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秘:穷人当家 > 第8章 问题上限

第8章 问题上限


是夜。

布莱德睡了一个一个早上加一个下午,现在根本睡不着。

他躺在床上,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却在想着那本安提格努斯家族的日记。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幕一幕的从他的脑海中划过,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想,让布莱德有些烦躁。

他有些暴躁的起身,拖着拖鞋走到书桌前,拿起了那支水晶笔。

“母亲并没有提醒我说这些有问题,也就是说那个隐秘的存在,也就是‘笔仙’是比较友好的生物。”

“‘笔仙’一般是指怨魂一类的亡灵生物,被占卜召唤而来的‘笔仙’应该也属于这类。”

他不知道兰德夫人已经试探过这支笔的秘密了,按照常理去推算的话他也只能得到这个结论。

“不过有一点必须确定的是,是这支笔的问题,还是我真的召唤来了‘笔仙’的存在。”

想要验证这一点很简单。

左等右等,反正睡不着,布莱德准备趁着自己母亲还在这里,打算莽一把试验一下。

想及如此,布莱德拿着这只水晶笔,随手又从从旁抽出一支钢笔和一张a4大小的纸,匆匆走出自己的卧室,在二楼尽头,靠近窗户的门上敲了敲门。

“进来吧,布莱德。”

里面传来了兰德夫人如青丝般的声音。

布莱德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此时兰德夫人并没有睡觉,她戴着一副无框眼镜,正坐在书桌前似乎在看一本由著名旅游诗人所写的诗歌。

“有什么事吗?”

兰德夫人望了过来。

布莱德也没有矫情的想要自己解决的一丝,他不是非凡者,自己的母亲也足够有能力解决,为什么不去麻烦?

只有恐怖片主角才会在看到苗头不对的时候还往里莽!

“母亲,我想和你从新做一遍之前的那个占卜仪式。”

兰德夫人笑了笑,也没有打击自己儿子的意思,她点头同意后布莱德就拉起书桌前的另一张椅子,然后把手中的工具全部放到了物品摆放整齐的桌子上。

纸张摊开,布莱德在其上迅速写上用古赫密斯语写着的‘是’与‘否’之后,他先将那只钢笔拿了出来,横握在纸张的中心。

兰德夫人同样身处了手,用和布莱德一样,非常标准的姿势握住了那支笔。

“笔仙笔仙……”

布莱德一共念了七遍,其间兰德夫人一直在观察着布莱德的状态和四周的情况,不过很显然的,那位‘笔仙’并没有来。

“恐怕真的是笔的问题?”

布莱德心里一沉,正想问兰德夫人的时候,自己母亲只是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示意他将那支水晶笔拿出来,和钢笔以同样的动作握住。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我是你的今生,如果我们有缘,请在纸上画圈。”

“笔仙笔仙,你是我的前世,……”

这次布莱德念话的时候更加小心,也更加谨慎。

他感觉周围的温度似乎在降低。

呜——!

布莱德能感觉到一股阴风吹拂到他的脸庞之上,愕然之间布莱德仿佛看到了一只猩红的眼睛正在透过某个不可直视的地方正在窥伺!

似乎这次是有高序列非凡者在场的原因,这次的笔仙游戏产生的影响比之前两次都要强烈!

“母亲……”

“嘘。”兰德夫人眯起了眼,看着桌面上正在转圈的水晶笔,“祂来了。”

祂?

布莱德背后有些发冷。

“如果不是‘笔仙’的问题,而是笔的问题的话……这支笔该不会是某个途径的高序列强者遗留下来的非凡特性?!”

圣者?地上天使?

真是笔的问题?!

“布莱德。”兰德夫人道:“问吧。”

布莱德看着不断转动的笔,抖了抖肩膀,随后在兰德夫人鼓励的注视下开始问道:

“笔仙,那本安提格努斯家族的笔记,是不是存在问题。”

没有墨水的笔尖划过粗粝的白纸,发出嘶哑难听的声音,仿佛是一具干尸在呐喊一般,听的人鸡皮疙瘩都感觉要掉一地。

水晶笔带着布莱德和兰德夫人的手,停留在了‘是’上。

“果然吗。”

布莱德心里沉了下来。

他望向兰德夫人,却发现母亲看的地方并不是水晶笔,而是他的身侧。

布莱德:???

“母亲,你在……看什么?”

布莱德瞬间觉得自己母亲似乎看到了什么,‘笔仙’该不会就在自己旁边把?!

“没什么,继续问吧。”

兰德夫人收回了视线,她没和布莱德说明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因为那可能会稍微有点,嗯,有点让人难以接受?

这些小问题还是交给布莱德以后去解决吧,她是一个纵容孩子的家长,不应该干涉孩子的成长。

再说了……

兰德夫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手中握着的水晶笔的目光带着一丝的审视,似乎想透过它看到什么其他的东西。

第二个问题。

“那本笔记是不是已经失踪了。”

水晶笔依旧在‘是’字上画圈。

第三个问题。

布莱德深吸一口气,随后沉声问道:“杀死韦尔奇和娜娅的,就是那本笔记!”

水晶笔给出的答案是,‘是’。

那本笔记有大问题!它可能是具有污染的力量,会将所有见过笔记内容的人的灵性污染,让他们成为笔记的傀儡!

这是‘活的’!

……

三个问题结束之后,水晶笔就在没有给出答案。

兰德夫人给出答案:“看来它一天的上限是三个问题。”

布莱德应了一声,可等了许久,发现自己母亲并没有接着往下说的意思后,布莱德忍了忍,这才像是下定了某个让他难以抉择的决定,一脸期待的凑到了兰德夫人面前,“妈~。”

看着凑到自己跟前的脸,兰德夫人则是连表情都没有发生一丝的改变。

“嗯?好好说话。”

兰德夫人虽然嘴角带笑,但说出的话却毫不留情的打压着布莱德:“好孩子,玩好睡前游戏之后这个点该回去睡觉了,乖。”

布莱德:……

他难得撒个娇想套一次答案就这么难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