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容颜承殇之美人无泪 > 第21章深夜算账

第21章深夜算账


  夜央星刚安排完所有人的工作,便嘱咐他们下去了。
  于是,满院子的人们,所有的男仆和女仆都抱着自己的被子和行李去往自己的房间。
  刚练完剑的上水穹殇走出云殇居出来就被一个小孩儿撞了,上水穹殇想要伸手想拉起小孩儿,小孩儿害怕极了,爬起来就跑远了。
  “主公,请担待,我家小子有些胆小。”老妈妈跑过来沮丧着脸有些为难地对上水穹殇回道。
  “无妨,只是这小子不小了,也该好好学习防身之术,不然下次撞到别人就是另一番情景了。”上水穹殇严肃地说道。
  “夫人也是这么说的,小子不小了,该学习如何端茶倒水,伺候人了。”老妈妈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
  “夫人?你说得可是夜央星。”上水穹殇冷峻地问道。
  “是的,夫人给我们都安排了住所,而且我们都有活干了,还有月钱拿,多好啊!主公,你说是吧!就连我家小子,只要肯端茶递水,每月一文钱呢!”老妈妈笑着说道。
  “男儿志在四方,怎可教他们端茶递水,男儿应当习武,为国效力!以后叫院子里的男孩儿来我的居所,叫他们来跟若风大人习武……”上水穹殇凝固了笑容道。
  “可是,夫人说了,让他们端茶倒水……”老妈妈为难地说道。
  “习武两个时辰便罢,不耽误端茶递水,只是因为夫人的话也不可违背,明白了吗?”上水穹殇想了想,夜央星今日在为整个上水宫的难民着想,若是如此,这姑娘倒是有些能耐,当助之,而不是踩之。
  不一会儿,上水穹殇突然嘴角一笑,纳闷地自语道:“这丫头真是大胆,你告诉她,孩子们需要习武强身健体,不适合端茶递水,她怕不是当这上水居的夫人上瘾了吧,这都没有照顾好!”
  “主公不可如此说夫人的坏话,夫人可好了,帮我们安排好生活起居,这样我们就不用男女都住一块了,那样太难受了,而且夫人还没有想到这一点儿,还望主公担待一些。”老妈妈笑着说道。
  “咳咳,都替她说上话了,看来是本宫不好,没有照顾到你们这些。”上水穹殇咳嗽两声,自责道。
  “主公不必这样说,能收留我们便是我们奴仆天大的荣幸了!”老妈妈笑嘻嘻地说道:“现在夫人还这样安排,是雪中送炭,更是锦上添花呢!”
  “那老妈妈,你们给我们讲讲今天夜姑娘都对大家说了些什么?”上水穹殇一般不多话,但是有些话闷在心里有些难受,若风看出了端倪,并且问了老妈妈话。
  老妈妈把夜央星安排他们住所,活计,以及洗澡的地点的位置都告诉了若风大人。
  上水穹殇摇了摇头,一笑,心喜道:“这丫头,还真是会多管闲事呢!”
  “不,这是夫人的能耐,不叫多管闲事。”若风徐徐说道。
  上水穹殇嘴角浅浅一勾,说道:“怎么你们都向着她说话,她给你们吃迷魂药了。”
  若风看见了上水穹殇的笑道:“吃迷魂药倒是没有,但主公这是怎么了,至从夜姑娘来了这里,你就变得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上水穹殇纳闷地问道。
  “变得越来越爱笑了。”若风大人笑着说道。
  “是吗?”突然,上水穹殇便不笑了,眉毛立刻皱了起来,别提多滑稽了。
  若风偷偷乐了一下,有些情绪是装不出来的。
  夜深了,夜央星已经在沉星居的主卧的书桌上算了很久了。
  她在算账,算第一个月的账,八十六人,每人每月三文钱,包括小孩儿也是三文钱,第一个月下人的月钱大概是二百五十八文钱。
  “每天去夜澜衣买吃食,肯定花了不少银子,每天花的钱都比下人们一个月的工钱多了好多倍呢!上水穹殇也太不会过日子了吧,以为收留了这些流浪可怜的人,每天给他们锦衣玉食,就算帮助他们了嘛?也许我应该用谅解的方向去思考,也许是你上水穹殇没有时间管,或者管得时间不够长,若是上水穹殇管不了或者不想管了,这些流浪可怜的人又该过上怎么样的日子呢?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上水穹殇,你这根本就是愚善嘛!”夜央星咬了咬自己的笔头徐徐说道。
  “愚善?这……应该算是吧!”上水穹殇刚要进来,便听见了此话,便站在了门外,他想听听夜央星都是怎么在背后说他的。
  夜央星翻开了账簿,她信誓旦旦地屏住了一口气,拿起了笔认真地算账:“一文钱可以买一点五斤米,买十二斤米便用了十八文钱。1文钱可以买三个鸡蛋,那么二十文,可以买六十个鸡蛋。盐是三文一斤,买个三文就够了!一文钱便可以买一斤韭菜、两斤胡萝卜、八斤菠菜。鱼一斤二十五至四十文,猪肉一斤五十至六十文,买个一斤鱼就算四十文吧!买个六十文的猪肉吧!?牛羊肉三十至五十文一斤,就买一斤五十文的好了!再来两文的黄瓜一斤,白菜三文的一斤,葱五文的一斤,蒜薹八文一斤,柴火五文钱一捆。让我算算,这可以算一天的伙食了吧!差不多二百五十文,若是一周都要添伙食费,那么,这菜一周买来差不多二两银子。一件普通衣裳为七十文,一共四十六位女仆包括女孩儿,四十位男仆包括男孩儿,大概需要六两银子。这是我掌家的第一天,算一算这一个月大概需要花多少银子!一月差不多有四周,伙食费一个月下来大概需要八两银子!大家的月钱大概是二百五十八钱!再加上这个月要给大家伙做两件衣裳换着穿,这个月大概要花十二两,所有的开销花费总共要花二十两二百五十八文钱,虽然开销也比较大,但是总比上水穹殇挥霍无度强吧……”算着算着账,夜央星便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夜央星得呼吸声十分重,大概是十分累得缘故吧!今天忙了一天了,她早打发大家去休息了。
  好像她忙得都忘了要换衣裳,也忘了要沐浴更衣了。
  因为去了追风居,满头都是灰,和上次厨房的遭遇是一模一样。
  她只有两件婚服,一件坏了,一件脏了,她没有衣服可以穿了。
  她穿着旧的满身是灰的婚服,她头上金步摇上全是灰,却没有去在意。
  上水穹殇推开房门,悄悄地走进来,他在门外呆了很久了,迟迟不敢进来的原因是因为他想完夜央星对他的吐槽。
  他觉得这丫头做起事来真是十分认真,所以他从床上拿了一床薄薄的被子缓缓地给她盖上。
  他想摸一摸夜央星的金步摇,但是看见满头是灰的金步摇的夜央星,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傻丫头,忙得这么晚了,连脏衣服都没有换下!”
  “噢,对了,衣服,我还想给主公和若风还是我做两件新衣裳呢,怎么没有算进去了,我真笨……”夜央星嘟囔着。
  “傻丫头,这个时候才记起自己,总是为别人考虑,总把自己放在最后面。”上水穹殇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你辛苦了。”
  上水穹殇突然看见书桌旁边的字,他拿了起来看了看,不经笑了起来,他道:“这丫头,长得挺漂亮的,就是这字歪歪扭扭,笔锋没有女子的柔,也没有男子的刚,何谈美字?”
  “还是我来吧!”于是,上水穹殇笑着用笔在宣纸上写了六个院子的名字。
  但是,上水穹殇写完了之后便卷起来放在自己的身后,因为他觉得给夜央星一个惊喜才好!
  他卷好纸,可能声音太响了,这时,夜央星醒了,她擦了擦口水,她一抬头便看见了上水穹殇,立马皱眉道:“上水穹殇,你在这里做什么?”
  “本宫说过,以后要日日夜夜睡在这沉星居!怎么?本宫说得话你都忘了?”上水穹殇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这里叫做沉星居,你偷看我写的匾额字样……”夜央星生气地说道。
  “人是漂漂亮亮,妥妥帖帖,但字却是扭扭捏捏,不成人样。而且我这怎么能算偷看呢?我是这上水宫的主人,这算拿!”上水穹殇也理直气壮道。
  “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喜欢两种人,也最讨厌两种人吗?”夜央星生气地说道。
  “什么人?你说。”上水穹殇纳闷地问道。
  “我最喜欢两种人,第一种人是长得好看的,做出的事也是好看的,说得话也诚实可靠;第二种人,是长得难看的,但做出的事是好样的,话也是说得好听的!我最讨厌两种人,第一种就是你这样偷鸡摸狗还强词夺理,虽然长得人魔人样的;第二种是偷鸡摸狗,奸懒馋滑做得事也不怎么样,又是嘴巴的话出尔反尔,并且长得十分猥琐难看的!”夜央星慷慨陈词道。
  “看来我在你心里评价不低,至少我长得人魔人样啊!不对,这只是你想将我推开的借口!你不要我住在这沉星居!”上水穹殇叹了一口气,心道:若是你见到我的真面目,不吓死你才怪,幸亏你说,你喜欢心底好的,长得难看没关系。
  “那又如何?我就是不喜欢你日日夜夜来占我便宜!”夜央星笑着说道。
  “占你便宜?我何时?”上水穹殇步步紧逼,夜央星吞了吞口水步步后退道:“你要干什么!上水穹殇!”
  上水穹殇笑着走到了夜央星的面前,夜央星吞了吞口水害怕地望着他,她紧张道:“我打不过你,上水穹殇,你别过来!”
  “我不打你,我从不打女人。”上水穹殇看见夜央星如此,便觉得有趣好笑,于是他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我好笑吗?”夜央星紧纳闷地问道。
  上水穹殇看见夜央星大大的眼睛,笑了。他牵了牵夜央星的婚服,然后贴在夜央星的耳畔说道:“我笑你胆小如鼠!算了,不逗你玩了,我想说得是你的衣服脏了,我给你一百两,你带着梅兰竹菊去街上买新衣裳吧!”
  夜央星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会这么好心,不怕我逃走。”
  “逃走?你能去哪儿!天大地大,你一个人去流浪嘛?遇到坏人把你拐进窑子里,你哭爹喊娘都没有用的。”上水穹殇笑着说道:“既来之,则安之,在这里也许你还可以安稳地打听夜黎的下落!”
  “你怎么知道夜黎?”夜央星惊讶地问道。
  “你说梦话。”上水穹殇笑了笑。
  夜央星突然不气了,说道:“谢谢你啊!我不跑了,你说得对,在这里还能安稳地打探消息。”
  “你知道就好。”上水穹殇想要用手刮她的鼻子,但是直觉告诉他,夜央星是讨厌他的,所以他不敢,收回了。
  夜央星蹬着眼睛,吞着口水望向上水穹殇。
  “看着我做什么?”上水穹殇纳闷道。
  “我在想主公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要休息了!”夜央星徐徐说道。
  随即,上水穹殇将背后的宣纸和身上的一百两,给了夜央星道:“丫头,给你本宫写的匾额字样和一百两,以后你想做什么便做么,不会不懂的直接去找若风,他会给你银子,也会帮助你达成愿望的。”
  “你给我太多银子了,够我们上水宫的人花几个月了,还有你的字也太好看了吧!这样就不愁匾额字样不好看了。”夜央星打开宣纸惊讶地说道。
  “丫头,这一百两是给你做新衣服的,不是给下人的,这是我今天下午去库房专门想来拿给你的,不许给别人用,知道了吗?你还是去洗洗睡了吧!明天我就派人护送你出上水宫!”上水穹殇笑着说道:“你也别害怕我,我又不是坏人,也不吃人肉,喝人血的!”
  “你不是血妖?”夜央星害怕地问道。
  “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只要犯过错,怎么也洗不白了,别人眼中看你是黑你就是黑,别人看你是白,你就是白!我不想活在别人的眼中,是非对错,我无须让人评说。”上水穹殇温润如玉,徐徐道来。
  夜央星被这话惊到了,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有魄力的男儿呢!于是她一笑道:“主公以前只管仆人们的吃穿,却不管他们的住和行,这算不圆满,因此,明天出门,我可否再讨十二两银子给仆人们都做两身衣服!”
  “后院的事情,由你来管,我放心,去若风哪里提钱吧!”上水穹殇笑着说道。
  “谢主公!我收回刚才骂你的不好听的话,你不仅长得好看,心底还好!”夜央星欣喜不已说道。
  “你这丫头,不要拍马屁了,我在外面都听见了,你说我不会过日子,挥霍无度,还强词夺理,相貌嘛,其实,我很丑的,带着面具呢,所以你看不见我丑陋的一面。”上水穹殇笑着说道。
  “我不管,无论主公戴不戴面具,面具下面是怎么样的脸,从现在开始主公就是漂亮的,美丽的,温柔的!”夜央星欣喜不已。
  “好了,傻丫头,我走了!不住在你这里!你可以放心地睡,我回云殇居了。”上水穹殇笑着说道。
  “谢主公!再见主公!”夜央星笑着挥手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