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影帝的顶流小娇妻失忆了 > 第57章 小娇妻057

第57章 小娇妻057


在送礼物的环节时,宋清砚将自己的礼物送给了小家伙后便拉着小娇妻的手到角落里。

季念念看着眼前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的男人,她笑着说道“这个,老公我可以解释的!!真哒……”

宋清砚的目光沉静,扯了下嘴角,“女朋友?”

季念念,将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胸口处,攥着他的衣领:“我就是看宋予小乖乖哭得太可怜了,才答应他的。”

“哪里想到我们都约定好不许说出去,这小破孩还是说出去了。”季念念开始叽叽咕咕说男人的话都不能相信,包括小男孩。

宋清砚今天穿了白色的t恤,驼色的裤子,一副休闲慵懒的模样。

他的头发长得快,现在已经比季念念刚看到的时候长许多了。

这样的他,少年感十足。

季念念靠上去,亲了亲他的唇:“老公,别生气啦,你这样子很幼稚的,跟小孩计较什么呢?”

想不到宋清砚不吃她这一套,将脸微微侧开。

她一副‘你这么大的人还不懂事’的表情。

宋清砚:“……”

“爱豆是怎么回事?爱豆哥哥?”宋清砚继续算账。

季念念的头皮都要发麻了,尤其面前这男人用他那低沉的嗓音说话,她都要被苏到腿软啊!!救命呀!这男人也太犯规了吧!

不过,说到爱豆这个的话,她解释着:“我跟宋殊是差不多时间出道的,我也追星的嘛~我就觉得这个男生真的好有才,好努力呀!关键是长得还帅呀!我这颗少女心不就管不住了,但是宋殊跟你比起来当然是比不过你啦!”

季念念踮着脚双手抱着他,开始灌蜜糖:“我的老公是谁呀~超级超级厉害的影帝呀!长得又帅,演技又好!还特别敬业呢~我当然是最爱你的啦!!”

“虽然吧,你也就是年纪大了一些,但是年纪大的男人会疼老婆呀~就像你这么疼我一样,所以老公你哪里舍得生我的气哦?你有我这么可爱的小仙女老婆还不够吗?这福气也就是你能享受到呀~年纪轻的男孩子幼稚啦!”季念念说着说着就开始夸自己了。

在后面路过的宋殊:?

季念念对上了宋殊的目光,她觉得头皮都要炸开了,这是什么修罗场啊!她说自己爱豆坏话被他本人听到了!!

呜呜呜呜……爱豆侄子是不是要将她开除粉籍了!

季念念顿时没什么精神气,将下巴搭在了宋清砚的肩头,哭唧唧……

有谁能比她惨啊,自己粉了这么久的爱豆啊!!!

这低落的情绪一直到宋家人给她送见面礼才阴转晴了,因为大家真的给太多了,今天她收到了许多的珠宝、车子、珍藏字画、宋老太太送的最大手笔,给她送了一套别墅。

她拿着这么多东西,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宋清砚让她收下。

老太太也是这样说,说过阵子再找一些好东西给她。

季念念:感觉自己手握豪门甜宠剧本是怎么回事?

在回去之前,宋清砚将宋殊叫到楼上他的书房,他在宋家有卧室已经有独立的书房。

宋殊心里还在纳闷小叔叫他有什么事情,他想着是不是网上新闻的事情,但是这个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

如此忐忑地来到了小叔的书房,不过此时只有小婶婶一个人在书房里。

他以为小叔这会儿在忙其他的,所以他挠头笑了:“小婶婶,小叔还在忙吗?那我一会儿再过来。”

对于这个同行小婶婶,他也是有些不自在的,叫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女孩小婶婶,他也是有些叫不出口的。

但是想到其他几个长辈叫她小婶婶,自己瞬间就平衡了。

季念念开口:“诶,不是宋清砚找你,其实是我找你。”

对上宋殊一脸疑惑的表情,她有些害羞开口:“是这样的,我是你的粉丝,从你出道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你很努力很有才华特别棒!”

“哎呀,我就是见到自己粉的爱豆有些紧张,你知道我想要表达的意思吧?”季念念说话都开始磕巴了。

宋殊明白她的意思,她的眼神就跟那些喜欢自己的粉丝一样,所以她说的是真的。

原来……难怪刚才就一直觉得有一股灼热的目光一直看他,原来不是自己的幻觉。

这是什么神展开呢?自己的小婶婶是他粉丝?

很好!为什么他有种出息了的感觉呢??

宋殊笑了,他的长相是属于阳光类型,笑起来很干净,是小女孩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干干净净,阳光的味道。

两人进行了半小时的友好粉丝会面后,宋清砚从书房进来。

宋殊平时见到他小叔就想要跑,不过现在他并不这么认为了,他现在可是有个靠山!

一物降一物

宋殊的脸上就差写着‘春风得意’这个成语了,宋清砚都懒的搭理他。

在宋清砚的心里,宋殊也是一个熊孩子。

“晚上在这里过夜?”宋清砚低声问季念念。

家宴结束后天都已经彻底黑透了,老太太的意思是让他们在这里过夜。

所以宋清砚上来问她的意见,他有些担心她换个地方就睡不好,虽然有他在身边,他有的是方法让她睡得香。

季念念有些好奇这里的晚上是什么样的景色,所以她决定今晚在老宅过夜。

宋清砚给了她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季念念:?

宋殊:我觉得我应该在车底,而不是站在这里看他们眉来眼去。

宋殊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就溜走了。

季念念吐槽老男人:“你看,你都把我的爱豆吓跑了。”

为什么这里的小辈都有些怕宋清砚呢?明明他这么亲和。

宋清砚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对她的问题不予回答。

很快,季念念就明白他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了,这个记仇的男人原来他一直都没消气!

原本有些认床的季念念,压根就没机会体会这陌生地方,也没法欣赏别墅的夜景。

被对方差点拆散了骨头,留她最后一口气在自己各种哀求,割让各种条款后对方才放过她。

就这样一觉睡到天亮,连梦都不带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