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32章 这次玩新花样

第32章 这次玩新花样


祈向潮没有理我,一双看着我的黑眸迸射出的丝丝缕缕的寒气,让我知道他生气了。

“周山怎么回事?”他直接问向坐在前排的助理。

这个助理也被他问的有些懵,眼睛在我和祈向潮转了三转,嚅呶的回道:“欧小姐是公司新招聘的翻译,负责这次谈判的。”

周山的话说完,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似乎不明白我一个新来的翻译怎么就惹大总裁不高兴了。

祈向潮这次是来谈生意的,而通过我拿到的材料来看,这单生意的重要性不亚于跟GP集团的合作。

哪怕周山这样跟他解释,祈向潮冷崩的面容仍没有破冰,想必他一定觉得我是在胡闹,担心我玩坏了他的生意!

“你玩什么把戏?”我的屁股刚坐到车垫子,果然就听到他冰冷的质问。

“玩?”我轻轻重复了这个字,“祈总,做为专业又资深的翻译,你这个字是在侮辱我。”

我的话让他的眉头拧的更紧,我抬眸看向他,收起之前所有的不正经,“祈总,我觉得有必要对你做个自我介绍,欧洛,二十六岁,毕业于太阳城经济大学,会英法德意韩日六国语言,其中不包括我们的母语汉语,我现在是您贵公司的翻译,而且我的入职是通过了贵公司的所有考核。”

一口气我把自己介绍完,我看到祈向潮的眸光更深了,我分不出这深是对我的意外,还是我这样就入职到他的公司不悦。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这次就要让祈向潮知道,我欧洛除了床上功夫了得,嘴上的活路也不差!

我拍了下手中的资料袋,“祈总,对于这次合作内容我做了充分的准备,而且GP集团与政府合作的翻译材料也是我一手完成的,如果你对我这个人的能力有怀疑,请让我在接下来的翻译中证明自己。”

“证明?”他哼了一声,“拿几亿的单子来证明你,是你脑子有问题,还是我智商出了线?”

“呵——”我笑了一声,“那祈总的意思是根本不信我了?”

他没有说话,那鄙夷的眼神分明就是,我从来没想到,祈向潮会如此看不起我!

也对,在他的记忆里,我也就是床上活好。

“祈总我可是经过你们的层层筛选,你在侮辱我的同时,也是在侮辱你公司的那些考核官,”我提醒他。

“周山换人!”这时祈向潮直接下了命令。

我一听这话有些急了,直接吼了两个字:“慢着!”

吼完,我看向身边的男人,“祈向潮你什么意思?你可以不信我,但是你没权利直接封杀我,我是不是有能力,你验证了才有资格做决定。”

一边的周山看直了眼,似乎没料到我一个小翻译,敢这样跟总裁大人叫板,而且还直呼了他的大名。

“祈向潮我告诉你,今天这个翻译我跟定了,管不管咱们谈判结束再论,”说完,我也不顾他是什么表情,直接对司机说了两个字:“开车!”

大概谁也没见过有人这样对祈向潮,都有些懵了,居然司机真的乖乖听了我的话开了车。

“总裁,现在换人不可能了,一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二是没提前看过我们这次谈判合作的资料,就算语言能力再过关,恐怕也一时无法适应,”周山在空气凝滞的车内,小声的解释。

祈向潮没有接话,谁也不知道他的意思,也包括我在内,他现在是没赶我下车,但谁知道他一会会不会让我进会场?

不过我不管了,今天这个翻译我跟定了,我非要让他祈向潮知道我欧洛的能耐。

我和祈向潮谁也没有说话,就那样一路僵持到了会场,我也没理会他是什么反应,直接开门下了车。

周山为他打开了车门,祈向潮走了下来,虽然此刻我对他刚才的羞辱还憋着气,但做为翻译我还是摒弃了自己的情绪,走到他的身边,这时我听到他用只有我俩听到的声音说道:“欧洛这次玩好了怎么都好说,玩砸了咱们算总帐。”

总帐?

他这意思是除了这次的事,还有另外的帐要跟我算,可我一时真没想起来,我和他之间还有什么帐?

难道是因为我欺负了他的未婚妻?

不过我欺负他未婚妻的时候,他大多都在场吧,如果他要算帐的话,当时就可以,没必要等到现在吧?

我狐疑的猜测着,直到接待方过来,我才收起心神,为他做到位而准确的翻译。

谈判很紧张,双方言辞专业而犀利,好在我准确够充分,整个翻译过程我做的游刃有余,再加上我的汉语言文学功底不错,外国佬很多文字被我翻译成汉语的精美诗词,虽然祈向潮没说什么,但从他偶尔的神色变化间,我也能感觉到他的满意。

而且他也不是外语的白痴,美国MBA的商学博士,英文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其实他要求周山换人的时候,他应该就打算自己亲自上阵的,只不过不知他为什么最终还是用了我,大概他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能耐吧?

第一天谈判结束,几个重要的环节敲定,虽然是这样,但谁也没有掉以轻心,简单的晚宴之后,大家便各自回房,我也一样。

月黑风高,异国他乡,本该是肉食男女最该放纵的时刻,但我并没有采取行动,甚至故意早早的关了手机,欲擒故纵,这次我要跟祈向潮玩点新花样。

第二天一早,我精神饱满的出现在祈向潮面前,他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怪异,大概是奇怪我昨晚很乖的没有打扰他吧。

而且我不仅昨晚没有打扰他,就连这一刻我也没有,而且我还用了十分标准的下属对上司的问候语问候了他:“祈总,早!”

这是从昨天进入谈判会场以后,我唯一与他说的与工作无关的字眼,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宴开始。

今天的谈判同样也很顺利,所有的细节全部敲定,就等明天的签署合约了,所以外国佬准备了晚宴提前庆祝。

晚宴浪漫而温馨,红酒香槟让每个人紧绷的神经都得到了放松,我也是一样。

要说这两天不紧张是假的,一是我知道这次谈判值钱,二是我太想证明自己给祈向潮。

我想他应该是满意的,因为所有谈判的结果几乎都是实现了他的要求,而且我可以说整个翻译我是零误差,我一边品着美酒一边看着他,然后一边默默等着他对我的肯定。

大概是他感觉到我的目光,我看到他看向了我,没过多久,他便向着我走了过来。

我暗暗勾了下唇角,甚至是暗暗挺起胸脯,准备迎接属于我的来自他的赞美。

可有句话叫希望多大失望多大,祈向潮来到我的身边,他开口的话竟是:“明天回去之后,立马滚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