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双城之战从一个打火机开始 > 第五十二章 希斯塔的目的

第五十二章 希斯塔的目的


  晚上的酒宴,来这里的全都是皮尔特沃夫的贵族,杰斯和梅尔也来到了这里,还有凯特琳的父母,虽然这个宴会厅徐阳从来都没有来过,但是还是很气派的。

  徐阳一一打过招呼以后,就准备开始在宴会桌上大吃大喝起来了,这几天鸡蛋都吃麻了,难得有这么多大鱼大肉。

  就在徐阳打算开吃时,希斯塔却伸来了一只手,然后对徐阳道:“想要和我共舞一曲吗?”

  看了一眼桌子上的美食,又看了看希斯塔,徐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跳就跳吧。

  虽然徐阳从来没学过跳舞,但是启迪符文现在在徐阳体内,无论徐阳学什么东西都会特别的快。

  刚开始跳的时候可能会踩到希斯塔,但是慢慢的,徐阳就熟能生巧了,只是在跳舞的时候,徐阳突然发现,希斯塔手上的订婚戒指消失了。

  而杰斯说过,这个戒指一旦带上去,就取不下来了,虽然说这个取不下来不是绝对的。

  而这时,希斯塔被关在海岛的那一幕再一次出现在了徐阳的脑海里,一股寒意突然从背后升起,这个人难道不是希斯塔?

  想到这里徐阳直接松开了希斯塔的手,希斯塔也是有些意外,看着徐阳道:“你怎么了?”

  而徐阳这时赶忙开始使用精神力开始聚集周围的灵力,这个希斯塔是真是假用洞察术看看就知道了。

  然而就在徐阳聚灵的时候,身体的血管突然进入了超负荷状态,剧烈的疼痛让徐阳放弃了聚灵,而希斯塔看到徐阳这副样子以后只是冷笑了一声,而这时杰斯、梅尔、凯特琳的父母全都变成手持皮鞭的蒙面女子,而希斯塔则拿出了海克斯弯刃,很明显,她知道,现在已经不用再装下去了。

  “这些天你吃的食物可都是让你无法凝聚精神力的,精神力都无法外放,更不用说聚灵了。”

  徐阳慢慢的从那种疼痛中缓了过来,自己这次真的栽了,栽的彻彻底底的。

  就因为对方是希斯塔,徐阳根本没有怀疑过她,而且她最近所有的表现都和希斯塔一模一样。

  “你是谁?希斯塔呢?”徐阳这时还在试着凝聚精神力,但是每次凝聚的时候,自己的身体都会传来让自己无法忍受的剧痛。

  希斯塔见徐阳还在凝聚精神力,然后道:“别试了,这颗果子就算是天神来了,也没有办法可以帮你接触解除,虽然你体内有启迪符文,但是前些天给你吃的那些鸡蛋,都是为了减弱你和你体内符文的联系。”

  希斯塔顿了顿道:“还有我叫蒂娜,至于你的未婚妻,她现在应该是很安全,不过可惜的是你见不到她了。”

  说着蒂娜将手中的海克斯弯刃对准了徐阳,看着海克斯弯刃里面的海克斯水晶开始转动,徐阳这时也是出一身冷汗,但是就在这时,徐阳想到了一个秘术!

  净化!!!

  净化可以移除目标身上一切的负面效果,于是徐阳直接开始默念净化的口诀,但是因为净化也是需要聚灵的,徐阳最终还是施法失败了。

  番外(不计入正文字数)

  于此同时

  平行宇宙

  “你玩船长被控制怎么不吃橘子啊?”

  “我特么没蓝怎么吃啊!”

  ———

  徐阳这时真的快无语了,自己体内可是一块完整的世界符文啊,怎么就因为几顿饭就把自己搞废了?不科学啊!!!

  刚想到这里,海克斯弯刃已经刺了过来,没有办法,使用不了精神力就只能肉搏了。

  好在艾欧尼亚一战,自己学到了不少战斗经验,面对蒂娜的攻击,徐阳也全都能躲得过去。

  然而徐阳却忘了周围还有一群拿着皮鞭的蒙面女子,徐阳一个没注意,一条腿就被一根皮鞭捆了起来。

  伴随着一阵失重感,徐阳摔在了地上,而蒂娜这时也一刀砍向了徐阳。

  但是徐阳现在的反应速度已经不是当年在底城拳头打脸上还不知道躲的时候了。

  就在海克斯弯刃距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徐阳向旁边一滚,险险的躲过了这一刀。

  而海克斯弯刃触碰到地面时,将地板砸出了一个小坑。

  躲开这一刀以后,徐阳迅速的爬了起来,抹了抹嘴上不知道啥时候流出来的哈喇子。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以后,徐阳喘了几口气,然后对着蒂娜道:“在床上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费劲,你也没这么主动!”

  徐阳说完这句话,蒂娜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虽然之前自己和徐阳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准备了很久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徐阳还能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蒂娜也是有些恼羞成怒。

  “看来杀你之前,还得把你舌头割了!”

  就在蒂娜打算再一次冲过来时,突然听到了后面她的部下传来了一阵惨叫声。

  蒂娜刚转过了身时,一条腿刃直接刺穿了她的身体,顺势将她钉在了旁边的一根柱子上,而周围那三十多名蒙面女此时都已经被切开了脖子,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而等蒂娜缓过神的时候发现眼前的是一个银发女子。

  徐阳看清楚来的人时候也是感动的要哭了,因为来的人正是卡密尔。

  就在徐阳想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的时候,两道钩索直接刺穿了徐阳的身体,顺势将徐阳钉在了墙上。

  看着被钉在墙上的徐阳,卡密尔淡淡的道:“下一个就是你!”

  说着,卡密尔捡起了地上的海克斯弯刃,然后对蒂娜道:“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希斯塔现在在那里,要不然我会慢慢的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削下来!”

  面对卡密尔的威胁,蒂娜丝毫没有惧怕,“我就算死,也不会说的!”

  说完这句话,卡密尔的腿刃一用力,蒂娜的伤口瞬间传来了剧痛,但是蒂娜就是咬着牙,一个字都不说。

  见蒂娜嘴这么硬,卡密尔也不打算再问了,于是卡密尔拿着海克斯弯刃对着蒂娜刺了过去。

  “住手!”

  这时被钉在墙上的徐阳阻止道,而卡密尔听到徐阳喊了一声住手,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徐阳这时忍着身上的疼痛,对着卡密尔道:“那个卡密尔,我觉的应该留她一命,暂时问不出来,可以慢慢问嘛,而且你先把我放下来,不管怎么说希斯塔也是我的未婚妻,而且不出意外,她一直和我说的那个姑祖母应该就是你吧,如果这么说,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姑祖母,既然都是亲家,有话咱们可以好好说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