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秘:穷人当家 > 第20章 地牢

第20章 地牢


处理完所有事情,菲尔莱·兰德回到自己住宅的时候看着乱成一锅粥的花园的时候,她看起来有些失神。

“哦,天哪。”

花园里那些不管是常见的,还是不寻常,珍贵的,或是稀有的植物都在昨晚的那一场雷电的洗礼之下变成了残渣。

菲尔莱·兰德看着自己平日里静心照料的植物被毁的差点连渣都不成,就觉得自己的血压一下子好像就上来了。

“千万不要让我抓住那个坏孩子。”

她喃喃自语,一脚踏入花园当中。

灵性之墙瞬间崩塌,紧接着的一股更为强大的灵性重新包裹了这里,隔绝了内外。

脚下黑红色的土壤中里散发着一股铁锈和血液虫子烧焦的味道,并不算好闻。

菲尔莱·兰德在那个半米深的巨坑驻足片刻。

“污染,来自某一高序列的,有着强烈传染性质的污染,以及一丝并不容易察觉的,想要让人不由得吟诵赞美诗篇的可怕影响……”

她轻声说道,“这可不太妙。”

昨晚的那片大雾是从某个被隐秘的地方飘出来的,而那个地方好像并没有他们认知的那样一直处在封闭状态。

“失控的水银之蛇可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存在……”

在发现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之后,菲尔莱·兰德走进大门,不过她并没有去二楼,反而是走进了厨房。

在灵性与仪式相互呼应,空间发生了不规则扭曲,厨房靠近窗户的平整上忽然地面出现一个向下不断延伸的楼梯,而自上而下,并不能看清这个楼梯底下的黑暗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

无视黑暗,菲尔莱·兰德缓步走入阴暗的走廊里,而越是向下,那片浓郁的黑暗就愈发浓厚,仿佛能够将人吞噬一般。

楼梯底部的尽头是一个监牢。

黑色的火焰在监牢四周漂浮,地面用的是特质的建筑材料构筑,坚韧而强大的灵性之墙无声的隔绝着内外,让这里的力量无法向外渗透分毫。

兰德夫人走入其中的时候,监牢里正有一个枯瘦的人影无声的注视了过来。

“看来并不是来寻找你的。”

“嗬——”

那个枯瘦的,浑身都是皮包骨头的身影长着一头浅蓝色的长发,此时在看到菲尔莱·兰德之后,他整张脸都挤到了监牢的铁栏杆上,甚至无视了上面能够灼烧他身体的咒文,伸出一只手想要抓住菲尔莱·兰德。

“菲尔莱·兰德——!”

兰德夫人站在门旁,并没有踏进这里的打算。

“菲尔莱·兰德——!”

那个人疯狂咆哮着,声音引起漂浮在他四周的黑色火焰都变得震荡,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离开这里你就会死。”

菲尔莱·兰德缓缓开口,“所以即使你将我杀死,你也无法离开这里,只能被困死在这。”

向外鼓的双眼仿佛涨大了无数倍一样,血丝几乎布满了他的双眼,听到这话的时候,他近乎咆哮的道:

“你!霍尔金!你们真以为你们两个能够留住我吗?!”

“我要杀了你们!要让你们的所有,你们的一切,全部变成灰烬!灰烬!”

“哈哈哈——你们真以为那些来自无上存在的力量会那么容易被你们镇压?黑夜,那个臭女表子不可能一辈子把所有的秘密藏起来,你们终究会被吾主杀死,以最为残酷的方式杀死!渎神者!哈哈,渎神者!”

“该死该死该死——”

空气疯狂振荡,周围黑色的火焰鼓地面上刻着的那些扭曲疯狂的线条交相呼应,刻录在囚牢之上的咒文瞬间发出黑色的光,割断了男人伸出去的手臂,但他毫不在意。

“哈哈,你们都会死!末日即将降临!到时候你们都会死去!只有吾主!只有吾主才是真正拯救世间万物之神!”

“好吧,看来那些污染的来源,确实是我想的那个地方。”菲尔莱·兰德没有一点被这些语言所干扰心神的样子,但她心里还是不由得担忧的想到,情况恐怕比她想的要遭许多。

“奇迹师要失控了,真是造物主简直将他洗成了只知道赞颂与疯狂的疯子。”

走出地底的时候,那向下的通道也逐渐关闭,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菲尔莱·兰德拿出自己的手机,在拨出一个号码之后,她带着一丝不在旁人面前显露的凝重和不易察觉的烦躁。

与那个家伙的每见一次,都相当于和一个污染源近距离的接触一样,会不由自主的给人的灵性带上一丝疯狂的韵味,让人不自觉的中招。

菲尔莱·兰德处理污染很有一套,但灵性沾染的污染并不是那么快速就能够处理干净的。

她觉得烦极了。

“昨天晚上,那个地方的东西出来了。强行从其他途径晋升不相邻的水银之蛇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半疯状态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即使水银之蛇有着重启的能力,能够洗掉一定程度的疯狂与污染,但这也不是绝对的,能洗掉的污染与疯狂终归有着极限。

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大海海浪翻腾的声音,还有水手的吆喝声,某种生物的叫声,等等。

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随后一个沉稳低沉的声音传来:

“等我回来。”

关闭通讯,菲尔莱·兰德重重呼了一口气。

“真实造物主对这里的影响比我们想的要强上不少,那个地方……”

她在这停顿了片刻,随后呢喃出了那个地名。

“寂静岭。”

“随着水银之蛇的力量削减,疯狂代替了理智,那个地方镇压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弱,黑夜放在那里的精力也终归有限……”

这可,如何是好呢?

兰德夫人的视线仿佛穿透了墙壁,望向布莱德的方向,久久无法收回视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