严华沉默着。

  他当然明白周辰想听什么,可他不能说,也不敢说。

  牵一发而动全身。

  作为先皇留下来的辅国大臣,他不算什么忠臣,但也不希望看到朝堂动荡。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大势难逆吧!

  “看来朕这一趟是白来了。”见太傅严华只是沉默着,还是不打算开口,周辰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冽。

  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转身走出了天牢。

  像太傅严华这种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的辅国重臣,要是铁了心的不打算开口,那是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的。

  这种老狐狸,看透了世俗,看清了人性。

  他们知道利弊,清楚局势,想要从这种人身上打开缺口。

  除非是他们自己愿意。

  否则,无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