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洪荒:我黄龙炼化诸天,不入阐教 > 第167章 因果报应,金乌入洪荒

第167章 因果报应,金乌入洪荒


幽都山,幽冥宫。

“原来如此,能有一丝真灵恢复自由,便是一件难得的机缘。”

听到黄龙的解释后,九幽鬼母露出恍然之色。

想想也是,在鸿钧和天道的联手镇压之下,真灵想要脱困必将受到千难万阻,能够让一丝真灵恢复自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然而,当她从黄龙口中得知,天道自上古时期开始,便成为洪荒运转的唯一规则,鸿钧也击败罗睺,如今更是已然合道之后,她心中的震惊变得更加强烈。

此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将我的一丝真灵,从鸿钧和天道的联手镇压之下解救出来?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九幽鬼母可以确定,黄龙绝非上古时期的人物,甚至都不是先天神圣,可正是因此,才让她更加难以置信。

在鸿钧成圣之后诞生,在天道和鸿钧的注视下,却能够有如今这样的成就。

并在天道和鸿钧未能察觉到的前提下,将自己解救出来。

这样的结果,九幽鬼母怎么都理解不了。

“你暂且在幽冥宫之中修养,今后我会继续想办法,将你的更多真灵解救出来。”

黄龙冲着九幽鬼母微微一笑,随即向前迈出一步,便从幽冥宫消失不见。

如果没有九幽鬼母的那份传承,他很难达到如今这个高度,他必须偿还这份恩情。

想要在鸿钧和天道的手中,将九幽鬼母所有的真灵都解救出来,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还需要徐徐图之。

……

三千年前。

太阳星飞出一棵神树,落在东海汤谷。

神树盎然耸立在天地之间,通体赤红,遮天蔽日,散发出炙热的高温,让人感觉直面太阳一般。

树冠上面,有十个巨大乌巢,每一个都有数十里大小,氤氲不凡,道韵弥漫。

其内栖息着九只金色神鸟,每一只都生有三足,羽毛华丽,流光溢彩,沐浴炽热太阳金焰。

这棵树正是极品先天灵根——扶桑树,树上神鸟正是金乌。

他们是天帝之子,是帝俊与羲和的子嗣,也是太阳之灵,跟脚深厚,堪比一些先天神魔。

受到天庭气运的加持,他们刚刚出生,就有太乙金仙的修为,如今更是太乙金仙圆满,距离捞出真灵,成就大罗果位仅有一线之隔。

他们天生就能够掌控太阳真火,哪怕才出生不久,可实力之强,太乙金仙之中,鲜有能够与之一战的对手。

若是联手组成金乌大阵,大罗金仙初期都难以在他们的手中讨到好处。

这一天。

老大伯瑝发现扶桑树外面的先天大阵,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裂缝。

他顿时心中一喜,将其余九只叫来。

“诸位弟弟,只要顺着这道裂缝出去,我们就可以离开此地,前往洪荒玩耍了!”

“大哥没有骗我们吧,我在天庭的时候,就听说洪荒比天庭还要更大,比起汤谷就更不用说,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十分精彩。”

“老大,我们一同出去见识一下洪荒的风采吧。”

“可是……父亲还有东皇叔叔说了,让我们待在这里,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的……”

老十幼玟最老实,怯生生地说道。

其余几只金乌闻言,也都露出了纠结之色。

十只金乌严格来说,只是后天生灵,但是他们的根脚,却丝毫不比先天生灵差。

这也就导致了他们出生就有着强悍的修为,但是他们的心智成长却极为缓慢。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心性也就和人类的六七岁小孩相当。

在这个年龄,他们都极为贪玩,又不敢违背帝俊和东皇太一所交代的事情。

三千年前,人族大劫结束之后,帝俊意识到妖族已经没有回头路,他现在只能一路走到底。

如果能成,那他就是真正的天帝,圣人都要对他俯首称臣的天帝。

可要是失败了,那么妖族的荣光将不复存在。

他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成功,他必须提前做好失败的准备。

要是在和巫族的最终一战之中,天庭真的落败,也能够保住更多的妖族血脉。

他自己的子嗣,自然就成了优先保护的对象。

而且十只金乌也只是刚刚出生不久,连大罗金仙都不是,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于是,帝俊特地将扶桑树挪到东海,还特地设置一个先天阵法。

帝俊告诉十只金乌,说他们年龄尚小,不能自如控制太阳真火,就在这扶桑树里面好好修行

等修炼到了大罗金仙,能够控制身上的太阳真火,就能离开这个先天阵法,到时候想去哪都行。

并告诫他们,只要还未修炼到大罗金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扶桑树。

可是他们毕竟都是小孩子,在扶桑树待了三千多年,早就想出去见识一下洪荒天地,如今有机会,自然不想错过。

现在得到离开的方法,但却不能离开此地,他们全都低垂着脑袋,显得有些愁眉苦脸。

但就在这时,老二仲琅突然目光一闪,提议道:

“我记得鲲鹏叔叔说过,巫族都生活在洪荒大地上,我们身为天庭的太子,理应替父皇母后分忧。”

“我们虽然修为尚低,但是进入洪荒之后,烧几个巫族部落,想必不成问题。

“若是遇到落单的大巫,联手将其击杀,不仅能扬名洪荒,令洪荒众生知晓我们兄弟十人的名号。”

“这件事情传到父皇的耳中,他们也会为我们而骄傲,必不会责罚我们离开扶桑树的事情。”

“况且,父皇是何许人也,他所布置的先天大阵,又怎么可能会出现裂痕呢?也许这就是父皇对我们的考验!”

其余金乌闻言,全都大为心动。

如果真的能够扬名洪荒,不仅可以见识洪荒风景,还能够获得帝俊的夸赞,他们自然是心动不已。

幼玟还是有些担忧,东皇太一在离开之前,可是特意嘱咐过,让他们呆在这里不要惹事。

但是其他几位兄长全都同意仲琅的提议,最终他也点了点头,决定出去看一看。

不过他心中想的是,尽量看着兄长,不要让他们惹太大麻烦。

巫族的事情,自有妖族长辈应对,他们应该听帝俊和东皇太一的吩咐,不要招惹是非。

“啾——!”

十只金乌从裂缝之中飞出,在东海之上兴奋飞舞,炙热的太阳真火自他们体内宣泄而出。

耀眼的光芒让周围看不到太阳星,苍穹出现十个太阳,出现日浴东海之奇观。

在太阳真火的炙烤下,海水的温度迅速升高,很快就有大量水族生灵因此而丧命,尸体刚浮出水面,就被太阳真火烧成灰烬,尸骨无存。

金鳌岛,碧游宫。

瞧着在东海上空肆意撒欢,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造了多少杀孽。

上清圣人皱眉,对于金乌的行为,可以认为是年幼无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出现,对东海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

但也可以认为,这是对天地生灵缺乏敬畏!

在上清圣人看来,十只金乌如今所为正是后者。

他准备再等上一段时日,若是十只金乌不加收敛,他会亲自出手将其诛杀,让这些金乌偿还因为的因果。

可惜,十只金乌没给上清圣人出手的机会。

十只金乌虽然年幼,但也知道东海是龙族的地盘,更是上清圣人和黄龙圣人的道场所在位置,他们哪里敢在这里久留。

尤其是黄龙,他们在天庭的时候,关于黄龙的传奇事迹,他们没有少听。

即便是妖族,即便是敌对,依旧有不少妖族对黄龙钦佩不已,这种钦佩无关立场,就是纯粹对黄龙所做的事情感到佩服。

十只金乌在逗留了片刻之后,便朝着洪荒大陆飞去。

碧游宫。

上清圣人见此情形无奈一叹,随即收回目光。

或许这也是十只金乌的一线生机吧……

归墟,云隐道观。

黄龙从先天葫芦藤里面走出,瞧着十只金乌逐渐逼近,他思索了片刻后,挥袖间施展两门神通。

行云!

布雨!

下一刻。

归墟的周围,便下起了瓢泼大雨。

任凭太阳真火再凶猛,也无法对这些雨水受到分毫影响。

十只金乌知道,这是黄龙的手笔,老十幼玟露出几分思索之色,朝着骷髅山行礼,其他几位金乌如梦初醒,也跟着行了一礼,随后急忙远离此地。

目送十只金乌渐行渐远的背影,黄龙叹了一口气。

万年前,人族大劫时,不少种族无辜受害,自洪荒消失。

这可是一份巨大的因果业力,哪怕妖族有天庭气运的庇佑,也无法彻底消除这份业力。

这些业力便是落在了帝俊最为亲近的人身上,也就是这十只金乌。

这也是为什么帝俊亲自布置的先天大阵,却会出现那一道裂痕。

当然了,这并不排除有某人的介入。

同时,天道同样也给了他们一线生机。

若是他们能放弃外出的诱惑,安心在扶桑树上面修炼,自然就能避开死劫。

或是他们出来后,能够控制住身上的太阳真火,不再继续造下杀戮,,同样能幸存。

可惜吗,他们都没有做到。

不过……

金乌的死亡,对于黄龙来说却并非是坏事,只要利用得当,幽冥界将会因此而火力。

同时还能保住帝俊血脉,也算是完成东皇太一的请求,偿还一份因果。

黄龙看向掌心虚影,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到幽冥界之中。

……

“啾——!”

伴随着一道道清脆的啼鸣声,十只金乌飞入洪荒大陆。

苍穹之上,顿时出现了十日横空的景象。

大地温度疯狂飙升,草木自燃,江河干涸,许多灵地都变成了废墟。

最开始的时候,是大量灵智未开,未能修行的凶禽异兽靠不住炙热的火焰,接连被烧死,化为灰烬。

随着时间推移,实力弱小种族,渐渐也抵御不住太阳真火的炙烤,最终被烤干血液。

甚至有一些注重都因此而亡族灭种,断了传承。

十只金乌在洪荒肆意撒欢,所过之处,火海蔓延,生灵涂炭。

他们并未注意到,那些弱小的生灵,就连他们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火焰,都无法抵挡住。

唯有老十幼玟隐约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但是认知上面上的差异,让他并未发现生灵的死亡。

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不会在意一只蚂蚁、蚊子的死亡一般。

在经过万年繁衍生息后,人族已经恢复了部分元气,虽然数量不如全盛时期那般多,但个体的修为要更加强悍。

可即便如此,在十只金乌灼烧下,依旧死伤惨重。

除了崆峒山因有人族三祖庇护,幸免于难外。

也只有东海附近的部落,以及个别几个,有着数位太乙金仙坐镇的大型部落,才能够勉强扛住滔天火浪。

缠绕在妖族气运上的那条业力巨蟒,此时变得更加庞大。

十只金乌身上业力也变得更加厚重,甚至出现了一缕看不见摸不着的劫气,缠绕在他们的灵台上,使得他们被被蒙蔽心智,行为愈发疯狂。

到了后来,十只金鸟朝着不周山飞驰而去。

随着不断接近不周山,所经过的巫族部落也变得越发密集

数个中小巫族部落被太阳真火湮灭成灰,十几万巫族丧命,回归天地。

在灵台被劫气蒙蔽之下,他们变得愈发兴奋,愈发自大,竟朝着一个巫族大型部落飞去。

结果自然不用多说,惹出一位可怕存在。

一位大巫显化出万丈真身,体型魁梧,煞气冲天,他手持桃木杖,一步踏出,便到来十只金乌的头顶,朝着他们的脑袋砸下去。

“毛没长齐的妖族小畜生也敢来此,今天老子就把你们炖了吃!”

这位大巫,正是夸父!

轰——!

伴随着一道震耳欲聋的巨响,缠绕着木之大道的桃木杖,和太阳真火发生猛烈撞击。

虽然夸父是木之大巫,但是木之大道本就被火和金之大道克制。

太阳真火又是至阳之火,乃是太阳星,以及帝俊、东皇太一这一脉才能够施展的火焰,威力强大,暴虐狂暴,哪怕是寻常的水之大道碰上,都能将其煮沸蒸发。

但大巫毕竟是大巫,乃是能与大罗金仙媲美的强大存在,夸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夸父这一杖下去,令十只金乌联手阵势破碎,金乌大阵瞬间被击溃。

哪怕他们在大阵的加持下,他们通过承受了这一棍的伤害,依旧是收了不轻的伤势,眼神也随之恢复了几分清明。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