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为祖国的复兴而奋斗[快穿] > 八零好媳妇11

八零好媳妇11


此时的媒体反应也很有意思。

电视节目上,西装革履的教授表示停市保护了港城金融,呼吁大众要相信当局,要对市场充满信心。

三流小报里,登的却是小市民在街边痛哭流涕,夫妻互相埋怨对骂,老太太自扇耳光悔不当初。

全球股市的下跌并不会因为港城的暂停而有所缓和,反倒越跌越汹。股民们每天看着晚间新闻,心焦不已,却又无能为力。

周一,港城股市终于重开。

机构们挤压了多日的卖盘在这一天集中爆发,开始后仅15分钟,港指就下跌了650多点。——1

周晴在电话亭里,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交易所的电话,但一直都没有接通。

交易所的电话早已经被打爆了!

如果说上一周的股市还只是山洪,那今天上午则是海啸,惊天巨浪下,无人生还。

所有人都在拼命抛售手里的股票,每耽误一分钟,就会损失一套房子。

周晴的额头开始冒汗,惊恐和无助让她的手开始发抖发颤。

到中午收盘,港指已经下跌815点。

这样的震荡,如同夹杂着惊雷的乌云,令人恐惧,令人生畏。

若能自此收手也好。

可中午财经节目的一则消息,却令众人信心重拾。

十二点,港城首富徐先生登报,宣称自己已得到当局批准,将会用5亿港币回购集团股票。

这则信息一出,各大媒体纷纷转载,将其视为提振市场的兴奋剂。

周晴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沈熠却没有这么乐观,“周晴,你下午请假去交易所吧,开盘就卖,不要观望。我感觉形式会越来越严峻。”

按照目前的反应看,这个时空和她原本时空的走向高度相似,87年的股灾,是全球性的,势不可挡。

一切救市行为都好比螳臂当车,或者说是饮鸩止渴,自欺欺人。

甚至可以说,正是这些不负责任的媒体鼓吹,对市场盲目乐观的渲染,引导着不明真相的股民,逐渐靠近悬崖边缘。

周晴有些犹豫,“应该会涨点吧。”

沈熠掰正她的身子,正对着问她,“应该?那如果下午再继续跌怎么办?

再这样下去,你亏损的钱将会比你的本金还多,还有高额利息。你用什么去还?”

周晴哆嗦了一下,茫然的看着沈熠,是啊,她用什么去还?

如果真的还不了,那就只能……她望着远处的高楼,陷入了沉思。

沈熠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心头大颤。

下午,周晴请了假去交易所,沈熠在自习课上写文。

并不是之前筹划的仙侠小说,而是一篇穿越文。

她打算用小说的手法,从一个未来人的角度做一些提醒。

《香江文学报》原本是港城有名的报刊,以刊登小说为主。

但自从几位作家联合创办报纸以后,对方凭借优质的内容和强大的号召力,迅速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读者市场。

此后,《香江文学报》难以望其项背,越发败落。

早会只有两个编辑参与,主编何先生,和一个助理编辑。

散会前,主编叮嘱助理:“你去信箱整理一下,看看有没有新的投稿。如果再没有的话,我们可能就得向中小学生们征文了。”

玩笑背后是缺稿的无奈,为了保证不开天窗,他和助理身兼好几个笔名。

十分钟后,助理拿着一封信兴奋的闯进办公室。

“主编,主编!有稿了!”

“我发现了一篇非常好的小说…”

“是吗,讲什么的?”

“炒股的!”

何先生脸上的喜色一下子消退,这些天股市阴影重重,深受其害的人数不胜数,向电视报社哭诉的人如过江之鲫。

“这是社会新闻,不是我们的版块。”

助理连忙否认,“不是的,何主编。这是一篇主角从未来回到现在的故事,真的超级好看!如果错过了,将来您一定会后悔的。”

何主编戴上眼镜,半信半疑的拆开了信封。

“《从2020回来后,我在港城当股神》,这是文名?很粗陋啊,一点文学涵养都没有。”

助理依旧维持着兴奋状态,“是有点浅陋,可它很直白啊,也很容易激起人的好奇心,不是吗?难道主编您不想知道下一届世界杯的冠军是谁?不想知道明天的彩票中奖号码?”

何主编点头,“的确,即使知道是假的,但依然好奇。”

他开始阅读正文。

| 2020年,七月,华国鹏城大学。

放假的第一天,就是个高温日。

太阳彷佛要把大地烤融,谁都没有出去玩耍的念头,宁可在宿舍里宅着。

毕竟屋里有二十四小时开着的空调,饿了有外卖,还能打游戏看电影,简直神仙日子。

九点半,陈子轩从梦中醒来。

探头一看,底下三位室友都醒了,各自坐在自己的电脑面前,屏幕上是lol的界面,打得火热。

看了眼时间,才开赛二十分钟,这局结束还早呢。

他把自己的电脑打开,登入游戏界面,同室友们招呼,“兄弟们,下一把带我。”

说完,他打开手机外卖软件,点了一份肯德基。

“炸鸡配可乐,完美。”

配送还要三十分钟才到,他去卫生间洗漱,出来后开了一瓶酸奶,慢悠悠的拿起手机,点进了微博。

热搜第一依旧是美丽国的竞选,【前任总统落泪:建国他辜负了美丽国人民】。

不用点进去,陈子轩就能猜到里面是什么内容,过气流量澳先生为即将参加竞选的拜先生宣传拉票,顺便踩一下在任的建国。

他还是点进去了,评论区里都是是“哈哈哈”“妇联开始了(狗头)”,他把“我支持建国老师”之类的评论都点了一个赞。

两个八十岁的老头还在为了竞争一份工作,连夜奔走开演唱会,真是够拼的。|

何主编震惊的张大嘴,一口气喝完整杯水。

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大啊,居然敢公然嘲讽美丽国的大选。还八十多岁的老头子,美丽国怎么可能落到那个地步。

吐槽归吐槽,但不可否认,很有新意。

他继续看下去。

| 陈子轩漫不经心嘻的往下划,第二个热搜是【华国援助巴国高铁通车】。

视频中,华国高铁在南亚大地上疾驰,翻山越岭畅行无止;车厢内,肤色各异的两国人望着窗外的美景,露出了同样的笑容。

这高铁,是两国友谊的见证,是华国领先世界的智慧象征。

陈子轩心中自豪无比,将评论区的热评挨个点赞。

他还留下了自己的评论,“华国高铁yyds”。

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心虚,华国高铁真的牛逼啊,从沪城到苏城,坐高铁只要半个多小时。坐飞机都得候机两小时呢。

第三个热搜是【春城八零扶贫书记头发全白】,正要看下去,手机铃声响了。

“同学,你的外卖到了。”

“好,我马上就来。”

陈子轩穿上拖鞋飞奔出去。

但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往走廊里丢了块西瓜皮,他一脚踩下去,后脑勺亲密的和地板接吻。

他一下晕死过去。

陈子轩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坐在一个装修老旧的格子间里,面前是早已经淘汰了的台式机,灰白的外壳,还有个厚厚的屁股,跟他之前的超薄本完全不一样。

他瞥见电脑右下角的时间,“1985/7/1, 10:30/周一”。

是七一没错,但是为什么少了几个零?他揉了揉眼睛,脸几乎贴到屏幕前,“1985……”

这……这真的是1985年!

天呐,他居然穿越回去了! |

何主编点点头,“原来这叫穿越啊,有点意思。”

“这作者想象力很丰富啊,手机居然能看报纸,还能点外卖,这比电脑还厉害。”

“宿舍人人一头电脑,这作者家里是挖到金矿了吗,居然做这样的梦。”

他觉得这小说里处处都有逻辑漏洞,但偏偏有一种该死的诱惑力,他更希望主角不要穿越回去,就留在那边。

他很好奇那个叫“热搜”的东西,里面还有多少有趣的信息。

他又翻了一页往下看。

|……陈子轩决定干票大的。

他把房子卖了,加上多年的积蓄,一起投入了股市。

现在才一千三百点,太便宜了,他兴奋的买了十万股。

他搬进了公司的宿舍,包吃包住,周末就去附近的大学蹭讲座,过得清贫又充实。

1986年9月,港指跃升到2000多点。

同事西蒙打趣他,“陈,你发财了!快卖了吧,请我吃一顿大餐。”

陈子轩笑着拒绝了,“不,以后还会涨的。”

同事们都不信,笃定他以后会后悔。

1987年6月,港指涨到3100多点。

陈子轩买的股票涨了四倍,他的身价已经超过了公司老板。

同事们犹豫着,是否要加入,又担心跌回去。

是啊,这股价实在太高了。

1987年10月,港指涨到3943点!

陈子轩的股票涨到了五十多块,比最开始的价格高了十倍!拉开k线走势图,彷佛一条直线。

这样的火热,让人们躁动不已,财富的气息顺着江风吹进千家万户。

在一片抢购的热潮中,陈子轩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选择,他卖掉了全部的股票。

西蒙非常吃惊,“陈,你怎么突然全部卖掉!你傻了吗?”

“再等几个月,你就会爬上富豪排行榜。”

陈子轩摇头,“不会再涨了。”

“怎么可能?陈,你真是个胆小鬼。”

西蒙学着陈子轩,变卖了房子,将资金全部投入了股市。

但形势急转直下。

1987年10月21日,港指大跌,联交所紧急召开会议,宣布停市四天。

1987,10月26日,股市重新开盘,港指继续大跌。

10月27日,横盘震荡。

10月28日,华国银行加入港城银行的救市计划,在原有的33亿救市基金基础上,决定追加十亿港币救市。 |

看到这,何主编觉得很是诡异。

还没有交易所的内陆,会来拯救港城股市吗?

今天是27日,明天就是28日了,要不看看?

等等,他怎么还去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这不是一篇小说吗?

小说里的事情,怎么能当真呢。

尽管这样想,但这个“华国银行救港市”的念头还是在他的心中扎根了,对明天充满了期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