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1980小人物 > 第551章 想分手却很难

第551章 想分手却很难


  叶家人很快安静了下来。
  且不说,要给林平与叶文竹制造二人世界的空间。
  毕竟现在时间已经是凌晨,而且家里还有个病号,守岁熬夜这种事至少今天不适合发生在叶家。
  厨房还在忙活,叶文竹一言不发的守着灶台。
  而叶文竹父母的卧室,就在厨房的隔壁。
  两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毫无睡意,甚至把耳朵都支了起来, 想要听听自己家闺女跟林平聊些什么。
  此时此刻,叶文竹当然知道自己家里是多么的不隔音。
  在没有出国之前,叶文竹从来没有关注过房间隔音这回事。
  毕竟从小到大的环境,家家户户皆是如此。
  楼上脚步声,挪动家具的声音,乒乒乓乓碗筷掉落的声音。
  甚至抽水马桶的声音,也是极为的响亮。
  楼上是如此,自己家里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父母房间开衣柜拉抽屉的声音, 自己躲在房间中听得清清楚楚。
  甚至说话大声一点,房间里都可以听到父母的交谈。
  然而自从去到港城,自从去到大洋彼岸。
  尤其是住过了超豪华的五星级酒店之后。
  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隔音。
  原来房门关了之后,外面的噪音跟声响,真的可以做到最大限度的隔绝。
  明白自己家里是个什么环境,叶文竹没有对着林平发脾气,也没有诉说自己心中的委屈。
  只是冷冰冰的一个人盯着灶台,无论林平在身边做什么,学文竹都当他是空气不存在。
  “还在生我的气吗?你母亲生病的时候,我正在收购港城的两家电视台。
  当时收购大战...”林平话说到这里,发现叶文竹冷冰冰的瞪着自己。
  叶文竹依旧没有激烈的作出反应,而是通过自己的眼神表达自己的态度。
  此时此刻,叶文竹仿佛在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港城做了什么?
  当我母亲,身患重病的时候。
  当我得到消息,拼命往回赶的时候。
  你却在跟另外一个女孩子双宿双飞,甚至两个人还登上了娱乐杂志的头条。“
  叶文竹相信林平是一个聪明人。
  自己此番沉默不表态, 他应该明白代表什么意思?
  不要在这里表演自欺欺人,也不要再说那些已经不重要的谎言。
  叶文竹此时此刻只想跟林平划清关系。
  在林平没有出现之前, 叶文竹就已经考虑清楚,两个人没必要再继续下去。
  从小到大一直要强的叶文竹,怎么可能在自己感情这种私人的事情上与别人分享。
  从小到大都是优秀学生,其他同学家长口中的,那一类别人家的孩子。
  而上大学的时候,又在高考的这座独木桥上,刷掉了太多不如自己的人。
  最终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大学。
  在遇到林平之前,叶文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的精彩。
  当别人苦苦挣扎,想要拿到公派留学生资格的时候。
  叶文竹却轻轻松松得到林平的支持,直接去到了港城。
  甚至当很多同学,这辈子都只能在课本上理解大洋彼岸的手。
  叶文竹却可以走在纽约的街头,喝着咖啡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
  更甚至,就算很多同学有公派留学生的身份。
  可是大家的生活经费,远不能满足生活的日常需求。
  无奈之下,即便是公派的留学生,也要想方设法的兼职打工。
  很多人得到一个洗盘子的工作,就已经感觉到非常的满足。
  可是, 叶文竹却已经可以跟整个纽约甚至整个北美地区最优秀的律师们坐在一张办公桌上讨论案情的进展。
  在律师这个圈子里, 讲究的是战绩跟资历。
  这个圈子就像是武侠小说中的江湖。
  很多时候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姜是老的辣。
  律师这个圈子不是体育界, 过了30岁便没有了体能储备, 即便是当年的超级巨星,也不得不降低薪酬拿一份中小合同。
  而在律师这个圈子,只要大脑还能正常工作,只要口齿还能够表达清楚自己的语言。
  那他的职业生涯就可以无限期的延长。
  就像武侠小说中的那些前辈高人,他们内力深厚,他们经验老道。
  刚出江湖的新人,无论是对敌作战的经验,还是识破人心的洞察力,远远无法跟这些江湖前辈相提并论。
  也正是因为这个圈子的特殊情况。
  资历成了任何人都绕不开的一座大山。
  如果不是林平在背后支持,即便叶文竹是一个白人,想要坐到今天的位置上,跟一众老前辈讨论案情。
  这至少需要10~15年的积累跟沉淀。
  然而,即便是10~15年。
  首先叶文竹要保证的是,自己所接受的官司从未输过。
  即便有失败的案例,也是那些毫无影响的小官司。
  如果一名律师在重大的案件上输了,那么这名律师不但输掉了自己的官司,甚至还在圈子里输掉了自己的前程。
  他以后仍然可以自由的去接案子,做律师。
  可是想要再更上一层楼,那只能是痴人说梦。
  尤其是两家公司的重大经济纠纷,一旦这类案件输得体无完肤。
  其他超大型公司将不可能再雇佣输掉的这位律师为他们出庭作战。
  资本就是这么残酷,永远只要最好,最优秀的人才。
  哪怕这个人才一开口便是天价。
  然而,这种天价对于资本来说,叫做物有所值。
  虽然有着如此精彩的人生,但是当跟自己的情感发生冲突的时候。
  叶文竹没有丝毫的犹豫,果断的放弃了,别人终其一生都未能得到的东西。
  看着叶文竹冷冰冰的眼神。
  林平,从背后拥抱住了叶文竹,然后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就算我是死罪,至少让我开开心心过个年!就算你现在心里特别的生气,但在以前我对你特别照顾的份上,至少在过年这样的氛围下,拿出一点点笑容给我。”
  虽然林平说话时声音很小,但是厨房跟叶文竹父母的房间仅仅一墙之隔。
  而且家里的房门,没有软包边的设计,即便是一点小小的动静,隔壁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更何况林平说话的时候,虽然压低的声音,可并不是说悄悄话的状态。
  叶文竹听着林平的音量,就知道自己父母可能已经听到。
  此时此刻,一个至今为止,还无法解决的问题摆在了面前。
  这些天来,叶文竹早已经想好了跟林平分手的打算,可是这样的打算却无法跟父母坦白。
  叶文竹当然明白自己这家人能够从林平身上得到什么。
  人们都说谈恋爱处对象,是两个人的事。
  而一旦两个人有组建家庭的意思,那就是两家人甚至是两个家族的事情。
  在这一刻,即便是到了新社会,新时代。
  很多人骨子里门当户对的念头依旧非常的强烈。
  男人永远只想找那些年轻漂亮的,而女人只想找一个能让自己过得更好,甚至物质条件更丰厚一些的。
  一旦一个女生带回来的男朋友,其背后的家里条件相当不错的话,整个家庭都会非常的开心。
  而这种开心不仅仅限于父母兄弟姐妹。
  甚至整个家族,都会洋溢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
  叶文竹所处的地方是警属大院。
  而在这个体系之中,如果某某家的闺女,能够找一个军属大院,甚至还是特别强势的那种大院子弟。
  那么整家人都会觉得以后的日子有了盼头。
  而林平这样,全国都找不出第2个的好姑爷好对象。
  全家人的态度可想而知。
  自己的亲戚们以前逢年过节相互探亲,手中所提的礼品,非常非常的普通。
  大环境之下大家都没有钱,物质条件都不丰富。
  可是在统一基准线的情况下,自己的亲戚们,手中所提的礼物依旧比其他人低了一档。
  自己的父母要回礼的时候,却远远高出这些亲戚所赠送礼物的价值。
  甚至在叶文竹还没有考上大学之前的日子里。
  每当亲戚来访的时候,逢年过节也会给自己一些压岁钱。
  叶文竹记得清清楚楚,整个童年以及少年时期,从来没有收过一元面额以上的钞票。
  可是自己的父亲,每次给孩子们压岁钱的时候,都是一张崭新的一元钱。
  在工资只有不到40块钱的收入下,父亲过年一年所发出去的压岁钱,就要多达三十几块。
  可是叶文竹过年期间,全部到手的压岁钱加起来都不到5块钱。
  即便是自己的弟弟,也从来没有过过年期间收到5块钱的经历。
  按理说,父亲送出去的钱,跟收回来的钱理应相差不大才是。
  然而有笑的是,当时间来到当下。
  当时间来到几个小时以前。
  这些亲戚们登门拜访时,一个个恨不得花1到2个月的工资去采购礼品。
  而即便自己都已经去大洋彼岸工作,可亲戚们依旧说自己还是个孩子,只要还没有结婚,理应收个过年的压岁钱。
  这一次,不再是几分几分的硬币,也不再是1毛2毛的毛票。
  亲戚们一出手,最少的也是5块钱。
  如此之大的变化,还不是因为自己有了一个特别优秀的男朋友。
  大年三十晚饭的饭局上,很多亲戚其实已经按耐不住想要表达一些诉求。
  可是,他们最终还是放弃,在大年三十这个关键的时间点去表明自己是多么的有目的性。
  对于自己家里的这些亲戚,叶文竹估计他们连年初五都熬不过,就会跑到家里面想要让父母帮他们安排一些只有林平能做到的事。
  即便不动用林平这层关系,他们也希望通过林老爷子,帮他们在电子厂中安排一些既挣钱又清闲的工作。
  甚至是干着后勤的工作,却挣着跟流水线上一样的工资。
  正是有着这样的亲戚,再加上父母不但没有制止亲戚们的想象,甚至就连父母也期待着弟弟能进入电子厂,甚至可以混成一个车间主任一样的职位。
  全家人都有自己的私欲跟念想。
  这让叶文竹开口说分手,成了非常大的难题。
  叶文竹非常的清楚,只要她开口说跟林平分手的话。
  全家人都会成为她的对立面。
  对于这些人来说,眼看着利益就要到碗里。
  通俗一点来讲,眼看着鸭子都已经煮熟。
  怎么能还让这只鸭子飞走了呢?
  俗话说得好,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就算将来自己的亲生父母可以理解并且接受。
  而自己这家族中的亲戚们,无论是爸爸这一边的叔叔伯伯,还是妈妈这一脉的舅舅们。
  任何人都不会像父母那样对自己好生相劝。
  他们一定会恨自己入骨。
  甚至连带着,连父母也一起记恨。
  一瞬间得罪了两边所有人。
  甚至很有可能演变成,老死不相往来。
  正是有着这样的担忧,即便看到林平来到家里。
  叶文竹也没有把林平赶出家门。
  如果叶文竹铁了心,不顾一切后果。
  恐怕此时此刻也不会在厨房给林平坐年夜饭。
  当林平从后面抱住叶文竹的时候,叶文竹心中虽然不开心,但也没有挣扎。
  如果因为激烈的挣扎,蹭掉一些锅碗瓢盆,在厨房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且不说自己的父母一定会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
  就算是楼上楼下,第2天也会问起。
  此时,听着林平说,让自己给他一个好脸色。
  叶文竹依旧不动声色,只是刚才还僵直的后背,变得温柔了一些仅此而已。
  饭菜很快做好,叶文竹想要回到自己房间。
  可是却被林平拉住了手,强迫她坐在身边一起用饭。
  叶文竹本不想吃,可又担心自己把林平一个人丢在这里,万一林平说了什么话,把父母在招了出来又是一些麻烦。
  况且,晚上的饭局,叶文竹并没有吃好。
  此时也是感觉有些饿。
  两种因素相互缠绕叠加。
  叶文竹只好坐下来拿起了筷子。
  全程没有任何交流,两个人默默的吃着饭。
  两个人,一天夜里吃两顿年夜饭。
  只不过叶文竹是真的没吃好,现在补充一下。
  而林平则不然,是实实在在的吃了两顿饭。
  如果林平不吃这顿饭,甚至不好好吃这顿饭,那自己从机场直奔叶文竹家的谎言就会被瞬间戳破。
  无奈之下只能含泪吃完了眼前的两盘水饺。
  吃完了饭,叶文竹看了一年父母的房门后,小声地对林平说道:“我就不留你了,打个电话让人来接你。”
  林平这么辛苦,岂能就就这样离开。
  “这个时候你让我去哪儿?大年三十,确切的说是大年初一凌晨2点,你让我步行回去吗?”林平说话的时候很大声,确保房间里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