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84章 成了笼中的金丝雀

第84章 成了笼中的金丝雀


小贱人苦苦对我哀求,那一把一把的眼泪真是让人看着就心疼,我知道她在演苦情戏,而老太太一直没说话,就是要看我如何处置?

小贱人要害我的孩子,我不放过她,非要报警送她去警察局,也没人敢有意见,可如果我真这样子做了,恐怕背后这些人又指不定说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对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尤其是老太太虽然此刻半眯着眼睛,一副不舒服什么事都不管的态度,其实她心底清明着呢,她装聋作哑不过是想试探我,果然豪门深似海,个个心底都藏着心机。

想到小贱人刚才对我下死手的样子,我真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但为了将来,为了我和祈向潮的幸福,我只得将这份恨强压下去,装出了仁爱与大度来。

我深吸了口气,对小贱人说道:“其实我也有责任,你恨我也能理解,但现在我和向潮已经木已成舟,希望你能接受这个现实。”

说完,我又看向老太太,“老夫人,小......简丹妮她并没有伤到孩子,请您老看在曾经她贴心侍候过您的份上,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我是故意这样说的,要知道我可是亲眼见过小贱人是如何讨好老太太的,虽然老太太这人爱憎分明,但我知道小贱人曾经对她的讨好她并没有忘,要不然被祈向潮那样揭了老底的小贱人,怎么可能欢喜雀跃的来给老太太祝寿。

老太太睁开半阖的眼皮,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过了片刻才点头,然后对着小贱人说:“既然欧小姐不愿追究,孩子也没有伤到,这事就算了,不过以后你不许再进这个家。”

“奶奶,我......”小贱人似乎不甘心,可是刚要说什么,便在触到老太太凌厉的眼神时又把话咽了回去。

“谢谢奶奶,”小贱人无力的说完这几个字,便缓缓的站起了身,不甘不愿的向外走,看都没看我一眼。

呵——

过河拆桥!

我在心底冷笑,她拆桥的速度还真快,前脚被赦免,后脚就不鸟我了,果然她对我的那套哀求是苦情戏。

小贱人走了,祈辰西也冷笑一声离开,所有的戏落幕,老太太手一挥,大家都散去。

因为之前老太太已经说了要我和祈向潮留下,虽然我们都不愿意,但想着老太太刚才被气成那样,也不敢再惹她,只能在这里住下来。

“真不要去医院再做检查?”回到祈向潮的房里,他不放心的再次问我。

“不要,她没碰到我的肚子,”说这话时,我抚了下嘴角,虽然血被擦干净了,可破的伤口还是很疼,但我顾不得,我拉住祈向潮的手,“小贱人说小糖果被弄死了。”

虽然她后来又否认了,但我不信,小糖果一天找不到,我的心一天就无法安宁,这些天我虽然呆在家里,可我没有一刻不关注失踪孩子的事,上网,加群,所有与失踪孩子有关的信息我都关注。

“小糖果的失踪与她无关,”祈向潮回了我一句,我一怔,就听到他说,“公安局那边有消息了,已经查到小糖果被人贩子拐卖了,那个人贩子已经抓到,但孩子又被倒手给了其他的人贩子,所以现在还没有小糖果的下落。”

被拐卖!

我的脑子一懵,脑子里顿时浮现出这些日子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消息和图片,被故意弄残的乞讨儿,被卖到山区的小孩,还有偷跑出来靠捡垃圾吃的乞丐......

我的心顿时疼成一团,祈向潮抱住我,“我已经把寻找消息散布了出去,而且警察也已经全国通缉了那些人贩子,肯定会有消息的。”

我知道他这是安慰我的话,如果像他说的这样很快能找到孩子,那网上怎么还有很多父母甚至到死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

虽然我心难受也很着急,虽然祈向潮接受了小糖果的存在,可我仍不敢把这份疼痛表现的太明显,第二天祈向潮上班的时候,我把电话打给了小姨,可是小姨却告诉我,她并不在临河,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小姨对我说她去找小糖果了。

那一刻我握着电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小姨只是小糖果的姨婆,可是为了找小糖果却背井离乡四处奔波,而我是小糖果的亲生母亲,除了给了她一条生命,我什么都没给过她,没抱过她,没喂过她一口奶,甚至没见过她真实的样子。

挂了电话的我,狠狠甩了自己几个耳光,可我知道我就是打死自己,小糖果也回不来了,而现在又怀了身孕的我,住在祈家的我,就像是被关在了牢笼里,连找小糖果能力都没有。

我只能默默的祈祷,祈祷我的小糖果能平平安安,能早日回来!

“欧小姐,我是你的营养师,这是你以后每天的食谱,你看一下有什么自己禁忌的,或者不能吃的,可以提出来。”

“欧小姐,我是你的孕期保健师,每天会和你一起做孕期保健!”

“欧小姐,我是你的专职保姆,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

我在祈家的第二天,便被一阵仗给惊住,也更加明白老太太对我肚子里孩子的看重,有这孩子我便有一切,如果没了这孩子我恐怕下一秒就会被扫地出门。

本来我的心态挺平和的,可是这样一弄,弄的我很紧张,偏偏这时天石集团的国外分公司出了事,祈向潮要亲自去处理。

“向潮,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不是个黏人的女人,可我这次不知怎的,特别想跟他一起出去。

祈向潮知道我被困在祈家里虽然吃的锦衣玉食,但并不快乐,他亲了亲我的额头,对我说道:“其实我跟奶奶说过了,但她不同意,你也看到了她为了咱的孩子多用心。”

他一句话便斩杀了我的希望,我虽然很想和他一起出去自由,但我更清楚自由与未来之间孰轻孰重?

我只能不舍的送走了祈向潮,呆在祈家当金丝雀。

“这祈家未来的少奶奶,看来预习的不错啊!”在祈向潮走的第二天,祈辰西竟然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