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61章 闯进手术室的男人

第61章 闯进手术室的男人


转眼就到了祈向潮结婚的日子,我也如约的来到了医院,进了手术室。

“把裤子脱了,躺上去!”

“两腿岔开,放在托架上!”

“屁股往上!”

“往上躺,再向上一点……”

“双腿分开,分开……你没听到吗?”

我已经又羞又为难的出了一头汗,可是为我主刀的医生仍不满意,态度对我也越来越恶劣冷硬,看着我的眼神也尽是掩饰不住的鄙夷与嫌恶。

她们一定把我当成作风不端的女人,现在二胎都放开,三胎四胎有钱也尽管生了,哪有女人轻易会流产的,除非这女人不正经,怀的孩子是来路不明的野种。

“一会可能有点疼,你忍着!”另一个助理医生,态度稍微好一些,只是看着我的眼神也是充满着可怜。

我没有选择无痛人流,不是我怕花钱,我是要自己记住这一刻的痛,让自己长记性,不过医生的话还是让我紧张闭上眼睛,双手亦是揪紧了床单,如玉的贝齿紧紧咬着唇瓣,几乎咬碎。

不过医生并没有立即对我开始手术,而是在做器具准备,但她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嘴并没有闲着,这时就听到那个对我凶巴巴的女人说道:“今天是我梦中情人祈少结婚的日子,真是嫉妒死姓简的女人了。”

“是啊,今天咱们太阳城不知有多少颗少女心会碎掉,”另一个医生附和。

“那女人凭什么就嫁给祈少啊?我不服,”凶女人说这话的时候,把手里的器具狠狠的往工具盘里一摞,发出刺耳的声响。

“你不服有什么用,有本事去抢婚啊!”另一个人调笑。

“我还真有这想法,你说我此刻要是拿着手术刀往祈少面前一站,对他说如果不娶我,我就咔嚓掉自己,你们说他会不会因为心软而真娶我了啊?”凶女人做起了白日梦。

我皱紧了眉头,十分的怄恼,真是特么的烦心,居然做个流产手术,也躲不开姓祈的干扰。

“大夫,能不能快点,我赶时间,”我实在听不下去那花痴又恶心的话了,开口催促。

不过我这话说的也够另类的,有赶时间上飞机坐车的,还没听过赶时间流产的,我估计是第一人,因为我话说完,就感觉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更加怪异了,我也没心思理会,只想让他们快点把我肚子里的东西拿掉,这是我与姓祈的最后牵扯,拿掉了,我和他就彻彻底底的干净了。

“开始!”凶女人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也举起了手里的器具。

我没闭眼,看着她那样子,有种她不是要给我流产,而是要杀我的感觉,不过想到刚才她话里的不甘,也似乎理解她心情糟糕的原因了。

喜欢的男人要结婚,可娶的不是自己,换作谁都闹心,我本来对她恶劣的态度挺反感的,这一刻竟又理解她了。

这样的我也够奇葩了!

我正想着,就感觉身下被什么一抹冰冷侵占,我本能的要并紧双腿,可是下一秒就被按住,凶女人对我凶道:“只是给你消毒还没开始呢,你紧张什么?”

靠!

我暗骂了一声,然后咬住牙,在我深呼吸又深呼吸后,终于感觉到医生的工具钳进入我的身体,我知道这次是真的开始了。

“咣——”

就在这时,一道巨响传来,伴着小护士慌乱的呵止:“喂,男士不能进来,你出去,出去!”

我睁开眼,就触到头顶一双黑隽的眸子——

祈向潮!

进来的男人是祈向潮,可他不是应该在婚礼现场吗?

他怎么来了?

我震住,和我一同被震住的还有给我主刀的凶女人,此刻她正手里的工具钳还在我的身体里,我听到她惊呼了声,“祈,祈少......”

但她话音落下的时候,我就看到祈向潮身子一动,再然后凶女人发出一声惨叫,而我身体内的工具钳也消失了。

“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祈向潮的孩子?”我听到祈向潮冰冷的声音,抬眼看去只见凶女人被祈向潮踹在地上,他黑色的皮鞋正踩在女人的胸口。

看着这一幕,我都觉得胸口疼,估计这女人更疼,要知道这可她暗恋的男人。

“祈少,对不起,我们不知道,不知道......”一边的助理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的解释。

“做完了?”祈向潮问这话时,回头看向我还大开的双腿。

“没,没......”

“祈向潮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阻止她们给我做手术,你出去!”我打断医生的话,愤怒的质问于他。

他看向了我,那眸光就像是出鞘的利刃,寒光阵阵,似有见血封喉的之力要将我射杀,我竟一瞬间的有些心慌。

“我要做手术,继续做!”我避开他的眼神,冲着医生无力的低吼。

“谁敢?”下一秒,他冰冷的声音响彻手术间。

说完,他又踩了女人一下,然后抬步向着我走来,我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起身就要逃,可我刚一动就被他按住,然后我被他抱了起来,连同身下的手术单一起被他裹起。

“你们看清了,这个女人的手术以后谁也做,谁就是跟我祈向潮过不去!”他抱起我的瞬间,对着在场所有的人宣布。

“混蛋!我做不做手术关你屁事,祈向潮你放开,放开,混蛋......”我骂他打他,可却终是没有阻止他把我带走。

我是光着下身的,虽然他用手术单把我重点部位给包住了,可是白花花的大腿还是露在外面的,况且他还抱着我,一路上路过的人没有不看我们的。

我被祈向潮丢进了车里,他没有锁车门,我也没有逃,连裤子都没有,我怎么逃?

我还不至于开放到能在大街上裸奔!

“祈向潮你什么意思?”我拉过他的外套盖住自己的下身,浑身发抖的问。

他没有说话,但我能感觉到周遭的气压在簌簌变低,我冷笑一声,“祈少不会觉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吧?”

“你敢说不是?”他幽幽的开了口,黑眸也在那一瞬锁住了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