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迷爱小妻:祁少太会撩欧洛祈向潮 > 第448章 给你最后的机会

第448章 给你最后的机会


“砰——”

“啊——”

伴着一声震破耳膜的重响,唐宝被吓的尖叫,然后她的手一抖,她忙活了一天的作品也宣布彻底报废。

“谁啊?”她尖叫之后,闭着眼愤吼,而这时,她就感觉在她身后的依靠骤然消失,紧接着是乒乓的打斗声。

唐宝睁开眼,只见她家相公正揪着司奕的衣领挥拳,每一拳都那么狠,都有要将人打死的感觉。

唐宝愣了几秒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可是打着的两个男人,哪是她能靠近的,她只能站在一边跺脚的呵止:“相公停下,老师不要打了.......都是自己人。”

结果她这一声话音之后,何东凌打的更狠了,唐宝就听到咔嚓一声什么断裂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她的老师司奕的鼻子喷出一股鲜血。

“老师!”唐宝被吓的叫了一声,然后冲上前,挡在了何东凌的面前。

“相公,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上来就打人啊,这是我老师,”唐宝解释完,便转身扶住司奕,“老师,那个......”

“我的鼻梁骨好像断了!”司奕打断她,痛苦的说了这么一句。

唐宝吓的白了脸,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老师对不起,我家相公不是故意的,你,我......”

“我现在要去医院!”司奕再次打断她。

“好,我扶你去医院!”唐宝扶着司奕就要走,可是刚走一步,身后就响起了何东凌清冷的声音——

“唐宝,过来!”

她停下,回头看着何东凌,“相公,我老师的鼻梁骨被你打断了,我要陪他去医院......”

“我让你过来!”何东凌再次命令。

“可是,老师的鼻梁骨断了,要去医院!”唐宝又说。

“我数到三,你不过来,不要后悔!”何东凌再次开口。

“相公......”

“三......二......”

“你不用数了,我要送我老师去医院,人是你打伤的,我要负责!”这次是唐宝打断他,然后看着司奕,“老师我们走!”

“唐宝,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走了,就永远没有机会再回来!”何东凌最后警告。

唐宝看着他,“相公,我要先送我老师去医院!”

唐宝不是说着玩的,她扶着司奕离开,没有回头看何东凌,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对他没有一丝留恋。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想到自己在房间门口的监控里看到她扑向司奕时的欢欣,想到刚才她被司奕挣扎在怀里玩泥巴时的笑脸,何东凌的心像是被什么挠了。

医院里。

唐宝带着司奕拍了片,如他所说鼻梁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疗,想到他下个月的陶艺展,唐宝自责又难过。

“老师对不起,我代表我相公给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唐宝站在病床前,冲司奕真切的鞠躬。

“唐宝你别这样,老师没事,也没有怪他,”司奕不喜欢看她这样难过的样子。

可是司奕越这样说,唐宝的心里越过意不去,好好的,何东凌凭什么就这样打人呢?

虽然她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可是他也不能这样随意就出手伤人,好在他伤的是她的老师,如果是别人呢,别人要是告他,他是要坐牢的。

唐宝除了生气,现在就是后怕!

“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司奕这时提醒唐宝。

“有什么好误会的,就算有误会,他也要先问清楚再动手啊,”唐宝的眼眶红红的。

“回去你跟他解释一下,不要让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我的事也不要再提了,没事的,鼻梁骨这里的伤不影响什么,我今天在这观察一下,明天就出院,”司奕安慰她。

“老师,您好好休息,我晚点时间再过来看你,”唐宝说着离开了。

现在她要去找何东凌问个清楚,问他怎么说打人就打人?

可是到了酒店,还没进房间,她就被前台给拦住了,“唐宝小姐,你的行李在这里了。”

行李?

唐宝愣了一下,看着自己的行李,隐约明白了什么,但她不信何东凌就这样丢下她走了,“我相公呢?”

“何先生已经退了房间走了!”

前台的话让唐宝挠了下头,“那能告诉我,他去哪了吗?”

“回中国了,他订了机票!’前台的话让唐宝再次愣了,他要走了,却把她丢下了。

“好的,谢谢!”提起行李的刹那,她忽的想哭。

不过她没有,她要去追她家相公,唐宝拦了出租车去了机场,她在安检处那里拦住了何东凌,“相公,你为什么走不带着我?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何东凌的手一拂,甩开她扯住自己的手,连一个解释都没给。

“相公,有错的是你,你先打伤了人,还有你是不是误会我和我老师了,我们并没有什么,我只是在做陶艺,我做的不好,他在帮我校正,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经常这样,”唐宝在追他来的路上,回想了今天发生的事,她就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了。

经常这样?

何东凌的眸光因为这四个字愈发的阴沉,他看着唐宝抓着自己的手,冷呵:“放开!”

“不放,不放!要走一起走!”唐宝边耍赖边哀求。

“再不放,我就叫保安,告你骚-扰!”

“我们是夫妻,你告我看看,”唐宝不信。

结果何东凌真的叫了保安,可是唐宝在说他们是夫妻时,何东凌却一口否认,而唐宝又没随身带结婚证,所以她真的被当成了骚-扰给带走了。

她以为何东凌只是吓她,可她想错了,他不是吓她,他没有管她,她被警察给扣压,直到查证了她的身份才放她走,而何东凌已经登机走了。

唐宝这才意识到事情严重了,比她想像的严重的多!

“老师对不起,我不能照顾你了,我要先回国!”机场,唐宝给司奕打了个电话。

“是不是你老公还误会你?”司奕敏感的感觉到什么。

“我能给他解释清楚的,就是你的伤......”唐宝原本打算给何东凌解释清后,让他来给司奕道个歉,然后她好好照顾司奕做为补偿。

“我说了没事的,唐宝回去吧,给他说清楚,如果真有什么需要,我也可以出面,”司奕对她交待。

“我知道,老师对不起!”唐宝再次道歉后,才挂了电话,乘坐飞机回了国。

可是到了何家门口,她却被拒之门外,“少夫人,实在对不起,七少有交待,不许让你再进家门。”

听到这个消息,唐宝是真的害怕了,她以为何东凌把她丢在国外这样的惩罚足够让他解气了,可没想到,现在他连家门都不让她进了。

可是她不信邪啊,家里还有奶奶,还有公公婆婆的,她打电话求助,大门终是为她打开了,但是老太太的第一句话就是:“宝啊,奶奶能让你进得这个大门,但是你们的房门进不进得去,奶奶就做不了主了。”

唐宝来不及解释,直奔他们的卧室,却发现门口摆着一个行李箱,她去拧门,去按指纹锁,去输密码,可是她把锁都按烂了,却怎么也打不开。

“唐宝,你别按了,门锁让小七给换掉了,”六姐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六姐,他怎么能这样?我,我......”唐宝说到这里,眼泪流了下来。

“唐宝,小七决定的事没有谁能改变,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看得出来,他这次是真的很生气,在来之前,奶奶和爸爸妈妈都劝过他,但并没有用,姐姐我虽然也想帮你,却也是爱莫能助!”

六姐这人虽然和她一样不太靠谱,但唐宝也看得出来,六姐不像是在吓唬她,更不像是跟她开玩笑。

“六姐......”唐宝叫了一声,可是六姐却是摇下了头离开。

晚上十二点,何东凌回来了,一直坐在房门口的唐宝从地上起来,“相公,你听我解释......”

“不必!”何东凌再次拂开她抓着他的手,“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的。”

“可是当时情况危急,老师他鼻子都被你打折了,我......”

“打架不光是我出手,他也对我出手了,可那时你没有问我有没有受伤,你眼里只有他......这足以说明谁在你心里更重要。”

“不是这样的!”

“是不是我自己有衡量标准,而且我也给了你机会,我让你回来到身边,是你选择的拒绝!”

“相公,当时......”

她要解释的话,被他一个手势打断,“我决定的事不会改变,你的东西我都让人给你收拾完了,离婚协议也放在箱子里,你如果没有疑义就签字。”

离婚?

他要跟她离婚?

唐宝摇头了,再次抓住他,“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相公我错了,下次我不敢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这种事没有下次!”说完,他拉开她的手,手在指纹锁一按,推开了房门。

唐宝想要跟进去,他却快她一步的砰的关了房门,唐宝不死心,手拍在门板上,“相公,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原谅。”

他没有回应,唐宝就真的在门口站了一夜,任谁叫她去客房休息,她也没有去。

从窗外天色漆黑一直到晨光破晓,她就那样僵站着,何东凌再次打开房门的时候,就看到她眼圈通红,脸色蜡白。

但是哪怕这样,他也没有看她一眼,仿若在他门口站着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陌生的无关的人。

这样的他,绝决的让唐宝心痛,她站了一夜也想了一夜,她最终想明白了,他能这样潇洒的说不要她就不要她,归根到底是因为他不爱她。

如果是另外一个人,他一定不舍得把她丢下,也不舍得任由她这样在他的房门口站了一夜。

“你等一下!”唐宝叫住准备去天台晨练的何东凌。

他停下,却没有回头,似乎连她看一眼都不愿意似的。

“你真的要放弃我吗?”唐宝她最后不死的又问。

何东凌没有回答,唐宝从他的沉默里得到了答案,她吸了下鼻子,“我也给你一次最后的机会挽留我!”

他依旧不说话,唐宝咬了咬唇,用干涩的声音最后说道:“如果你放弃了,如果我走了,那我永远也不会再回头。”

何东凌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唐宝也在等待他答案的时间里停了呼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