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北宋第一女官 > 第八十八章 争锋相对

第八十八章 争锋相对


  王家宅院碰了软钉子的杨延玉,踟蹰着看了一眼翰林医官使刘家的方向,利落的翻身上了马。正欲甩起缰绳,就看到了疾步赶来的杨言。

  “公子,衣紫姑娘醒过来了,暂时不用寻太医了。”

  “少愆让你来的?”杨延玉奇怪的反问道。



  “奴自愿来的。”杨言黢黑的脸庞上,扶起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尴尬的挠了挠头,傻笑的望向了杨延玉。

  “然……”杨延玉很是反常的没有再追问下去,一甩缰绳,调转了掣影的马头,朝着汴京郊外驶了出去。让准备跟在他身后的杨言一脸不解。

  “衣紫,你可是还好?”厢房中的崔少愆,颤抖着嗓音心心翼翼的询问着,激动到差点哭了出来。

  “兄长为何这般?”刘衣紫歪着脑袋一脸不解的看着崔少愆,奇怪的反问了起来。

  “你都吐血了,难道忘记了?昏迷了半天一夜,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医馆里的大医竟然说你没几个年头可活了……”崔少愆紧抓着刘衣紫的衣袖不放,喋喋不休的开始抱怨起了,庸医的种种不是。

  “脉象平稳,并无大碍。可能是大医误诊吧。”给自己把了一脉后,刘衣紫平静的诉说着。

  “衣紫你都不知道,我心下一急,就跟四哥说要去军中磨砺磨砺,豪言壮语的说要去立个军功呢。然后……四哥就同意了。”崔少愆眨巴着眼睛,颇是委屈的看着刘衣紫,一副求表扬的神情。

  “那兄长便去好好的磨砺磨砺,亦非不好。”刘衣紫眉眼弯弯的打趣着崔少愆,顺手将帕子紧捏在了手中。

  “兄长,我突然想吃麻葛糕了。肚子有些饿。”直勾勾的盯着案桌旁的清粥,刘衣紫低垂着眼帘,略微嫌弃地撇了撇嘴。

  “这有什么呀,我现下就去铺子里给你拿。你且等着。”提起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的崔少愆,说罢便着急忙慌的冲了出去。



  听着脚步声离开后,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响起。

  再也压制不住喉间的不适,刘衣紫急促地咳嗽着。将帕子紧紧的捂在了唇边。看着那雪白的帕子上,沾染的鲜红,刘衣紫定定的发起了呆,久久都不能回神。

  崔少愆小跑着赶往了陈记糕点铺,一路上欢欣雀跃着,就差整个人都飞了起来。惦记着帮姑娘也带几份好吃的糕点,还可以顺势把之前的误会也都一一解释开……想到此处,崔少愆就颇为开心,总算是将心头上所有的事情都放了下来。

  至于外祖的事情,她才不要掺和呢,好好活着不香么。想到之前的种种经历,皆是让她排斥的打了一个哆嗦。抬头沐浴着阳光,一却都岁月静好的模样,当真是美妙极了。

  然而,她的笑容维持了不到五分钟的热度,就悉数冷却了下来。

  一个不太想要遇到的人——江政,就出现在了陈记的铺子里。

  仔仔细细的瞅了瞅陈记的幌子,崔少愆确认她自己没有走错后,硬着头皮朝着莲幽姐妹俩打起了招呼。

  江政瞪着崔少愆,颇为不满的看着她。就差在她身上戳个窟窿出来了。

  “你身为兄长,怎能随便牵家中妹妹的手呢?!男女大防都不知,真是难为衣紫姑娘了。”

  崔少愆看了一眼那两大嘴巴姐妹花,头大的瞅向了江政那边。



  “不知这位郎君是……?”真不知这个书生打扮的男子,姓甚名谁的崔少愆,厚着脸皮询问道。

  “在下中州司马江家嫡长子,江政。听闻如今只有你们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了。所以,你这个做兄长的只要点头同意,那我便要寻着媒人走那三书六礼的章程了。”

  江政直接忽视掉崔少愆那瞪大的眼眸,理所当然的建议着。

  “我们兄妹二人既是相依为命,自是要听取舍妹意见的。”

  崔少愆简直不敢相信,对方居然可以将几日前的对话,在今日衔接上。对方那明摆着拿官阶压她的架势,让她只得硬着头皮推诿道。

  “敢问衣紫姑娘现在何处?”江政听闻可以见到刘衣紫后,眸中一亮,隐去了那咄咄逼人的嚣张态度。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般,终于有了他那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衣紫她……”崔少愆正寻思着找借口将其搪塞过去,就被一道声音突兀的打断了。

  “江政!你小子可是让我好找啊!”辛云谦看着最近没事就往点心铺子里跑的好兄弟,本着看热闹的心态寻了过来。

  崔少愆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声音她听到过。一回头,眸中的瞳孔便不受控制的放大了开来。

  同样一惊的辛云谦,看了看崔少愆又看了看江政,眸中的情绪翻滚着,亦不知想到了些什么。



  接收到朝着他拼命眨眼睛的江政的示意,辛云谦回以其一个秒懂的眼神。变脸般的扯起了一抹笑容,朝着崔少愆开了口:

  “我当那小子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呢,原来是右领军卫上将军府的门客啊,真是不打不相识,看来咱们之间颇是有缘呐。”

  不想给予这个人任何回应的崔少愆,垂下了眼眸就要抬步离去。还没待她走出一步路,右肩上便被一只胳膊搭了上来。

  那用劲儿之大,差点让崔少愆当场炸毛。拼命的扭动着肩膀,就是甩不下那只手臂的她,一咬牙,抬起脚便冲着辛云谦的靴子,狠狠的踩了下去。

  吃痛收回手臂的辛云谦,眸中的恼怒一闪而逝,看着快速跑走的崔少愆,正欲追过去,就被一只手拉住了衣袖。

  回头看着江政那认真的眼神以及暗含的警告后,辛云谦本想停手就此作罢,右脚上的钝痛却再一次的袭来。

  两人不敢置信的扭头望去,就看到去而复返的崔少愆,正瞪着赤红的眼眸,又大力的一脚,踩在了那双勾着金丝线边儿的靴子上。使那双“镶鸟描枝”的靴子,左右完美的对称了起来。

  怒极反笑的辛云谦,这下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了,甩开了被江政拉着的衣袖,朝着崔少愆就是狠劲儿的一掌。

  未击中,再一掌,还是未击中。

  追出街道的辛云谦,隐去了眸中的惊讶,正欲再次出手,就被一把折扇阻挡住了攻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