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100章 藏着我的女儿,是何居心?

第100章 藏着我的女儿,是何居心?


“小姨,小姨!”

我惊喜的呼叫,甚至都没时间去想小姨怎么会出现在何东凌这里。

小姨对于我的出现,倒是没有表现出惊喜或者意外什么的,她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还摸了下何东凌身边女孩的头,才一步一步走到门口,给我开了大门。

“小姨,你怎么在这?”我拉住小姨,上下左右的查看,上次打电话,小姨告诉我她去四处找小糖果了,我当时的心真是比放在油锅里煎还难受。

小姨整个人收拾的十分利落,身上的衣服也是新的,可是再看她的脸和手,我的鼻子还是酸了,她的手都干裂的都扎人,还有她晒黑了,皮肤也变得十分粗糙。

看着小姨现在的样子,我几乎能想像得出,她寻找小糖果的这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

想到小糖果,我本能的就要问,这时小姨却先我开了口,“进来再说吧!”

虽然我一肚子话想问,但站在这里总不是个样子,我随着小姨走进了何东凌的别墅,而草坪上已经没有了他和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小姨,你怎么认识何东凌的?”我没等到进了别墅大厅,还是忍不住的问了。

“我不认识他!”小姨的回答让我一愣,然后就听小姨说道:“我也是三天前才来这里的。”

“小姨为什么来?”我接着又问。

这时小姨停下来看着我,看了好几秒钟,然后我就听到她叹了口气,这一声叹息很不普通,带着幽怨,无奈,似乎还有失望。

“小姨......”我心颤的轻唤了一声。

“一言难尽!”小姨给了我四个字,让我无法再开口追问。

我和小姨来到了别墅内厅,何东凌正好从楼上下来,一身休闲的烟灰色的家居服,没有了之前的花哨,显得他稳重很多,我的目光与他的撞了个正着,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些心慌。

“凌少!”我主动与他打了招呼。

他只是冲我点了下头,也没有了平日对我的轻佻,大概是觉得有小姨在,我坐到了沙发上,小姨和何东凌也一起入坐,谁也没有说话,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欧姨是我找来的,”最终还是何东凌先开了口。

我的目光一下子就投向他,虽然我没出声,但我的眼神已经告诉他,我想问什么,只是何东凌并没有回我,而是小姨,“洛洛,我千辛万苦要找的小糖果其实被何少收留了!”

什么?

我震惊的一下子抠住膝盖,难道之前我见到何东凌带着的那个小女孩就是小糖果?

祈向潮给我说过,小糖果是被人拐卖了,而且还说找不到下落,可是居然在何东凌这里,我有些混乱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向何东凌,语气十分凌厉。

何东凌呶了下嘴,冲着我诡谲的一笑,“怎么着,怀疑当初是我绑了她?”

我没有回答,只是直勾勾的看着他,都说人的眼睛不会撒谎,我想从他眼底看出什么,不是我心怀不淑,而是这一切太巧合了,而我身上总是一个阴谋连着一个阴谋,谁知道何东凌的内心是怎样的?

毕竟人心隔肚皮,况且之前我为了祈向潮,害他损失了好几亿,虽然他事后说原谅我了,但谁知道是真原谅,还是只是那样说,让我放松了警惕而已。

“欧洛,你真是没良心的混蛋!”何东凌起身,骂了我一句,直接抬步走人。

看着他这样,我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这时小姨又叹了口气,“洛洛,你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话就是对我十足十的失望,我顾不得解释,就对小姨说道:“小姨你不知道这些人,他们都是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小糖果的事当初就是个阴谋,就是......”

我话只说到这里,眼前的光突的一暗,何东凌竟然折身回来,一把将我从沙发上揪了起来,拽着我往外走,根本没顾小姨在场。

“何东凌你要干什么?”我挣扎着怒吼。

他把我一路拽到了外面的草坪上,然后才松开我,他双手叉着腰,气的胸膛一鼓一鼓的,“欧洛,是不是在你眼里除了姓祈的,没有一个值得你信任的?”

此刻听他听到祈向潮,我咬了下唇,“说这个干什么?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你特么的还不是忘不了他?”

我此刻不想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我只想知道小糖果的事,于是问道:“何东凌,小糖果怎么在你这里?”

他拧眉看着我,“你不是不信我吗?还问我干什么?”

“我没说不信,我只是被太多的阴谋给弄的谁都不敢信了,”我无力的解释。

何东凌盯着我,大概是我脸上的哀凄触动了他,他的眼神不再像刚才那样毒辣,半天才缓缓开口,“我是听宁宁说起了小糖果的事,我是抱着好奇之心去了欧姨生活的地方,结果到那里的时候,小糖果已经不见了,当时欧姨疯了一般的寻找孩子,我当时还能怎样,只能帮着找孩子呗,找孩子的过程嘛......很艰难,不过我何少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最终我找到了这个小丫头。”

怪不得那段时间,何东凌像是消失了,原来他是寻找小糖果了。

我的心微微一动,但想到这些日子我受的心理煎熬,想到小姨为了寻找小糖果付出的辛苦,我还是忍不住责问道:“那你找到孩子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告诉你?”何东凌冷笑,“你正沉浸在与姓祈的甜蜜爱情里,你有担心过你的女儿吗?”

何东凌的责问让我难堪也让我恼羞,“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担心我的女儿?”

“你要是担心她,你就会抛下一切,第一时间去找她,”何东凌指着我的鼻子。

我在他犀利的眼神里,有种被扒光看穿的难堪,是的,我虽然担心小糖果,虽然自责难过,但我并没有做出一点实质的举动。

“欧洛,你根本不配做个母亲!”何东凌再次骂我。

此刻,我像是被人按进了水里,几乎要窒息溺死,不过最后我还是挣扎着活过来,我看着他,“那你呢?你藏着我的女儿,又是何居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