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1980小人物 > 第550章 猪跟白菜

第550章 猪跟白菜


  叶文竹没想到这个时候林平会来。
  他不应该是正在林家,享受全家人的关心,同时还享受着那位赵晚秋的温柔吗?
  为什么大年三十晚上,不好好陪自己家人跟女朋友,却跑到自己这里。
  难不成...
  难不成,林平看着赵晚秋睡下了,于是偷偷跑到了自己这里?
  叶文竹心中有太多的委屈, 可是这委屈却没办法当着家人的面说出来。
  “小林回来了啦!你爷爷不是说,你今年有可能不会回来吗?”叶文竹的父母也赶紧起了床。
  只不过,只是叶文竹的老爸起床。
  她的妈妈只是依靠在床头,十分欢喜的打量着眼前的姑爷。
  自己这闺女,这一年可以大有出息。
  不但去了港城半工半读,甚至还跑到了大洋的另一头,帮人家打官司去了。
  想想都感觉到身轻气爽,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闺女, 居然能跑到大洋另一头,去跟那些大鼻子老外打官司。
  这种神气的事情,整个家属院,谁家孩子有这样的本事?
  这一次自己生病,整个单位,整个家属院,哪个不是赶紧前来探望一番。
  平日里那些亲戚,虽然说话的时候也是客客气气,不过聪明人一眼就能看出,那只是假客气罢了。
  然而现在却不同,自从自己家闺女跟林平好上之后。
  那亲戚见了面,那一个不是上赶着巴结。
  虽说自己家里人,也不是那种小人得志后,恨不得鼻孔都要朝天。
  但是突然被亲戚们特别友好的对待,这种感觉还真的让人苏爽。
  不过,叶文竹的父母也没有忘记,这一切都是林平带来的功劳。
  如今, 最大的功臣上门, 虽然时间点上有点不太好。
  哪有拜年, 赶着大半夜上门的。
  应该是大白天,开着小轿车。
  最好有一个车队,前面还有当兵的开车清路。
  那样才显得更加的威风,那样才让人觉得这姑爷可真了不起。
  这大半夜的上门,多多少少有点锦衣夜行的感觉。
  里里外外透露着那么一丝憋屈。
  这亲戚们要是问起来,也就是林平这种级别的还好说。
  要是换一个姑爷,估计亲戚会说,这姑爷是没脸见人,不好意思上门来。
  也就是林平,身份地位刚刚好。
  这种动不动就做上亿,而且还是美金的大资本家。
  那时间可保贵的很,能回家过个年,连他爷爷都说不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来了总比没来要好的多。
  “小林你吃饭了没呀!文文,快给小林把饺子跟菜热一热。”叶文竹的父母赶紧大声呼喊着叶文竹,示意让她给林平做点饭吃。
  此时的林平,已经吃过了饭。
  不过,看着叶文竹看向自己时的眼神, 林平赶紧说道:“我刚刚坐专机回来, 这...”
  这话都说的这么明显,没必要非要说自己没吃饭。
  叶文竹的父母听到这话,哪里还不明白。
  “饿肚子好呀!至少说明一下飞机,家都没有回,便来找咱们家文文来了。”叶文竹母亲小声的对着老公说道。
  “哎,就是空着个手...”叶文竹老爸看着两手空空,心中有点小小的埋怨。
  哪有上家拜年,空着手来的道理。
  而且还是一个大资本家,这真的是说不过去,太说不过去了。
  “死相...你就不能把眼光放长远点?
  别因为急这几个三瓜两枣的,让别人看不起。
  最后弄的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再说了,咱们家差这点东西吗?
  最近我生病这些天,娘家的亲戚,还是你家这边的亲戚,来来往往去的可不少。
  带的东西也是足够的多,现在家里还有满满的大半个屋。
  甚至林家老爷子带来的东西,听儿子说212都装不下。”叶文竹的老妈,现在眼光早就不一样了。
  这要是放在两年前,假如那个时候闺女要嫁人了。
  姑爷要是这样偷偷摸摸,甚至还抠抠搜搜。
  那这婚事,铁定的要完蛋。
  可现在不同,林平别说是手指缝漏一点,就是掉一粒沙子,那也足够叶家人十辈子吃不清喝不完。
  而且小叶一但跟林平结了婚,那以后两个人就是夫妻。
  林平的东西,自然也就是小叶的东西。
  到时候还有什么好争的呢?
  自己家这儿子,怎么着也应该弄个厂长当当吧!
  林家老爷子管着一个十万人的大工厂,自己家这儿子,管理一个上千人的小厂总可以吧!
  此时,就在叶文竹父母躲在卧室说话的时候。
  被喊起来的叶文竹,默默的在厨房给林平做着饭。
  “今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就把小林留下来住一天吧!”听着厨房的动静,叶文竹老妈说道。
  “行,我跟儿子说一声,让他把房间收拾一下。”叶文竹老爸听从老婆的命令,转头想要让儿子跟林平一个房间。
  看着自己老公要离开房间,叶文竹老妈直接低声喊道:“你干什么呀?给我回来...”
  “我让儿子去收拾一下屋子,顺便准备一套新的被子。“叶文竹老爸呆板的说道。
  “小林今天晚上睡小叶那屋。”叶文竹老妈没好气的说道。
  然而一听这话,叶文竹老爸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
  “开什么玩笑,他们又没有领证,怎么能住一块呢?
  我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能让自己闺女做这种事呢?
  真的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听到自己老婆没了底线,当老公的马上义正言辞的教训道。
  然而听着老公这番大道理,叶文竹的母亲却不以为意的说道:“你就装,关起门来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可装的?
  你心里边比谁不清楚,这两个孩子在港城的时候肯定早就住一块了。
  当年我没跟你结婚的时候,咱们两个还没有领证的时候,你不也一样猴急猴急的。
  现在看到自己姑爷要跟你家闺女过日子了,你心里边可不情愿了是不是?
  当初你是怎么哄骗我的?我父母当年就不愿意让我嫁给你,我还不是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你,还给你生了一对儿女。
  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
  两个孩子出门在外,就算住到一块儿,相互有个照应不也挺好。
  不过今天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儿。
  咱们家闺女一直在大洋彼岸,林平这可是一直在港城。
  假如你是林平的话,手中掌握着天大的财富。
  自己对象又没在身边,港城又是一个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
  作为男人,你就一点其他心思都没有吗?
  就算林平是个好孩子。
  你想想看港城那是什么地方,为了钱,很多人都是不择手段。
  那些个女的们要是能把林平哄骗回家,我都不敢想后面会发生什么。”叶文竹的老妈真的是非常的担忧。
  自己这原生家庭没什么特别的优势,林平现在的社会地位跟身家财产,自己家女儿说是高攀一点都不为过。
  说起了年轻时候的事。
  叶文竹的老爸瞬间仿佛年轻了很多岁。
  当年自己也是帅小伙一个,十里八乡虽然不是特别有名的小伙子。
  但也算是相貌出众,仪表堂堂。
  再加上工作不错,身边也有很多亲戚朋友给自己介绍对象。
  那个时候一门心思相中了叶文竹的母亲。
  能想到的招数都用到了,死缠烂打最为好用。
  甚至,说起来一起住这件事。
  两个人没有结婚之前,其实就已经有了叶文竹。
  二人当时也算是奉子成婚,在那个年代极为罕见。
  在当年那个大环境下,男生女生之间,如果在私下里拉个手都会出大问题。
  不过在那个年代,各个工厂,各个单位会组织各种各样的舞会。
  私下里不容许大家频繁的接触。
  单位组织的活动,大家抱在一起跳舞都没有任何问题。
  想起当年把叶文竹的母亲拿下,恍惚之间,如昨日发生的一般。
  不得不感慨,年轻是真的好。
  而现在儿女双全,人也到了中年。
  好汉不提当年勇,更不能提当年自己骗了别人家闺女。
  现在难不成这是所谓的报应吗?
  终于轮到别人家小伙子来自己这里抢闺女来了。
  只是这小伙的实力太过强大了一些,强大到自己这个准岳父没有一点威望。
  就连自己媳妇儿重病,差点没挺过来,这么大的事儿。
  小姑爷最终都没有露面,可是自己又不能说些什么。
  古人都说忠义难两全。
  自己倒是可以找一个非常孝顺,呼之即来,喝之即去的小伙子。
  可是对于这样的普通人,叶家这个家庭早已经看不上眼。
  现在攀上的这门亲事,对整个家族来说人人脸上都有巨大的光芒。
  每个人都感觉自己会从这门亲事中获得一定的好处。
  哪怕嫁出去的女儿并不是自己的亲闺女。
  可是只要自己姓叶,终有一天,会从这门亲事中分得一杯羹。
  也正是看到了巨大的潜力,以及未来无限的美好。
  只要是姓叶的家人,每个人都巴不得二人早点成婚。
  甚至今天晚上的年夜饭,虽然林平没有出现,没有来得及吃上这顿饭。
  但是整个饭局上全都是林平的话题。
  本来华夏的男人就喜欢谈论国家大事,几杯酒下肚之后,天南地北,国际风云,甚至有人还聊到了神仙妖怪。
  在这种畅所欲言的环境中,大家仿佛变得比林平更加的专业,有一番长辈指点晚辈,如何做江山的感觉。
  不过,就在这种高谈阔论之中。
  因为一个5分钱的东西,全场话题瞬间转变。
  甚至当大家知道全国的电影院都被林平买下的时候,有人开始嚷嚷着让林平请大家看电影。
  5分钱一张电影票的年代,这些亲戚们都想要占个便宜。
  觉得林平自己的产业,大家未来都是亲戚,这要是花钱去看电影,会感觉到浑身上下不自在。
  这里外里透露着一股子陌生感,仿佛大家的亲戚属性,一点作用都没有。
  眼看所有人嚷嚷着要看电影,无奈之下叶文竹只好自己掏了腰包。
  叶文竹不但自己掏了腰包,还给所有上门拜年的孩子们,每人发了10块钱的红包。
  在绝大多数普通人,工资还停留在三四十块的年代中。
  叶文竹10块钱的红包,已经足够让所有人侧目。
  然而即便如此,亲戚们仍不知道满足。
  甚至饭局最后的时候,居然一副长辈的口吻,说起林平太不懂事儿。
  之前有公司国际间的大贸易大事件,不能回国看望重病的丈母娘,大家也就算忍了下。
  可是大过年的情况下,全国上下都在放假,难不成他姓林的过年都不回家。
  也正是这样的想法,再加上很多人喝了酒,在酒精的作用之下。
  有些人想要摆摆自己的位置。
  在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之中,不管你现在身居何位,手中有多么大的权柄。
  回到家族之中,该是什么辈分就是什么辈分。
  华夏几千年最讲究的是孝道。
  而这孝道就是长幼有序。
  就算林平现在是全国最大的资本家,甚至在世界上都排上了名号。
  只要娶了叶文竹,还不是乖乖的喊,自己一声三叔三婶。
  然而看着这些人的嘴脸,在听着这些人的话语。
  本身叶文竹心中就有气说不得。
  在林平那里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不能跟家人透露一丁点的内容。
  如今林平不在场,所有的亲戚说这种话无非是说给自己听罢了。
  几种情绪交织之下,叶文竹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而叶文竹的父母观察到这一点后,也赶忙言语上点醒这些满口胡言乱语的亲戚。
  然而即便如此,吃完饭后叶文竹并没有送这些亲戚们下楼。
  看着自己闺女生了闷气,叶文竹的父母本想说和几句。
  可是女儿直接锁了房门,表示要休息。
  做家长的,对于这种事也有些无能为力。
  如果家长一方强势也就罢了。
  现在的情况是当姑爷的太过于强势。
  就连亲戚们在喝了酒的情况下,胡乱说几句话,都会变得让全家人小心翼翼。
  也正是这样的气氛之下,叶文竹的老爸觉得对于自己女儿跟林平要住一个房间。
  他这个做老丈人的还真没几个发言权。
  如果真的要撕破脸皮,就是死活不同意。
  这件事叶家人自然是占着理。
  可是这份婚事也就岌岌可危。
  而且叶纹竹的父亲也明白,自己的女儿在海外很可能跟林平早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太过于矫情,或许当场自己心里舒坦。
  可是一旦两个人离开家之后,这未免会导致他们小两口之间形成隔阂。
  最终犹豫了半天,还是同意了自己老婆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