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66章 小糖果不见了

第66章 小糖果不见了


“小姨!”

我震惊的看着站在我眼前,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糟糕的女人。

是的,此刻的小姨不仅脸色不好,身上的衣服也是脏的,甚至头发也十分油乱乱的,小姨是个很讲究的人,她可以容许自己穿的旧,但绝对不容许自己穿的脏和形象不整。

可现在她这副样子,让我第一感觉就是出了事,想到之前夏茹找上门打她,我立即警觉的抓住小姨,“怎么了小姨?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夏茹那个臭女人......”

没等我说完,小姨就对我摇头,而且她哭了,我更加急了,“小姨到底怎么了?”

“洛洛,”小姨叫了我一声,然后再次摇头。

我是个急性子,她这样子欲言又止,几乎要把我急死,“小姨,你说啊!”

“糖果,小糖果不见了!”小姨终于艰涩的吐出这几个字,同时我也明白她欲言又止的原因了,她怕说了会刺激到我,可是现在孩子不见了,她似乎又不得不对我说,毕竟孩子是我生的。

小姨的话让我抓着她的手一下子收紧,因为孩子的失踪,也因为我听到了孩子的名字,更因为我刚刚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尽管我不信,不愿承认,可是祈辰西连我那么私密的秘密都知道,除了他见过之外,我别无推.翻的理由,而他之所以能见到我的私密,一定是因为他睡了我。

除了祈向潮,就只有一个男人碰过我,那就是小糖果的父亲。

“什么时候的事?”好一会,我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两,不,三天了......”小姨惶恐的看着我,而我知道她现在才来找我,她一定是想自己找孩子的,可实在找不到了,才来找我的。

这几年来,凡是和小糖果有关的事,只要她自己能处理的,她绝对不对我说一个字。

我听到这话,头再一次发懵,“报警了吗?”

小姨点头,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又没说,而我这才发现她的嘴唇都干裂的出血了,可以想像得出来小姨这三天是怎么过来的?

“小姨,先进屋再说,”我打开门,扶着小姨进了屋,可是在门口的时候,她又停下了,目光盯在自己的脚上。

小姨脚上的鞋子是脏的,她一定是怕弄脏了我客厅中央那雪白的羊绒毯,看着小姨这样,我心酸又难过,这几年我过的很好,可是小姨却过的很清贫,不是我没有良心,只管自己享荣华把她给忘了。

我曾经给小姨在临河县城买了房子,可她坚决不去住,她说喜欢农村的空气,喜欢一出门就看到亲邻的亲切。

“没事的,小姨,”我拉着要往沙发那边走,但她并没有动。

小姨的执拗我是很清楚,这一点我特别像她,其实有很多东西我和小姨都很像,性格像,外貌也很像,我和小姨曾经一起出门的时候,都被误认为是母女。

我和小姨的相像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养女随姨。

我只得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来,不然小姨估计会一直站在门口,也不肯坐到沙发上的,可是我打开鞋柜的时候,却见小姨看向了里面,因为里面放着一双男式拖鞋。

是祈向潮的!

是我为他准备的,因为他每次来这里和我做完都要洗澡,我特意买来给他的。

不过小姨只是看了一眼,便换上我拿出的拖鞋,她没有问,其实她很明白,我这个年龄有男人是很正常的事,况且孩子我都生过。

我给小姨倒了杯水,她明明嘴唇都干出了血,却也只喝了两口,便对我描述小糖果失踪的经过,她说:“前天傍晚,糖果要去小悦悦家玩,我看着她去了,才回家做的饭,等我做好饭去叫她的时候,小悦悦的妈妈说她早走了,我便四处找她,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

说到这里,小姨低下头,满满的自责,“是我把她弄丢的,是我......”

“有没有调附近的监控看?”我打断她问。

小姨摇头,“咱们那里哪有什么监控?”

是啊,现在农村终究还是比不上城市,并不像城市的街道到处都有监控。

“附近都找了吗?沟边河边啥的?”我问向小姨。

“找了,没有!”小姨很肯定的回答。

“那就是被人贩子拐走了,”我直接给了答案,现在网上到处都报道人贩子拐孩子的事,这些人最喜欢从农村或是边远的城郊下手,因为监控少,不容易被发现。

小姨看着我,我没去辩解小姨的眼神,而是说道:“小姨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做点吃的。”

“我不饿!”小姨拒绝了。

我以为她是怕我麻烦,于是说道:“你怎么能不饿?再说了你就是不吃不喝,孩子该找不到还是找不到。”

小姨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的眼睛明显没了先前的柔和,我站起身往厨房里走,可我刚走两步,就听小姨问道:“是不是小糖果不见了,你觉得轻松了,也解脱了?”

小姨的话让我愣住,也让我想到了小糖果的身世,尤其是想到她有可能是祈辰西的孩子,我就一个头两个大,于是想也没想的就回道:“是,她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啪——

我话刚说完,小姨便过来给了我一巴掌!

我震惊的看着小姨,这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小姨第一次打我,哪怕我未婚先孕,她知道了也只是默默的流泪,没骂我一句,也没打我一巴掌。

而现在她打我了,因为我无情的话。

小姨冲着我失望的摇了摇头,转身向外走,看着小姨已经佝偻的背影,我的心如同被钢针扎了一样的疼。

不是我心狠,不是我无情,而是我实在不能接受小糖果的身份。

小姨走了,我没有留,而且我知道留也留不住,她被我的冷漠气伤了。

我坐在沙发上,一直坐着,眼前不由自主的闪过今天一天发生过的事情,当祈辰西最后那句‘欧洛,你给我生的孩子呢?’响在耳边时,我忽的想到了什么。

我摸出手机找到祈辰西的号码,便拨了过去,没等他开口,我便问道:“祈辰西,你在哪?”

那边轻轻一笑,什么也没问,便说了句:“加我的微信。”

说完,他挂了电话,我打开微信加了他,很快他便验证通过,并发了条信息给我,内容是一个共享地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