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回1980小人物 > 第552章 说错了话

第552章 说错了话


  听着林平毫无顾忌的大声喧哗,叶文竹真的想用手去捂住他的嘴。
  “咔嚓...”就在此时,叶文竹父母的房门打开。
  这一刻,从林平大声开口说话,到叶文竹的父亲走出来。
  一共都不到20秒时间。
  如果叶文竹的父亲早已经睡下,听到了林平的声音,他第一个举动是犹豫一下, 要不要出去挽留。
  第二个动作会是,重新起床然后下地开门。
  可是,如此之短的时间,就完成了以上的操作。
  以此可见他根本没睡,并且时时刻刻听着外面的动静。
  叶文竹看到自己的父亲走了出来,于是一改刚才对待林平的态度,脸上瞬间带上了笑容。
  甚至在父母房门打开的瞬间, 她轻轻的向前了一小步,主动伸手挽住了林平的胳膊。
  这一刹那间, 叶文竹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这几乎是不经过思考的举动,就当她挽手林平的时候,自己心里都觉得不可思意。
  不过,现在再把手抽回来,只会显得更加的尴尬。
  只能是假装很恩爱的样子,看着父亲出来要做什么。
  叶文竹的父亲并没有关上房门,为的就是让叶文竹的母亲也能跟女儿说句话。
  不过,既然他先走了出来,自然是要先开口说点什么。
  “小林今天就别走了,就住在家里过夜吧!
  你们...
  你们好长时间也没见面了,晚上一起说说话。
  这么久不见,相必一定有很多话。
  我们这家比不得你们在港城的大房子,不过...不过...”
  一连两个不过,叶文竹的父亲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听着自己老公的话,叶文竹的母亲心里急的要冒火。
  “让你传个话是真费劲...”叶文竹的母亲抱怨道。
  “你叔叔的意思是,我们家比不得你那房子舒适。
  不过, 好在文文的房间,好多用的东西都是她从港城买回来的。
  你们住起来或许更熟悉一起, 今天晚上你就跟文文一起住吧!”叶文竹的母亲躺在屋里,大声的向着门外说道。
  叶文竹一听老妈这话,脸上顿时不自然起来。
  不过,还不等叶文竹说点什么,老妈那边已经开始了催促。
  “不早了,你们也早点睡吧!妈身体不好,不能再熬夜了。”一句话,让叶文竹只能乖乖的把林平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关上后,叶文竹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小床。
  “我睡地上...”叶文竹不管林平的想法,自顾自的就要准备打地铺。
  只是,她刚刚拉开了柜子,准备找被褥的时候,却听到门口父亲的敲门。
  “要是冷的话,我跟你妈那还有一套新被子。”父亲的话在外面响起。
  好险,还好父亲没有直接推门。
  虽说父亲没有推门,可不代表明天老妈不会如此。
  万一老妈看到自己睡在地上...
  “知道了爸爸,我这里有新被子的!”无奈之下, 叶文竹只好从柜子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被子给林平盖上。
  此时的林平, 倒是很大方的直接趟了下来。
  没有考虑晚上洗澡, 甚至洗脚的事情都放弃了。
  此时此刻, 哪里还管得了那么许多。
  几分钟后,叶文竹关灯后背对着林平躺下。
  甚至躺下后,用力裹了一下被子。
  似乎,这个动作,代表着她的态度。
  漆黑的房间里,寂静的可怕。
  “你如果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明天之后可就没机会说了,我的行程很满,不会一直留在京城。”林平小声的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宁静。
  叶文竹并没有睡着,毕竟就算再困,看到林平之后气都气精神了,那里还有心思去睡觉。
  此时的她,只是假装已经睡着了而已。
  不过,当她听到林平这一番话的时候,瞬间睁开了紧闭的双眼,甚至呼吸也变的不平稳起来。
  是他因为花心背叛了自己,是他背叛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怎么却一点没有忏悔的意思,甚至更没有犯错的觉悟,反而跟自己说话像是老板跟员工一样的口气。
  叶文竹气不过,直接在黑暗中转身面对面看着身边的林平。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尽管去忙你的事情。
  以后,我们两个人最好再也不见面,以后就老死不相往来。”叶文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足够的小,但又足够的让林平听清楚。
  “你真的考虑好了?”林平的语气中感受不到喜怒哀乐。
  如此平淡的回应,让叶文竹更是寒心。
  自己怎么就爱上了这样一个男人呢?
  为什么,自己当初就那么傻。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还是你粤语听多了,普通话都已经听不懂了?要不要我用英文给你再翻译一遍?”叶文竹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毕竟是自己的初恋,毕竟是那么用心经营过的一份感情。
  “既然你都考虑好了,我现在说什么,估计你也听不进去。
  如果你真的决定了,我绝对不会再上门骚扰你。
  不过,公是公,私是私!
  律师的工作,我还是希望你...”林平本想说,让叶文竹继续留在公司,毕竟这样的机会,对任何人来说都非常难得。
  然而,这种话在叶文竹听来,更像是一种施舍。
  这种被人施舍的感觉,叶文竹非常的不屑。
  “我不会再去你的公司,也不会再为你办事。
  我会回到大学,继续完成我还没有完成的学业。
  以后,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我们之间,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说完,叶文竹转身,重新背对着林平。
  而就在此时,叶文竹满脸都已然是泪水。
  甚至再也压抑不住委屈,抽泣声已经控制不住。
  黑暗中,听到叶文竹伤心的抽泣,甚至为了不让父母听到,还极力的压抑自己。
  “...”林平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进到了叶文竹的被子里,把她抱在了怀中。
  “...”委屈哭泣中的叶文竹,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整整十几分钟后,叶文竹巨大的情绪波动,慢慢开始平复了下来。
  此时,她想挣脱林平,可是却根本没力气去撼动。
  几分钟后,当叶文竹彻底放弃后,只能任由林平抱着自己。
  刚刚哭的太伤心,根本没有去感受。
  此时,心情平复了下来。
  叶文竹仿佛能听到林平的心跳声。
  只是,这心跳中已经没了她的影子。
  这心跳声中,恐怕都是那位叫赵晚秋的女生。
  “你爱过我吗?”这几乎是所有分手男女之间必问的一句话。
  “呼...吸...”叶文竹听着林平的呼吸声,静静的等着他给自己答案。
  “如果我不爱你,我只会把你留在港城。
  让你做一个单纯,无忧无虑的法律系学生。
  而不是让你详细的了解公司的运作,甚至是关系到公司命运的法律案件之中。
  如果...
  如果我跟你只是玩玩,我带你一个人就好了。
  根本没必要再带上你的同学。
  多一个人,只会多一份麻烦。
  如果我一早就没存好心,我何必带上她们呢!”林平开始了为自己辩驳。
  只是,眼前的对手,可是法律系的高才生。
  自己想要说服她,恐怕只能是剑走偏锋。
  刚才这一切,就是林平想好的计策。
  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能是让叶文竹把内心的委屈,先宣泄出来以后,两个人才有可能好好聊聊。
  如果她内心的委屈没有释放,她恐怕什么话都听不进去。
  如今,哭了二十多分钟的她,应该是冷静了下来,能听进去自己的话。
  一字一句,叶文竹听的很是仔细。
  表面上看,林平说的很有道理,甚至没有任何一处的漏洞。
  可是,这些话经不起仔细去推敲。
  如果自己只是一个单纯的学生,林平当然不会花这么多心思。
  可自己不是那种只是长的漂亮,却没有什么脑子的女生,自己有足够分辨是非的能力。
  如果林平一边口口声声说爱自己,可是一边又把他的生活工作,完全的与自己隔离开。
  或许一两天没什么感觉,甚至大学毕业之前,都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
  毕竟爱情才是联系两个人的纽带,而不是一份工作。
  然而进过港城的洗礼,尤其是见过很多富豪们泡妞的手段之后,叶文竹明白什么叫正确的相处方式。
  在港城,有太多的富豪,他们不怕女人花他的钱。
  但是他们害怕女人介入他的公司。
  尤其是,一但一个漂亮女人,有了野心想要公司股份的时候。
  很多时候,这些富豪宁可给这些女人们买房买车。
  甚至帮她们出一张唱片,把她们捧红成为歌手,甚至还会花钱帮她们开一部电影。
  因为,这就是这些富豪们能拿得出手的鱼饵。
  这个时候的男人格外的精明,有时候宁可分手,也不会把股份分给这些女人。
  叶文竹并没有想要林平的股份,但是却想为他分担一些工作。
  那是一种被人需要,被人认可时的成就感。
  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更会让这种感觉十分的良好。
  反观林平,他做为大学时的教授。
  能给的出手的鱼饵,或许就是带着自己外出见见世面。
  而为了让自己从容的听他的话,带上同学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罢了。
  此时,情绪剧烈波动的叶文竹,显然对林平进行了有罪推论。
  无论林平做过什么,说过什么,首先都会被定义为负面。
  从心理学上来讲,这有点被迫害妄想证的样子。
  又或者说,一个人受到欺骗,受到刺激之后,对很多人都抱有一种防备的心理。
  觉得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很多富豪,跟女朋友分手之后,都会支付一笔很大的分手费,你会给我吗?”叶文竹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叶文竹说起钱,林平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开口说道:“可以,我们签署一份保密条款,我们之间的任何事都不许跟第三者透露。
  为此,我愿意支付你2000万人民币。”林平说这话的时候,松开了抱着她的手。
  当林平的手松开时,叶文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她本意只是学学那些女明星,跟富豪分手时索要钱财的样子,并不是真心的想要从林平手中拿到一笔钱。
  可是,话已经出口。
  二人之间的裂痕恐怕再也无法弥补。
  林平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贪慕虚荣。
  一心一意只是为了钱的女人。
  甚至跟那些港城的女人,根本上没有任何的区别。
  只想找个有钱人,有势力,有地位的人。
  一但分手,马上就变了一副嘴脸,只想要得到一笔,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现金支票。
  “我没有要钱的意思!我也不会要你任何一分钱。
  刚才这句话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一时气糊涂了而已。”叶文竹虽然已经决定要跟林平彻底的分手。
  可是不想在分手的这一瞬间,让人觉得自己跟他在一起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很多时候,我们对陌生人的时候保持了最大的礼貌跟宽容。
  却往往跟身边最亲近的人,展露出自己烦躁,暴怒,无底线的一面。
  有时候跟亲人之间的一个小小的矛盾,甚至连矛盾这两个字去形容都觉得严重的时候。
  更确切的说,只不过是一时间的拌嘴而已。
  那就是在这样非常正常的生活中,因为一件细微到无法再细微的小事情,人们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说出一些让彼此很受伤的话。
  叶文竹当然明白自己那句话会给二人之间带来什么。
  “我真的没那个意思,不过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我两位同学。
  她们两个格外珍惜这次机会,希望你不要为难她们。
  不想因为我让她们失去这么好的历练机会,更不想因为我们之间关系的破裂,让我的好朋友好同学,重新回到人生的起点。”叶文竹这一个瞬间,有些小小的慌乱。
  因为说错话很可能会给两位同学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大家一起在外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
  如果没有他们两个的贴心照顾,自己也不可能在外面熟悉环境来的那么自然。
  如今,一旦这二人失去了这样的好机会。
  恐怕以学校现在的状况,这辈子也不可能为他们提供等同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