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劫剑客 > 第三章 长气神彩,青风有依

第三章 长气神彩,青风有依


玉童冥想一段时间过后,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看向药华道:“药老头儿,你说这森林里的动物怎么都有毒呢?我这天天被咬,都快万毒不侵了。”虽然玉童这番话是抱怨,但玉童真的发觉了,各种剧毒对自己的效果是越来越小了。

  “今天的草药都没给我带回来,还万毒不侵,侵你个头,你小子还差的远呢。”药华说着又往药鼎下面的火中扔了几根木柴,但还是不忘往玉童的嘴里放了几粒丹药。虽然药华说的乱七八遭但玉童却听的懂,在那儿没皮没脸的笑着。或许只有在药华这里玉童才真正的不用约束自己,毕竟他现在也才六岁。

  “药老头,你说这些动物身上的毒性,是不是跟森林里弥漫的毒物有关?”玉童真的很想了解。

  “不知道,你可别问我,孔老交代过了,这些事得靠你自己去探索,我不能帮你,不然我也得受到处罚的。”药华一边磨着药一边对玉童说。

  玉童停止了冥想,说道:“药老头,你就给我说吧,你不说我不说,我爷爷不会知道的。”

  药华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玉童道:“你说孔老会不知道?这儿的大阵是他布下的,他连我穿什么内裤都知道。”

  “不给我说也行,那你把那本《万兽图》给我。”玉童知道第一条路走不通了。

  “嘿嘿,孔老早就防着你这招呢,《万兽图》早就被孔老拿走了,有本事你去要呀!去呀!”药华是看不惯事小,总想把小事闹大。

玉童从药鼎中跳了出来,说道:“哼,我就算要把森林翻过来,也要把这森林里的秘密给找出来。”

药华没有再理玉童,直接把玉童给扔出了茅屋。

  从药华那里出来后,玉童就跑到了练武场,毕竟李长青一直在那里等着。

  “大叔。”玉童对李长青行了礼,现在的两人虽无师徒之名,但已经有了师徒之分。

  李长青点了点头,道:“今天教你如何使用灵铠。”

  玉童两眼发光:“啦啦啦,终于要学新东西了。”自从玉童突破以后,李长青虽不再让他再练剑法的基本功了,但也只是教玉童如何将灵力与身体完美融合的剑法基本功,练来练去这一年还是在练基本功。不过成效也是很显著的玉童对灵力的运用熟练了不少。

  李长青没有理会玉童,转身走到练武场中央,随后将双手放在身后。

  李长青对玉童说道:“拿剑攻击我,用全力。”

玉童跃跃欲试,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跟大叔‘切磋’,玉童从右手所戴的手环中取出一把铁剑,这把铁剑是玉童在孔莫寻的指导下炼制出来的,算是勉强跨过了法器的门槛。

玉童摆好出剑式,一点一点的蓄力,运转全身灵力凝聚在右手之上,在精气神都到达极点的一瞬间,玉童拼尽全力向李长青的胸口刺去。

玉童见李长青没有任何的动作,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全力刺出,玉童可不担心能伤到大叔,从玉童晋升到‘择天境’的那天起,李长青就将自己的神识威压释放了出来,开始的前两个月说是在练剑,其实就是玉童趴在地上胡乱挥剑,不是玉童偷懒,而是根本无法站起来,那种感觉就像自己背上有一座巨大的山岳,自己还能呼吸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在这一年里玉童每时每刻,都是在李长青的威压中度过,直到十天前玉童才真正适应了在威压下的生活。

玉童的这一剑,可以说是将自己两年的修炼成果,全部浓缩在了一起。铁剑犹如猎鹰扑食刺向李长青,可当剑尖碰到青衫,便不能在前进丝毫,玉童感觉像是刺到了一块铁板。

  “呀~~~~给我破”玉童左手上提,全力拍向剑柄尾部,调动体内剩余的所有灵力,全力一击。

“啪”

玉童愣了,李长青也愣了。

李长青仰起头,右手轻拍额头,这都是什么呀。

玉童看着手中只剩半截的铁剑,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

  “大叔,你赔我的剑,这是我辛辛苦苦自己用阵法锻造的啊!”玉童心疼的摸着那把断了的铁剑,还捡起断了的部分,试着把铁剑重新接起来‘可怜的不行’。

  “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李长青不为所动。

玉童抬起头看着李长青,一大一小两人,大眼瞪小眼。

玉童委屈的不行,你让我刺的,剑断了你还不赔。

  “彩......”玉童还没喊出来,就被李长青给堵住了嘴。

李长青惊出了一身冷汗,朝茅屋的方向看了看,确定彩依没听到才长舒一口气,小声说道:“我赔,我赔,芝麻大点儿的事儿,就不用麻烦你彩姨了,你说是不是?”

玉童此时还被李长青捂着嘴,只得点了点头。

李长青松开玉童,随后右手一摊,手中便多了一把剑。

  李长青轻咳了几声,让自己尽量恢复之前的‘英姿’,说道:“这把剑,名为‘清风剑’,是我早年时的佩剑,你可要好好照顾它。”说完便将剑递给了玉童。

  玉童双手接过,剑的整体是青蓝色,在剑鞘的两边都刻的有字,一边是“长气神彩”一边是“青风有依”。

  玉童缓缓将剑拔出,迎面扑来一阵寒气。

  “好剑......”

  玉童挥了几下清风剑,他能感觉到空气都被切割开来。

“嘿嘿,谢谢大叔,我就知道大叔对我最好了。”玉童没皮没脸的笑着,但手上的动作却非常利索。清风剑入鞘、收进手环,行云流水,好像生怕李长青再反悔了。

“刚刚你的剑不能伤到我丝毫,这是为什么?”李长青问道。

“首先排除那什么‘灵铠’的可能,我觉得啊,是因为大叔你穿的衣服是灵器吧,毕竟我这极品法器铁剑也不会这个轻易的断掉。”玉童装傻的回答道。

李长青没有说话,对着玉童的后脑勺就是一个板栗,疼得玉童呲牙咧嘴眼泪都快出来了,蹲在地上疯狂的揉着自己的小脑袋。

  “起来,我现在给你演示一遍如何释放灵铠。先是集中精神,将灵力释放出体外,让灵力环绕在身体四周,然后使灵力之间互相感应,接下来将灵力吸附在皮肤表面,随后加大灵力释放,让灵力一点点的变厚。最后慢慢压缩灵力,这样灵铠的大致就成型了。压缩的越薄防御力越惊人,压缩到极致后连神识都无法察觉。”李长青说着,还用灵力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演示给玉童看。

  “这非常考验你对灵力的控制力、你的精神力、你体内灵力的浓度,你自己试一下。”李长青的灵铠消散开来,恢复了往日的书生气息。

  玉童将灵力释放出来,慢慢的控制灵力在身边环绕,可是不管玉童怎么努力都无法让灵力互相感应。玉童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于是将灵力收回体内后,并没有立即继续。而是进行冥想来让自己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去感受灵力之间若有若无的吸引力。

  一个时辰后,玉童再次释放灵力,让灵力围绕全身。灵力一点一点的聚集在一起,这次玉童能稍稍感应到体外灵力之间若有若无的引力了。玉童小心的将灵力吸附在皮肤的表面,但有些灵力还是不受控制的流失在天地之间,也有些则又被不自觉吸回了体内。进行到这一步玉童体内的灵力已经是所剩无几了。

  玉童重新将自己的灵力收回体内,总结两次修炼的得失,一步一步的慢慢来。

  李长青还是面无表情,在他看来如果天才不知道循序渐进,只知道一步登天,那这样的人绝不是天才而是蠢才。

  玉童盘再次坐下来开始冥想,吸收天地灵气,如今在丹田的灵气漩涡已经比一年前的要大上一倍了。灵气吸收的差不多之后,玉童再次开始修炼灵铠。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慢慢摸索,一次一次的练习......

  黄昏褪去,星空出现。

  玉童的灵铠也算是入门了,已经有了基本的形态。只要有了好的开头后面的一切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今天就到这里,去吃饭吧。”李长青说完,便朝茅屋的方向走去。玉童默默的跟在后面,但心思还是放在怎样能更好掌握灵铠上。

  吃过饭后,玉童再次躺在了茅屋顶上,仰望星空。

  玉童手指上掐算着八卦阵中的‘占星律’,这是阵法中的比较神秘的一种。

传说用‘占星律’布下的迷阵,能将上古魔神困入其中,也能让其永不见天日。‘占星律’就像这星空浩瀚壮观,却又不知道这星空的起点和终点,慢慢的迷失在这美丽的星河之中。

玉童现在才摸到‘占星律’的一些皮毛,或者说连皮毛都不算,但这一点点的‘皮毛’就让每日严肃的孔莫寻开心的不得了。

  不知过了多久,玉童静静的睡着了。这时,孔莫寻出现在了屋顶上,将手中的毯子,轻轻的盖在玉童的身上。

  清晨的太阳慢慢的露出地面,玉童睁开惺忪的眼睛,起身望着身后的森林,随后玉童纵身一跃跳下了房顶,跑到了药华的茅屋。

  早上跟药华学习炼丹,这是玉童每天上午的必修课。刚开始的玉童是很抗拒的,觉得学习炼丹没用处,甚至经常在药华炼丹的时候捣乱。但是,经过这一年的时间,玉童对医术看法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这一年里,玉童可以说是全身上下都受过伤,之前是大叔打着为自己锤炼筋骨的名号,疯狂揍自己根本不管自己的死活,现在这些天是在森林里各种灵兽咬。可无论玉童受再重的伤,只要到了药华的手上,第二天必定完全康复,没有一次例外。

现在,玉童对于炼丹可以说是有了极强的好奇心。

  上午炼丹,下午练剑,晚上阵法......

  匆匆一瞬,一个月后的清晨。

  “白磷草、龙须根、晨露、毒狼牙......”玉童在心底默念,按着顺序小心的将草药放入丹炉中。在炼丹过程中药材放入的先后顺序也是很有讲究的。

  玉童将药中的精华用灵火一点一点的提炼出来。

灵火,顾名思义就是用体内的灵气凝聚成的火焰,不过玉童听药华说过,也有在天地之间诞生的火焰。

上古时期,是炼丹与铸造的鼎盛时期,那时的天地圆满、灵气充足。现在早已灭绝的灵药,在那时都可轻易见到。但炼丹与铸造鼎盛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时有天火“鸿”的存在。

  ‘天地四火’,天之一火,地之三火,每一种火的威力都异常强大,据史料记载依托地之三火建造的城市是上古时期的三大圣城,而传说中的天之一火也只在上古末期的天庭之中出现过。

  这次,玉童对药材的提纯已经达到八成,这种速度让当年被称为绝世天才的药华都无比震惊。药材的提纯,提纯的浓度越高凝丹的成功率就越高,浓度还决定了丹药的品级。所以这个步骤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此时的玉童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但真正的成败才正式开始。

  ‘凝丹’,炼丹的最后阶段,成败在此一举。

  玉童卡在‘凝丹’这个地方已经半个月,从来没有成功过。玉童竭力的用灵力护着精华,让它们慢慢的靠拢,一点一点的凝聚。玉童现在已经开始喘着粗气,体内的灵力在药材提纯的时候消耗的太多了。玉童屏住呼吸,强行让自己的身体不再晃动,目不转睛的盯着丹炉。

  液体慢慢的靠拢,逐渐的形成一个液态的小圆球。

  “凝”玉童一声低吼。

  玉童猛地释放体内全部的灵力,灵火一瞬间增大了数倍。灵力的枯竭让玉童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

  “坚持,坚持,坚持......”玉童在心中默念,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终于,丹炉中传出药香,玉童知道丹成了。收起灵火,一颗金色的丹药出现在玉童的手中,玉童小心的将丹药放在玉盒中防止它的药性散失。

  玉童做完这一切后直接躺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实在是太累了,稍稍缓过来后对一旁的药华说道:“药老头,我真的练成了,真的,我会炼丹了。”

  玉童的脸上满喜悦,但因为消耗灵力过多,整个脸红的跟西红柿一样。药华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玉童,一直看,看的玉童都有些发毛了。

  “药老头,别在那儿犯傻了,我说我会炼丹了,‘白露丹’听过吗?药老头。”玉童稍稍恢复了一些,做起身来拿着玉盒在药华面前炫耀,药华缓过神来直接给了玉童一个爆栗,疼得玉童抱着头直跺脚。

  “臭老头,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玉童揉着头对药老骂道。

  “本神医会嫉妒你?‘白露丹’这种垃圾丹药,我多看一眼都是对我身份的侮辱。”药华不屑的看着玉童。

  “你就是嫉妒,你敢说你第一次练出丹药的时候是几岁吗?之前也不知道谁在那儿炫耀,说什么本大爷九岁便能炼制丹药,还厚着脸皮说自己是什么炼丹界的绝世天才呢。”玉童也不屑的看着药老,这一老一少的打闹着很是滑稽,也很是温馨。

  “谁说我不知道,奥,对了,我刚想起来,药园的一株‘灵月草’出了点问题我得去看看,今天看在我心情好的份上,你中午去森林里的时候,就不让你采药了,现在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说完药华就狂奔出了茅屋。

  其实说起嫉妒药华真的有点嫉妒的,但更多的是欣慰。

“耶!终于不用找草药了,这次我一定要走的更远一点,只要一点一点的找,最后我肯定能解开紫雾森林的秘密。既然爷爷、大叔、药老都不给我说,那我就自己去找。”药华算是成功的转移了玉童的注意力。

不用找草药对于玉童来说,真是天大的惊喜,因为药老每次让玉童采摘的都是万年以上的灵药,这些灵药的旁边都是有灵兽守护的。玉童每次采摘都要先跟灵兽进行一场恶战,所以忽然听到今天不用采药,玉童高兴的不得了,也就没有继续嘲笑药华。

玉童来到村口,将清风剑从手环中取出,深吸了一口气,踏出村子,没入了紫雾森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