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92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第92章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据最新消息,简氏总裁简忠先生已经同意出售股权,简氏将入主谁手,让我们拭目以待。

坐在电视前,看到这则消息的我,不自觉的笑了,这一天终于来了,简忠我要让你知道,欠了债是要还的!

还有夏茹和小贱人,你们等着吧,我会把你们加诸给我的,一点点的全部讨回来。

半个月前,在小宁宁对我说完那番话后,我让她给老太太带了话,我同意放弃祈向潮。

而这半个月内,我做的最多的就是看新闻,看简氏股票天天暴跌被收购,起初简忠一直在苦撑,现在他终于撑不住了。

手机骤然响起,我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我按了接听,老太太的声音传了过来,“欧小姐,明天签.约之后,你就是简氏的新主人了,希望你能兑现承诺。”

听到这话,我握着手机的手一抖,明天我荣升之际,也是我和祈向潮分手之时。

“好!”这是我的选择,而且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已经没有了退路。

“手续办完之后,我会让人送......”老太太再次开口。

“等一下!”我打断她。

“怎么了?”

“我要亲自签.约!”

老太太略有迟疑,但最终并没有拒绝我,挂掉电话,本应该是我欣喜的时刻,可是这一刻我的心竟一下子空了。

我承认在听到小宁宁说,祈向潮为了别的女人连命都不要时,我嫉妒也觉得自己可悲,可是不论他对我的情感是怎么样,但我对他是付出了真的感情。

如今,这份情还是被我割舍了!

我不知道祈向潮要是知道我为了复仇,用离开他做交换,他会是什么反应,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要把自己收拾好,迎接我的新生。

我关掉电视,开车直奔美容院,先是做了个全身SPA,又做了美容,最后把头发也做了修整,一通下来我像是变了个人,变得更加美丽耀眼。

祈向潮出差了,他不在对我来说更方便,我也不必跟他打招呼解释什么,没等到第二天,我便收拾了自己的物品离开。

只不过当晚,祈向潮还是给我打了电话,虽然我答应了老太太会离开他,但一切未尘埃落定之前,我还是不会对他说分手,老太太是个老谋深算的人,谁知道她下一秒会不会变卦?

吃了这么多亏的我,现在对谁都不信任了,鸡飞蛋打的事我更不会做。

“在哪?”不知他是不是有感应,开口竟然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看着自己新的住所,撒谎的回了三个字,“美容院。”

“怎么想起做美容了?”电话那边,祈向潮的声音无比的温和。

“许久没做了,皮肤都变差了,”我敷衍的回他。

“我感觉挺好!”

“可我觉得不好!”

话到这里,他沉默了,我也沉默着,其实这半个月来,我们大多都是这样,因为我知道自己做了选择,我甚至在他面前故意变得骄纵任性,有时可以说是不可理喻,可是他竟一改以往的冰冷,竟对我全都包容了。

“我明天回去!”沉默了之后,他先开了口。

明天?

想到明天我要签.约的事,我的心慌跳了两拍,于是说道:“干嘛这么着急回来?岛国可是个好地方,找个胸大的妹子约个炮,听说那些妹子的口活特别好。”

“是么?比你还好?”祈向潮的声音多了抹幽阴。

我眼前闪过之前与他的那些欢合,心头有苦涩漫延,但我仍笑着道:“比我好不好,你试了才知道啊!”

“欧洛!”下一秒,他咬牙叫了我的名字,“你还真是大方!”

“呵——”

我浅笑一声,故意忽略掉他话里的怒意,没心没肺的说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现在是共享社会,好男人也要大家共享嘛!”

这次祈向潮没有往下接话,我知道他一定气坏了,而我也不需要解释,正准备挂掉电话,就听到他说了句,“明天你接我!”

几个字,很平和,好像刚才我从电话里听出的怒意,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

可我知道不是,而是祈向潮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可这是为什么?

自从孩子没了以后,我别的功夫没见涨,脾气倒是大了不少,可他似乎总是忍着让着,这次又是。

祈向潮,为什么在我决定放手的时候,你却对我这般好了呢?

可惜,你再好,我也无福享受了!

只是此刻残忍的话,我也说不出来了,再次敷衍的回了句,“看情况吧!”

“必须去!”下一秒,他又霸道的给了我这三个字。

我揉了下额头,想到明天之后,终还是硬下心的回了他,“这个......可能真不去了。”

“那我就去找你!”他像是明白我要做什么的,竟然这样固执的回了我一句。

我咬住唇,痛意袭来,而这痛让我明白,有些事拖是没意义的,长痛不如短痛,于是我深吸了口气,对他说道:“祈向潮,你刚才说我大方,那你知道我对你的大方意味着什么么?”

“不知道!”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冷冷回了我三个字,然后砰的挂了电话。

他怎么会不知道?

他只是装作不想知道而已!

简氏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简氏又是天石的一个消费链,祈向潮没有理由不知道,可是他问都没问,甚至放任事情往下发展,他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早就知道这一切都是老太太在操作,或者说他也知道我与老太太的交易。

只是我想不明白,他既然什么都知道,那他为什么还要对我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

祈向潮的心思从来都不是我能猜透的,而我也无心去猜了!

时间是这世上最公平的,不会因为谁的欢欣和悲伤而有停留,天很快就亮了,我把自己捯饬的无比光鲜亮丽来到了简氏。

随着礼宾小姐一句‘有请欧小姐签.约’,我看到简忠本就带着病态苍白的脸,更加的惨白了。

“是你?”简忠激动的站起来,指着我的手直哆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