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94章 只是我复仇的工具

第94章 只是我复仇的工具


他还真是有本事,我的新家他也竟也能入无人之地,不过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重点,我将手里的包一丢,把自己整个人摔进了沙发里,瞥了眼电视,开口问道:“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他语气平淡。

我的唇角勾起一抹嘲笑,“是啊,我想要的,你没给我,但我还是得到了,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得到的?”

他把目光从电视上收回,落在了我的脸上,“你开心就好!”

开心?

我开心么?

我觉得我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真正到了这一刻的时候,我竟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呢?

除了在看到简忠震惊的时候,我有一刹那的快意之外,我真的没有开心的感觉。

“跟我出去!”祈向潮用遥控器关了电视,走到了我的身边。

“不去,累!”我毫不客气的拒绝。

“我背你!”祈向潮突的给了我这样一句,然后他真的在我坐着的地方蹲下身下来。

看着他宽厚的背,我有一瞬间的震惊,和他在一起这么久,我记忆里他都是满满的粗暴,尤其是在床上的,我竟然不知道他还会背女人。

“上来!”我失愣的空档,就听到他又说了一声。

“祈向潮你脑子没病吧,背我?”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反问了他。

我话音落下的时候,祈向潮一只手反伸过来,将我猛的一拉,我跌趴到他的背上,连拒绝都不能的就被他背出了门,甚至到电梯里也没有放开我。

他就那样背我出了电梯,又背着我一路来到了小区外的广场,这一路上有很多人都在看我。

这场景浪漫的像是拍电视剧,而我第一次发现冷情的男人,如果温情起来有多么让人不可抗拒。

只是,不可抗拒我也得抗拒。

“放我下来!”在我再三的抗议下,祈向潮终于放下了我,而我也决定和他摊牌,再这次下去,我怕我会沉沦。

“祈向潮,我们......”我刚开口说到这里,他用手指冲我做了个嘘的动作,再然后随着砰的一声,我的头顶烟花四起——

“烟花!”

“好漂亮的烟花!”

广场的人们也被突然绽放的烟花惊住,尖叫,甚至有的拿出手机开始拍照,录视频。

美艳的烟花此起彼伏,变换着不同的造型,随着烟花绽出心的形状,围观的人群再次发出兴奋的尖叫,而我这时就感觉手指一紧,我低头看去,祈向潮已经单膝跪在了我的脚边,“洛洛,嫁给我!”

看着他诚挚热切的眼神,再看看这漫天心形的烟火,我忽的明白了,他背我来这里不是偶然,这一切都是他早就布置好的。

这是我想要的浪漫!

漫天烟火中,我爱的男人举着钻戒对我说:嫁给我。

如今我想的就在眼前,可是我却没有资格去握住了。

这时已经有人注意到我们,瞬间尖叫:“求婚,是求婚,好浪漫啊!”

随着这一声,越来越多的目光落到我和祈向潮这里,一会功夫,我们取代烟花成了大家的焦点。

“嫁给他,嫁给他!”

在我的迟疑中,围观的人已经为祈向潮助威,祈向潮看我的目光也越来越热切,甚至我能感觉到他捏着我手指的手微微的颤抖。

“洛洛,嫁给我!”他对我再次深情的开口。

我眼前闪过今天在简氏外面,老太太看我的眼神,我的手一哆嗦,只能狠心的往回抽。

“对不起!”我咬牙狠心说出这三个字,然后把手猛的抽回,“祈向潮,我们分手!”

这一幕,让所有人意外,他拧眉看我,没有问我原因,好像我拒绝他的原因,他早就十分清楚。

咔,咔——

拍照声因为我的拒绝响的更欢,我知道明天早上我会荣登两个新闻头条,一个是财经新闻,一个是社会新闻,而这正是我要的。

“你确定?”许久,祈向潮出声问我。

我微微一笑,“当然确定!”

说完这几个字,我知道还不够,要知道老太太要的是我与他彻底断了联系,所以我要让我和他再无一点可能,于是我继续说道:“祈向潮有句话你一定听过吧,寒冬落魄你不在,春暖花开你是谁?当初我求你帮我的时候,你想想是怎么拒绝我的?如今我靠自己成功了,你来跟我求婚,你当自己是谁啊?”

祈向潮的眉头微拧,“你在怪我没有帮你?”

“是!”

“那你觉得你所做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他的这声反问证实了我的猜测,他什么都知道,我甚至已经明白,这一切是他的将计就计,他早就知道我和老太太的交易,而他什么都没做,就是想借老太太之手帮我复仇。

他的这份良苦用心,我感动,可是我越感动,越不能自私的将他置于危险之地,不论他对我的好是不是施舍,我都无法让他从一个光鲜之人再次变得一无所有。

要知道如果到那天,他恐怕承受的不止是生活的辛苦,还有祈辰西那样狼子野心对他的杀伐。

豪门就像是古代的宫廷,权利和利益的争夺从来都是血腥的!

所以我必须狠下心来,他没了我,只是少了一个女人,可要是因为我而失了他的未来,那我就是毁了他。

“你既然知道,那就更好了,我利用你做了交易,”我直接残忍的说出来。

祈向潮的眸子因为我的话而骤然收缩,显然我口里的‘交易’两个字刺到了他,这大概也是他的痛吧,看似无所不能,却也有无可奈何。

那一刹那,我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但话说到这个份上,我索性一狠到底,敛起不该有的情愫,我逼着自己继续冷硬的说道:“对了,你上次好像问我爱你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没爱过你,从来都没有过爱,和你在一起,我不过是想报复小贱人,你......从头到尾都只是我复仇的工具而已。”

说到这里,我的心也裂开,疼的我都快喘不上气来!

祈向潮我是骗你的,我爱你,是真真切切的爱你,可正因为爱你,我才不能毁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