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女主一对一教学 > 第083章 世子

第083章 世子


  当御膳房飘来异常的食物香味的时候,南城门外此时正有一行人快马加鞭地进入城门。

  “世子,我们是先回府还是先进宫面见皇上?”

  随在为首一匹枣红大马后方的护卫,在马蹄声中大声询问前方的俊美青年。

  “先面圣!皇上肯定等着咱们呢!”

  随着铿锵的话语飘扬在风里,一行人又已经往前驰去了很远。

  皇帝才把手头的折子批完,自己匆匆地进来了:“皇上,庆云侯世子回来了!”

  “哦?”

  皇帝闻言立刻站了起来:“他人在何处?”

  “就在宫门外!”

  “快传他进来!”

  皇帝边说边走到大殿中,不多时,先前跨着枣红马、风尘仆仆地进京的青年,正大步跨进殿门:“臣赵隅,参见皇上!”

  “快起来!”皇帝走上前,打量了他两眼之后道:“过来坐!”

  赵隅站起来,随着他进了西厢,随后将挎着的一个包袱解下来:“总算不辱使命,臣此次南下,把皇上交代的事情都办成了。”

  他把包袱解开,翻出一堆卷宗。

  皇帝随手拿起一本来看了看,又翻开另外一本。如此往复三四回,他说道:“这么说来受海运影响,南边一带的风气确实比中原开放。”

  “委实如此。”赵隅道。说完他又从包袱里翻出两本卷宗,“这是王爷亲笔记录的民风状况,还有一些关于各地学堂的情况。另外一本则是南边士族的大致情况。”

  皇帝也拿在手里翻了翻。然后问:“二哥还有别的什么交代吗?”

  “王爷就说,皇上想选拔寒门士子未必不可,他会帮留意形势。海运那边他会替皇上看着,不过各地巡盐御史还是会面临不少诱惑,请皇上务必加强这方面的监管。海运不能乱,一乱朝廷内也会跟着乱。”

  皇帝沉吟:“这么说来,巡盐御史这方面已经出现问题了。”

  赵隅点头认同。

  “舟车劳顿,也辛苦了。你先回府安顿,改日朕在寻你详聊。”

  赵隅谢恩。却道:“臣听说素姐儿上乾清宫当差来了?他在哪儿?臣想去瞧瞧她。”

  皇帝看了一眼殿门外抬着食盒鱼贯走进来的太监们,挑了挑眉说道:“现下,大约已经去禁卫署了吧?”

  ……

  赵素简直不想看见皇帝。

  按照平时御膳的标准,给他做了三荤三素,一汤一主食,交了给太监抬去乾清宫后,她就自行往禁卫署来。这里头全是好看的帅哥,对着他们可比对着万恶的资本家好多了!

  说起来这也是托了穿越的福,穿越前她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好运气,还能在帅哥扎堆的地方上班!

  “我回来啦!”

  进门之后,大伙都在吃饭。

  “快点过来坐!”

  裴湛他们跟她招手,赵素拿出自己的饭盒,拿了张凳子,坐过去。

  刚坐下拿起筷子,出去巡防的侍卫也回来了。忽然有人道:“先前我放在这儿的凳子呢?谁坐了?”

  大伙纷纷扭头。只见说话的是梁瑛,而他手指的地方,正好是赵素方才拿凳子的地方。

  这么看起来应该是赵素拿走了他的凳子。

  其实这凳子也是禁卫署的凳子,不是他私人的凳子。所以赵素也就没让起来,只说道:“不好意思,门下那张凳子是我拿了在坐,等吃完饭我立刻就放回去。”

  梁瑛立刻往这边看了一眼,脸色拉下来。

  裴湛忍不住说道:“旁边凳子多的是,你再拖一条出来不就行了?”

  梁瑛瞪他:“这条凳子就是我拿出来的,凭什么我拿出来的她给坐了,还得我再去拿一条?”

  说到这儿的时候梁瑛的声音已经有点高了,赵素虽然觉得为了一条凳子不至于,但是他都起高腔了,那就息事宁人呗!她站起来:“行了,我自己去拿吧。”

  裴湛倒是抢先站了起来:“凳子都是公中的,什么时候成了谁拿的凳子便属谁的规矩?就算是有这个规矩,话不能好好说?要是摆明了想挑事,那咱们也不怕事!”

  赵素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起争执,她可以不在乎梁瑛,裴湛他们不能不在乎吧?他爹裴将军在梁瑛爹面前还得拱手失礼呢!

  “算了裴湛,就是张凳子的事儿,没必要!”

  说完她就噔噔噔地出门找凳子。

  其实她也觉得梁瑛这个态度有点奇怪,按理说就算是瞧不起她不学无术,也没必要处处针对吧?这么看着,倒好像是自己得罪了他似的。

  但是不管了,她就不该偷懒拿这张凳子。

  “上哪去?”

  刚跨出门槛迎面就遇上一个人。

  赵素抬头,随后就张大了嘴巴,面前站着个跟庆云侯有七八分相似的男子,眉目含霜,扫视着她,然后又冷飕飕地扫视着她身后的一群人。

  “世子?!”

  众侍卫纷纷地拱手见礼。方才还倨傲无礼的梁瑛,这时候也收敛了形色,默默抱了个拳。

  “哥……哥?”

  赵素哑巴了!这是她哥!她亲哥!他居然追到禁卫署来了!

  赵隅垂眼道:“一阵子没见,看到我都学起鸡打鸣来了?”

  神特么鸡打鸣!

  她那是因为惊讶,声带失控了好不好!

  知道他这两天会回来,但不知道他会到禁卫署来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说完这两个字赵隅就抬起头,“大家很热闹嘛,我好像听到你们在说什么凳子,什么凳子?”

  裴湛扭头看向梁瑛。

  梁瑛垂首,没有说话。

  “没有什么事,我们就讨论一下什么凳子好坐。”赵素打圆场,一看在场这些人都有些怕赵隅,她可不想仗势欺人。

  “是么?”赵隅看了她一眼。“那到底什么凳子比较好坐?”

  赵素搔了搔头。

  赵隅收回目光,然后就跟大伙扯嘴笑了笑:“我这妹子稀罕,我们整个庆云侯府才这么一个小姐,在家里我和家父都不舍得大声跟她说话,在这里,公务上做的不好,你们只管禀报皇上,千万不要客气。

  “但公务以外的地方若是有什么不周到,那就只能请大家多担待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