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1980小人物 > 第549章 叶家出事了

第549章 叶家出事了


  林平回到了家,但是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热闹的场面。
  虽然现在的林家势力越来越大,可也正是因为如此,家里面所有人都忙碌的要死。
  而且每一个人都处在最关键的岗位上,大年三十的年夜饭,林老爷子居然晚上10点多才赶了回来。
  今年这个年,是林家有史以来第1次如此的人员不齐整。
  儿子辈的几个人都没有回来, 在港城的早就打电话说不回来。
  在京城电子厂值班的抽不开身,老爷子一把手离开了工厂,可是自己的儿子还在工厂里值班。
  10万人的超级工厂,大年初一都不放假,这在整个国家的历史上也是极为罕见。
  由于林平在第1次跟电子厂合作的时候,签署的合作备忘录中规定, 逢年过节三倍工资。
  此时此刻干一天,顶平日里的三天。
  而整个过年假期一共有10天,这就相当于干10天的活, 领一个月的工资。
  对于漂泊在京城的外地人来说,过这个年可有可无。
  父母跟儿女不在身边,顶多也就是夫妻二人守在宿舍里吃一顿自己做的饭菜。
  不过严格说起来,今天食堂的饭菜更为丰盛。
  只有本地人才会想要回家陪父母吃顿饭。
  如今的电子厂整整10万人,本地人连2万都不到。
  其他的8万余人全都来自于全国各地。
  眼看着10天的工资,能顶上平日里一个月的收入。
  对于这8万外地人来说,他们可不情愿在这个时候放假。
  于是,在一个又一个车间职工的请缨之下,即便大年三十依旧选择通宵达旦的工作。
  也正是因为有8万职工奋斗在工厂的一线。
  虽然老爷子不用值班,可是这么大个厂总要有高层值守。
  而林平的父母,因为火箭回收问题,正在全力攻关技术难题。
  此时干脆也放弃回家过年。
  毕竟,差一丁点儿就成功的事情。
  对于所有的技术工程师来说,眼睁睁看着就差那么一丝一毫。
  大家的内心像百爪挠心一样煎熬。
  如果不能把这一丝一毫的错漏补上,这些人哪里有心情过年。
  绝大多数的技术工程师都放弃了回家过年,每个人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作为投资人的父母,干脆也放弃了回到京城。
  相比回家过年短暂的享受几天假期。
  显然是搞定这枚火箭更让人有成就感,而且这也是送给林平最好的过年礼物。
  奶奶看着一桌子饭菜, 却没几个人动筷子,心中又开心又失落。
  奶奶当然明白,现在的林家是什么样的地位?
  尤其是对于电子厂来说,林家祖孙三人,居然可以影响10万职工,而这10万职工的背后,最少代表着7万个家庭。
  然而这还是特别直接的电子厂,如果放到整个产业链,林家对于整个产业链的贡献无与伦比。
  今年这个年,有上百万的家庭过得红红火火。
  还不是因为大家今年挣了高工资,家家户户手上有足够的钱去消费。
  无论是上了年纪的父母,还是正在上学的孩子。
  哪怕是最调皮捣蛋的年龄,每个人都是崭新的一身新衣服。
  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孩子们顶多也就穿上一件崭新的上衣外套。
  而一旦有新衣服之后,父母严格把关,绝对不让孩子玩鞭炮。
  如果鞭炮不小心,把刚买的衣服损毁。
  等着这位小朋友的下场, 一定是父母的联合双打。
  然而到了今年,家里所拥有的财富, 比往年提升的数倍不止。
  甚至电子厂的这些员工家庭,家里的财富提高了上百倍。
  此时此刻就是孩子不小心燃放鞭炮的时候,把崭新的衣服损毁,家长顶多也就是小小的惩戒一下。
  不会再像往年一样,看着破损的衣服发自内心的感到生气愤怒。
  终归是金钱,让一个家庭更加的和睦。
  物质上更加充沛之后,对精神上的追求自然也开始了提升。
  很多职工家庭,几天之前就已经买好了电影院的电影票。
  而且一买就是整整4套。
  在这个娱乐匮乏的年代中,过年期间能够看一场电影,甚至是看4场电影,这对于很多家庭都是难得的休闲与放松。
  就连林平的家里,奶奶看着儿孙们都在外忙碌。
  居然也亲自掏钱,买了整整两百多套票。
  奶奶想要请胡同里的邻居们,一起走进电影院去看一场电影。
  往年这个时候,逢年过节都是工厂财务的支出。
  财务上购买电影票,然后发放给那些优秀员工家庭。
  又或者是那些青年骨干职工。
  目的就是为了让这些家庭更加的和睦,而让那些年轻骨干的职工有机会跟异性看一场电影,相互增进之间的感情。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这条胡同之中,绝大多数都是电子厂的职工。
  而现在的电子厂根本没有这项福利支出。
  当大家每个月工资至少能挣1000块的时候。
  一张电影票也仅仅是5分钱而已,面对着5分钱的电影票,厂里面果断拒绝了再做冤大头。
  一个月挣着最少1000块钱的工资,如果连5分钱的电影都舍不得去看,恐怕上到父母,下到儿女都会在背后大骂自己的家人吝啬。
  “晚秋那孩子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虽然奶奶还是有些介意林平的选择,现在随着林平的生意越做越大,奶奶知道自己的话,已经管不了这些儿孙。
  现在最主要的是想要看到第4代人,如果赵晚秋能在过年这样喜庆的氛围之下说出自己怀孕了。
  对于整个林家来说,即便是花上百万买些烟花也不觉得肉疼。
  可眼下的问题是,这种场面注定不会发生。
  而且就连赵晚秋本人居然也没有回来过年。
  奶奶上了年纪,有没有正事可做?
  此时也就是一些胡思乱想而已。
  奶奶觉得可能是自己以前对赵晚秋的态度,让赵晚秋感觉不到这个家的温暖。
  于是过年这么重要的日子,居然也没有选择跟林平一起回来。
  “港城那边也有很多事需要她盯着,我现在的生意做的这么大。
  动不动就是几千万上亿,如果全盘都交给外人,我有些不放心。
  赵晚秋在那边帮我盯着,我现在才能感觉到踏实。”林平怕奶奶多想,不过现在说出口的话也是实话,并没有打算用谎言应付一切。
  “小叶回来了,她怎么也不来家里吃饭?”奶奶上一秒还在想念赵晚秋,然而在下一秒,突然间又说出了叶文竹。
  “叶文竹回来了?她怎么没有通知我呢?”此时的林平还以为叶文竹守在大洋彼岸盯着那官司的进程。
  对于这样的专利案件来说,动则就是两三年甚至更久。
  虽然不可能天天开庭,但是留在当地学习一下以前的案件跟律法,甚至学习一下当地的语言,也非常有必要。
  虽然叶文竹的英文不错,可是那也是在国人听起来感觉不错而已。
  具体到跟外国人用专业的法律名词去讨论问题的时候,这个时候语言上的障碍才会真正的凸显出来。
  毕竟对于国内学英语的环境来说,很多专业的词汇并不涉及。
  更不要说在法律面前,一个词汇的不标准,很可能会输掉一场官司。
  文字游戏对于律法来说,永远都无法避免。
  “她妈妈病了,有段时间还挺严重的。
  虽然没有到那种生离死别的地步,但是也遭了不少的罪。
  现在家里知道你跟她的关系,而你又不在京城。
  我跟你爷爷亲自到医院探望过两次。
  现在你爷爷在京城的影响力非同一般,他亲自到场也算是弥补了你没有去看望的失礼。”奶奶娓娓道来一件让林平感到震惊的事情。
  叶文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自己一点风声都不知道呢?
  “那她母亲现在出院了吗?在哪家医院?要不我现在过去看看。”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自然是要登门拜访,前去探望一番。
  “现在已经没事了,甚至都已经回到家里静养。
  你要是想去的话,待会儿让他们开车把你送过去。
  奶奶跟小叶这丫头聊过很多,奶奶从跟她聊天的对话中,也了解了一些东西。
  小叶从国外飞回来的时候,是在港城落的脚。
  好像是她知道了什么,于是在港城没有跟你打招呼,就又飞回了京城。
  纸是包不住火的,你小子呀!
  小时候就净给惹事儿,如今长大了也不让人省心。
  今天你要是见到了小叶,可不能在她气头上顶撞她。
  这孩子受了委屈,心里有火肯定要发出来的。
  要是,要是这孩子从此跟你断了来往。
  别难为人家,好聚好散,千万别欺负她。
  现在不是旧社会了,即便咱家现在有钱,也不搞旧社会的那一套。
  这两个女孩子奶奶都很喜欢,你选择任何一个奶奶都替你们开心。”奶奶,直到今时今日,彻彻底底的接受了任何一个孙媳妇儿。
  无论是哪一个为林家传宗接代,林家都应该好好的感谢人家。
  如今,叶文竹知道他母亲重病的时候一定受到了惊吓。
  而带着这份惊吓回国,想要找林平给份安慰的时候。
  不但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安慰与关怀,反而在林平那里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事情。
  惊吓加上心中的委屈,一定是生生的折磨了叶文竹好长时间。
  母亲正在重病,自然也无人可以诉说。
  甚至都没敢把这件事跟家里任何一个人提起。
  如今,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是要挽留,是要补偿,都应该痛痛快快的解决。
  如果叶文竹不打算跟林平继续交往下去,那林平应该给人家一点像样的补偿。
  这一份补偿并不是单纯的给钱,伤了人家那么深,是应该要给出一点赔礼道歉的态度。
  如果想要挽留,那也应该在合情合理的范围之内。
  而不是撒泼打滚,地皮无赖似的强行挽留。
  更不应该仗着今世今日林家的社会地位,对一个女孩子说一些威胁的话。
  当天晚上,时间都已经快要凌晨1点。
  林平才来到叶文竹的家里。
  此时小区之中,很多孩子跑来跑去,注定了今夜是一个无眠之夜!
  虽然很多人家都是灯火通明,可是绝大多数人都已经睡下。
  叶文竹家自然也不例外。
  毕竟叶文竹的母亲生了重病,虽然脱离了危险,病情也逐渐转好,甚至出院回家调养。
  可毕竟是个病号,全家人早早的就劝说母亲睡下。
  叶文竹熬过了12点,看到了街坊邻里各种烟花之后,也选择上床休息。
  只是此时此刻的她,在大年三十这一个预示着全家团圆的夜晚,她的脑子里怎么可能不浮现林平的身影。
  而这一想,注定了是一个失眠的夜晚。
  只不过就在叶文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默默的看着手中一份杂志的时候。
  家里的房门突然间被人敲响。
  叶文竹还没有来得及下地,弟弟已经早她一步开了门。
  “啊...姐夫!
  姐,姐...你快看谁来了。”弟弟看到林平之后,那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
  当初正是因为他的建议,父母二人去故宫一路打听,才最终同意了姐姐和林平的交往。
  只是全家人都没有想到。
  本以为如此年轻的教授就已经是惊喜。
  可万万没想到,惊喜是一波接着一波。
  林家的势力越来越大,林平也是越来越有出息,甚至成为了国际上都知名的大资本家。
  家里有这样一个女婿,任何一个家庭成员都恨不得每天把林平挂在嘴边。
  甚至母亲病了这段时间,原本大家还在抱怨,为什么林平没有回来探望的时候。
  林老爷子作为10万人的大厂长,居然来了两次。
  而且每一次都带了很多很多的东西,母亲也受到了医院里的特殊照顾。
  甚至很多知名的专家也都被请了过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叶家人才没有过多的追究。
  毕竟叶家人也明事理,知道林平一个人承担着上千万家庭的生计。
  再加上听到叶文竹说起大洋彼岸的诉讼官司,明白在国际市场上做生意,那可是如履薄冰,处处都是惊险。
  稍微不注意,很可能一个价值几十亿美金的大公司说倒就倒了。
  前年还风风光光的雅达利游戏公司,转眼之间让林平搞得过灰头土脸。
  也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些东西,对于林平没能出现,大家也算是心理上可以接受。
  而如今,虽说已经过了12点,终归还是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