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秘:穷人当家 > 第3章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第3章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昏黄的烛火照亮了书桌上,四根蜡烛摆放在白纸的四周,布莱德单手紧握水晶笔,手臂笔直放置,嘴中则缓缓用古赫密斯语说出了占卜所祈求的语句: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生,我是你的今世,如果我们有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仙笔仙……”

一共念诵七次之后,布莱德看着那跟笔一点动弹的痕迹都没有,紧绷的心情稍微放缓了一些。

“呼,我就说不可能这么巧合,哪能随便做一次没有保护的‘黑占卜’就正中靶心啊?”

他没有握笔的手擦了擦额头的虚汗,正想抽回自己的手臂,布莱德的表情却是一僵。

他有些惊恐的发现自己笔直伸出的那只手没法动了!

有什么奇怪的力量正在笔杆当中涌现,那股力量拖动着笔杆,缓缓在桌上平摊着的白纸上画出了一个圈来!

“卧槽!”

他几乎惊呼出声,但立马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在想到自己正在进行的占卜很有可能是指向某个神秘的存在之后,布莱德更加小心了。

“笔仙,你来了吗?”

布莱德小心翼翼的问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他要确定一下,自己的占卜是否是得到了某个神秘存在的反馈。

正在重复画圈的水晶笔缓缓停了下来,在听到布莱德的问题之后,那杆寒酸的笔在纸上画出一道白痕,因为么有笔墨的原因,所以那条白痕看起来像是要割断纸张的表面一样。

它停在了用古赫密斯语所写的‘是’上,开始缓缓画圈。

但布莱德清楚,画圈的人不可能是他!

深吸一口气,布莱德继续问道:“笔仙笔仙,今天下午的那场占卜仪式,是不是你做的?”

在父亲所讲的故事里,玩这个占卜游戏必须要遵循两大原则:一,不问死因,二,在游戏结束之后要送走笔仙。

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下午在韦尔奇问出了那个问题之后,笔仙要做的应该是回答,而不是吹灭周围的蜡烛才对啊。

想到这,布莱德才惊异的发现了这个不寻常的地方。

就算他真的能从笔仙游戏中得到占卜启示,下午的那场占卜很可能不是并不是笔仙所为!

那杆笔又动了,这次它是围绕着用古赫密斯语写着的‘否’字转圈的!

下午的那场占卜招来的并不是现在的这个笔仙!

发觉这一点的布莱德立刻问道:

“韦尔奇他们有危险!”

那杆笔又转到了‘是’字上。

——

夜晚,华灯初上,韦尔奇家门口。

克莱恩失神的走在街道上,他怀里鼓鼓的,似乎藏着什么东西,在无人的街道上走过一道暗巷的时候他拐了进去,约莫一个半个小时后他便出现在了自己家的门口。

他的怀里的东西似乎已经少了大半,被他藏在了其他的地方。

克莱恩打开了房门,没有惊动自己的哥哥班森和自己的妹妹梅丽莎,就径自走入了自己的房间当中,合上了门。

煤气灯的火光点燃在漆黑的房间里,驱逐黑暗之后,克莱恩坐在了自己的书桌之前,他双眼无神,似乎被什么东西夺取了神智一样,在呆愣了许久之后他这才将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那是一把泛着黄铜色泽的左轮!

克莱恩将手中的左轮放在桌上,随后在书桌上抽出自己的笔记本,用拿着右手边的一根深色钢笔,在笔记上写下了第一个字。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砰——

血花四溅,那声音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所有的一切都被封存在了这样一间小小的房间当中。

——

布莱恩跑到韦尔奇住所之外的时候看到他家的铁门并没有关上,处于半开的状态的时候表情就是一凝。

“出事了!”

手中紧紧攒着自己的手机和从父亲书房里拿出来的符咒,布莱德屏息凝神的推开了半开着的铁门,悄声踱步走入其中。

整栋房子里静悄悄的,很安静。

屋子里并没有开灯,布莱德却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正在窥伺他一般,可等他想要找出那个东西,却怎么也无法发现窥伺者的存在。

“韦尔奇?娜娅?克莱恩?”

连喊了几声,布莱德发现没有人回应他之后这才僵着一张脸往楼上走去。

“他们可能是出去了。”布莱德心中暗暗想到,但那股不安的感觉正在迅速扩大。

咚——

咚——

走到二楼的时候,布莱德听到了一丝细微的,仿佛什么东西正在敲击墙壁的声音。

“韦尔奇?”

布莱德发现声音的来源来自于韦尔奇的房间,来自于今天晚上他们玩笔仙游戏的房间的隔壁。

韦尔奇的房间门半开着,布莱德缓步走过去,轻轻将门打开的时候,他看到了今生绝对无法忘记的场景。

入目的是韦尔奇的房间,娜娅此时趴伏在地,整个脑袋深深的浸入了一个只有半盆水身的水门当中,一动不动!

而之前布莱德听到的动静,是已经头破血流,双眼翻白的韦尔奇正在拿头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房间的墙壁,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那张已经布满了血丝,一点不见眼白的眼睛就这样直直的朝着布莱德看了过来,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所有人都会死,包括我——”

他的嘴巴张大,露出了牙床与舌头,看起来犹如一个已经失控的怪物!

“啊啊啊啊——!”

布莱德再也忍不住了,但他尖叫的声音仿佛刺激到了已经变为一具死尸的韦尔奇,韦尔奇不再撞墙,而是伸出手向他走来,像是要将他活活掐死!

布莱德想要站起来逃跑,可是他身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死死压住,根本没办法动弹!

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莱德心里无声大叫着,嘴巴张开却再也发不出哪怕一丝的声音。

而就在此时,他的手心,一个银质的小片突然亮起一道赤红的亮光,随后韦尔奇的尸体仿佛受到了重击,砰的一声倒飞了出去,撞碎了装饰用的花瓶之后就倒在那里一动不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